【幸福是奮斗出來的】閆亞鵬:新時代的科研型礦工

2018年06月22日06:53  來源:山西日報
 

礦井下是他戰斗的地方,勤奮好學使他成為採掘一線的工程師﹔善於發現點滴,潛心研究技術,收獲三項專利的他,同時也收獲了工友的信任﹔他是工友眼裡的好班長,更是領導眼裡的好員工,他就是山西鄉寧焦煤集團有限公司煤礦綜合隊工人——閆亞鵬。

6月9日,記者來到山西鄉寧焦煤集團有限公司,見到了剛剛升井的閆亞鵬,滿臉煤灰來不及擦拭,便慌忙拿起不久前領到的研究生畢業証書,向記者展示自己的學習成果,話語間流露著興奮與激動。

85后的他因從小受父親的影響,2002年中專畢業后就追隨著父輩的腳步,踏入煤炭行業。工作時他勤奮好學,主動向師傅請教,不斷提高自己的業務能力。休息時他廢寢忘食研讀專業書籍,廣泛查閱相關資料,就這樣“連軸轉”的狀態成了他的日常。

直到2014年的一天,閆亞鵬正在上夜班,他們綜採隊正在井下作業,一個工友走到工作面回風側與工作面交匯處時,由於局部瓦斯濃度過高,發生瓦斯燃燒,造成全身多處燒傷,失去了勞動能力。親眼目睹這件事的他無比揪心,怎樣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事故發生?他暗下決心要研制出可以解決隅角瓦斯積聚問題的“風流引射器”。

“你研究這個能干啥?還是踏實工作吧。”

“不試試咋知道,說不定能成功呢!”

面對工友的質疑和否定,閆亞鵬沒有氣餒,他刻苦鑽研,查閱各種專業資料。“當時工資低,為了搞研究,我背著老婆偷偷花了兒子的奶粉錢,因為這件事老婆還跟我大吵了一架,眼看著設備馬上就要研究成功,說什麼也不能半途而廢。”閆亞鵬回憶。

經過兩年多的反復觀測與測試,“礦用風流引射器”研究成功。這一設備投入使用后,公司領導、工友們紛紛向他豎起了大拇指。

又有一次,礦井下巷道出現了淋水問題,因為水量不大,沒有引起重視,后來發現長期經過淋水區域工人的皮膚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潰爛、潰瘍現象。閆亞鵬又有了新“課題”,他在淋水的地方反復觀察、試驗,並成功研發出“礦用移動式淋水檢測裝置”。

厚積方能薄發。多年的刻苦鑽研讓閆亞鵬發生了“質”的飛躍,用他的話來說,“學習武裝了思想,讓我萌生了許多創新的點子。”經過自學,2008年他取得了大學專科學歷﹔2012年取得採礦工程本科學歷、工學學士學位,2013年經臨汾市人社局評審委員會評審通過採煤專業工程師資格,2015年成功考取了昆明理工大學碩士研究生。

作為一名採煤工程師,他不僅解決了礦井下的實際問題,還在專業方面發表論文5篇,研究專利12件。先后獲得《一種礦用風流引射器》《一種礦用移動式淋水檢測裝置》《一種用於鋼筋網焊接的支選南料撐架》3項國家專利。他的論文及專利,為煤礦在節能環保、職業病防治、安全生產及經濟效益等方面,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

從一名勞力型綜採工人轉變為一名技術型綜採工人,閆亞鵬說:“非常感謝鄉寧焦煤的培養,使我從一名中專畢業生,成長為一名研究生。回想這些年走過的學習之路,我覺得自己更像是一名科研型工人。”(記者 杜春春)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申紀蘭: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陽光裡,臉上的每道皺紋都是不朽的歲月痕跡。她身后的牆上,挂滿了照片,有集體照、有單獨照……【詳細】

申紀蘭: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陽光裡,臉上的每道皺紋都是不朽的歲月痕跡。她身后的牆上,挂滿了照片,有集體照、有單獨照……【詳細】

說說咱的新開始新希望


村裡有1800多人,每天來看病買藥的就有幾十個。“給村民建檔也歸我們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門的,我們還得上門給病人瞧病。”

【詳細】

說說咱的新開始新希望 村裡有1800多人,每天來看病買藥的就有幾十個。“給村民建檔也歸我們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門的,我們還得上門給病人瞧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