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黨題材美術創作的歷史回望

2018年07月03日16:17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建黨題材美術創作的歷史回望

  南湖(油畫) 顏文梁

  在黨的一大會議上(油畫) 陳逸飛、邱瑞敏

  瞻仰(版畫) 沈柔堅

  各族人民心向黨(年畫) 姚有信、金光瑜、汪大文

  啟航(油畫) 何紅舟、黃發祥

  啟航(油畫) 何紅舟、黃發祥

  【藝境觀象】

  圍繞中國共產黨建立這一內容的主題美術創作,是新中國主題美術創作中具有特殊性的題材。通常來說,建黨題材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李大釗、陳獨秀、毛澤東以及中國共產黨其他早期領導人與建黨相關的革命活動﹔二是1921年中國共產黨建黨這一具體的歷史事件,主要集中在會議以及相關的遺址之上。建黨題材的美術創作在主題美術創作,尤其是在革命歷史題材美術創作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特殊性,同時也具有一定難度。

  其難度首先表現於事件發生在中國共產黨建立之初,相關的圖像資料和文獻資料匱乏,而這些資料對於沒有經歷過那個歷史時期的后世畫家又非常重要﹔二是事件發生在上海和嘉興,其會址如今都有紀念館,從外形到內部,皆為公眾所熟知,畫家在創作中難以突破也難以發揮想象﹔三是兩個一大會場或在室內,或在船上,其空間都相對有限,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藝術家在美術創作中的構思構圖﹔除此之外,基於歷史和現實的諸多問題,在人物安排上如何處理歷史與現實的關系,在20世紀50年代后的每一個時期,都是建黨題材美術創作中一個重要的問題。如此,就表現出了這一題材美術創作的難度。

  雖然,新中國有關建黨題材的美術創作從新中國建立之初就已經出現,基本上是圍繞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的早期革命經歷進行創作,但到了1959年,為了紀念新中國成立10周年,系統表現中國革命史的主題美術創作才全面展開。這時候以完整表現中國共產黨革命史的美術創作為宗旨,有了集中的領導和整體的規劃,當然,這與當時即將落成的中國革命博物館有關。中國革命博物館的展覽陳列,需要相關的輔助展品,而有關的影像資料不足,美術作品就顯得尤為重要。事實上,美術作品的重要作用不只是為博物館提供了輔助展品,更由此帶動了當時革命歷史題材的美術創作,並產生了波及后世的廣泛影響。

  盡管在20世紀50年代以來的革命歷史題材美術創作中,出現了很多相關重要歷史內容的創作,如羅工柳的油畫《地道戰》等,可是關於建黨題材的美術創作,直到1959年才出現了楊之光為中國革命博物館創作的中國畫《毛澤東同志在農民運動講習所》,這幅作品表現了毛澤東早年革命活動的一段特別的歷史,它與此后出現的一系列作品構成了建黨題材中表現毛澤東早年革命活動的完整脈絡,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周樹橋的油畫《湖南共產主義小組》,侯一民的油畫《毛主席與安源礦工》,陳衍寧的油畫《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以及尚濤的國畫《親播火種》等。

  關於會議及會址的創作是建黨題材美術創作的核心。以嘉興南湖為題材的作品大多有著不同的構圖與表現。不管是南湖的煙雨,還是早春,抑或南湖的其他,這裡的自然都契合了山水和風景表現的形式美感。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一批年事已高的畫家的投入,不僅造就了這一題材創作的經典作品,同時也展現了他們晚年創作的時代特點。69歲的朱屺瞻於1961年創作了油畫《南湖勝跡》﹔71歲的顏文梁於1964年創作了油畫《南湖》﹔78歲的錢鬆喦於1977年創作了中國畫《南湖》。這三位老畫家雖然屬於同代人,但他們的作品以不同的繪畫形式表現,並出現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有著各自的代表性,同時反映了建黨題材美術創作在表現南湖這一具體內容上的時代特點。毫無疑問,他們的作品除了自身的成就和特色之外,還在這一題材的美術創作中具有示范性的作用,對於推動這一題材的美術創作,包括吸引后來的畫家到這一地區寫生,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而表現上海一大會址的創作,因為會址位於市中心,在諸多方面都有著較大的繪畫難度,所以直到20世紀70年代,才有了陸儼少創作的中國畫《偉大的起點》與唐雲創作的中國畫《中共一大會址》。顯然,他們只是描繪了會址,其作品本身並沒有突破這一題材創作中的難點。就兩個一大會址來看,南湖的自然景觀蘊含了豐富的創作素材,畫家能從中找到不同的表現角度,而上海的一大會址,其建筑與周邊除了寫實描繪幾乎難以在筆墨上表現出特點與味道,這是該題材的相關創作較少的根本原因。

  1977年,上海畫家陳逸飛、邱瑞敏合作了油畫《在黨的一大會議上》,第一次正面表現一大上海會場以及毛澤東在會議上的形象,該畫採用肖像畫的方式畫出6位一大代表,並沒有表現如遵義會議以及其他相同類型會議題材創作中復雜的人物關系,而是用極簡的藝術手法處理了環境的氛圍,突出了那一盞與主題相關並能夠體現寓意的吊燈,從而把主題與審美的表現集中在肖像畫的范圍之內。在表現一大南湖會議方面,1991年出現了金鬆的中國畫《一九二一年七月·南湖》,第一次全面表現了中共第一次黨代會代表的形象。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建黨題材出現了“全家福”式的構圖,表明在這一題材美術創作中突破了此前的局限,使得這一時期的畫家有可能去直面會議題材中的核心問題。當然,之所以能夠如此,也和作者所運用的裝飾性的語言相關,它在一定程度上轉移了人們對於寫實的關注。四年之后,又出現了孫遜的油畫《南湖船上》,同樣是直接表現在船上開會的場景,從構思到構圖,從色調到技法,作者重新把這一題材拉回到歷史的真實之中,並將瞬間定格在代表討論審議“中國共產黨綱領草案”與“中國共產黨宣言草案”這一具體細節之上,這種時代的突破反映了建黨題材的美術創作在新世紀的發展。

  建黨題材的主題美術創作從表現會址到表現會議,是一個歷史性的發展過程,是難點的突破,也是時代的可能。2009年,隨著國家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的啟動,建黨題材再一次基於黨史而成為這一系列創作中的一個重要方面。何紅舟、黃發祥的油畫《啟航》沒有直接表現會議,而是以代表們上船的構思立意讓人們感覺到畫家在處理題材上的再一次突破。該作品不僅有南湖紅船這一典型場景,而且代表在上船瞬間的相互關系,也表現出了這一題材創作中構思立意的不同凡響。

  在建黨題材創作的歷史發展過程中,除了表現早期領導人的早期革命活動與會議這兩條主線之外,還有許多圍繞著瞻仰會址以及與緬懷先輩相關的延伸創作,這也可以視為建黨題材的一個部分,因為它在主題表現中與建黨的關系,特別是與現代中國歷史發展的關聯,都豐富了這一題材的內涵與表現。之中具有代表性的是姚有信、金光瑜、汪大文以參觀一大上海會址為內容創作的年畫《各族人民心向黨》。

  題材的延伸與拓展,成為建黨題材主題美術創作的當代課題。如何延伸與拓展正考驗著當代主題美術創作﹔而畫家在新時代的作為則成為主題美術創作發展的關鍵。

   (作者:陳履生,系原國家博物館副館長、上海美術學院教授)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申紀蘭: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陽光裡,臉上的每道皺紋都是不朽的歲月痕跡。她身后的牆上,挂滿了照片,有集體照、有單獨照……【詳細】

申紀蘭: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陽光裡,臉上的每道皺紋都是不朽的歲月痕跡。她身后的牆上,挂滿了照片,有集體照、有單獨照……【詳細】

說說咱的新開始新希望


村裡有1800多人,每天來看病買藥的就有幾十個。“給村民建檔也歸我們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門的,我們還得上門給病人瞧病。”

【詳細】

說說咱的新開始新希望 村裡有1800多人,每天來看病買藥的就有幾十個。“給村民建檔也歸我們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門的,我們還得上門給病人瞧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