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收藏不以“頭銜”論英雄

2018年06月25日15:43  來源:石家庄日報
 
原標題:書畫收藏不以“頭銜”論英雄

也許你買不起動輒幾十萬、幾百萬的名家作品,而又想投資一點兒潛力股,那麼小而精的中青年書畫家作品常會成為首選。因為中青年書畫家作品價格相對不高,有升值潛力。

不過,身邊也常會有朋友來問,當下中青年書畫家作品價位忽高忽低,甚至一些美院剛畢業的學生作品也有幾千、上萬一幅的。那麼,投資中青年書畫家作品到底該如何挑選?哪些才是“潛力股”?如何“抄底”?

就中青年書畫家作品的收藏而言,關鍵在於選擇真正具有潛力的中青年書畫家。如果一位書畫家沒有特點、缺乏個性、風格不明,那麼,就很難體現出其鮮明的藝術風格,也很難在藝術界和收藏界引起廣泛的關注。

在“選人”的問題上,收藏者應該特別注意兩個問題:一是優點與特點的關系問題;二是名氣與實力的關系問題。優點是特點的基礎。沒有優點隻有特點的書畫就如同“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同樣缺乏收藏價值。在中國書畫市場上,那些為了引人矚目而故弄玄虛創作出的窮山、惡水、敗花、丑樹、危房、傻人就尤其值得收藏者警惕!這類作品往往會令人眼睛一亮,但幾年之后便在市場上銷聲匿跡。因為僅有特點缺乏優點的書畫,很難經受得起市場的檢驗。至於名氣與實力的關系則相當復雜。

總的來看,目前的中國書畫界大致可分為三大派:院協派、學院派和江湖派。院協派是指畫院、書協、美協體系的書畫家。由於體制原因,畫院和協會的職務往往交叉,因此歸為一類。學院派是指在綜合性大學和藝術類院校接受過專業性和系統性美術訓練的書畫家,既包括教師,也包括學生。江湖派則是除上述兩派外的其他書畫家,在此並無貶義色彩。只是由於江湖派書畫家的水平差異非常之大,因此,外界多有誤解而已。在中國書畫市場近幾年的深度調整中,雖說覆巢之下難有完卵,但市場調整時,最先受到沖擊的還是價格泡沫已經很大的院協派“領導書畫”和學院派“應酬之作”。江湖派書畫家受到的沖擊反而較小,因為江湖派書畫家的市場空間一直相當有限,收藏價值往往相對較低。

收藏者需要注意的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書畫市場逐漸形成這種以“職銜”論價的導向評價體系。這種畸形的評價體系不僅導致了中國書畫市場的畸形發展,而且造成了中國書畫藝術生態環境的持續惡化。在一個迅猛發展的畸形市場中,“職銜”比“藝術”更容易導致書畫作品的“溢價”。所以,在不少書畫家眼裡,與其苦心探索藝術,不如想法升官加銜。一些盲目跟風的投資者更是隻聽消息,不問緣由,懶加分析,一味跟進。遺憾的是,這些寄希望於在中國書畫市場上“撈快錢”的人,不僅成為推動市場畸形發展的“主力軍”,而且往往最終事與願違成為“套牢者”。

不可否認,書畫家的名氣大小是影響書畫作品價格的重要因素。但名氣又是一個動態而微妙的變量。收藏者在選擇中青年書畫家及其書畫作品的時候,必須首先拋開浮名,評判作品好壞,從而確定這位書畫家究竟是名副其實,還是徒有虛名。在此基礎上,再用心選擇其精品力作。值得一提的是,由於中國書畫通常是以尺幅論價的,因此,一般來說,名氣越大,作品越精,尺幅越大,價格越貴。對於收藏者而言,在資金數量有限的情況下,如果必須有所取舍的話,寧願舍尺幅,也要選精品。一般來說,2平方尺以內的書畫作品屬於小幅作品。因此,類似尺幅的鏡片、手卷、扇面、冊頁,都是值得收藏者特別關注的對象。

馬健 (作者系亞洲藝術品金融商學院特聘教授、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申紀蘭: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陽光裡,臉上的每道皺紋都是不朽的歲月痕跡。她身后的牆上,挂滿了照片,有集體照、有單獨照……【詳細】

申紀蘭: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陽光裡,臉上的每道皺紋都是不朽的歲月痕跡。她身后的牆上,挂滿了照片,有集體照、有單獨照……【詳細】

說說咱的新開始新希望


村裡有1800多人,每天來看病買藥的就有幾十個。“給村民建檔也歸我們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門的,我們還得上門給病人瞧病。”

【詳細】

說說咱的新開始新希望 村裡有1800多人,每天來看病買藥的就有幾十個。“給村民建檔也歸我們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門的,我們還得上門給病人瞧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