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臉”能否刷走安全

2018年08月27日07:27  來源:山西日報
 

“不用現金也不用手機就能買東西,真是太神奇了!”8月20日,家住雙塔寺街的張秀在附近的一家美特好超市購物時,體驗了一把刷臉支付。

當日,記者走訪省城多家超市門店發現,除了傳統的排隊收銀方式之外,各門店都增加了自助收銀,尤其是“刷臉支付”很受年輕消費者歡迎。

這個時代的消費支付變革總是快得讓人猝不及防:當你還在為手機支付帶來的快捷驚嘆之時,另外一些人則讓支付脫離手機而“靠刷臉吃飯”了。曾經在電影中才能看到的人臉識別高科技,如今已實實在在走進人們的日常生活。 

方便快捷告別排隊結賬

“連掃碼帶結賬,整個過程也就半分鐘,十分方便,不用排隊。”張秀給記者講述了那天刷臉購物的有趣經歷。由於張秀是上班族,所以去超市購物時絕大多數都是高峰期,排長隊等待結賬是“家常便飯”。8月20日,她像往常一樣去排隊結賬,可發現有幾個年輕人在一個大機器上比劃,沒一會就拎著買好的東西走了。她很好奇,便想去看看,走過去才發現那是一台自助結賬機,在美特好超市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她體驗了一把“靠臉吃飯”。

美特好超市工作人員林麗給記者詳細介紹了如何使用自助收銀設備。首先,要將所選商品的條形碼逐一在機器的條碼掃碼區掃入,完畢后點擊支付,會出現“掃碼支付”和“刷臉支付”兩個選項。掃碼支付時,直接將支付寶的付款碼在機器的條碼掃碼區掃入即可。而使用刷臉支付就不需要手機了,直接面向機器上方的攝像頭進行人像採集,採集成功后輸入支付寶綁定的手機號即可付款,付款成功后機器會自動打印出憑條。不過,第一次使用刷臉支付需要開通自己手機客戶端的刷臉支付功能。

“5月底,我們就增添了自助收銀設備,很受消費者歡迎,結賬效率也提高了很多。”沃爾瑪超市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裡除了有自助收銀專用通道,還有掃碼購專用通道。兩款自助收銀設備在購物高峰期都會開放,分流了一部分原本需要排隊等候人工結賬的消費者。

記者親自嘗試了一下掃碼購,用手機登錄微信,進入沃爾瑪小程序,選擇所處的具體門店,再用小程序裡面的“掃商品”掃描所選商品的條形碼,選購結束后,點擊付款完成買單。離店時,用掃碼購專門通道一側有掃描出場碼的設備,把小程序首頁下方顯示的出場碼對准屏幕下方進行核驗即可。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目前省城各大超市的自助收銀設備正在陸續投入使用,但消費者在消費之前要了解各種設備支持的收款方式,有的設備支持提貨卡、銀行卡等,有的設備則支持支付寶或微信等,為防止支付不了,應提前咨詢超市工作人員。

有待適應 擔心信息泄露

“我是抱著體驗新鮮事物的心情嘗試的,用了之后發現真的很便利,操作簡易,節約時間。過去我們都說出門不用帶錢,帶上手機就行了。有了這個設備,連手機都不用帶,刷臉就行了!”在超市購物的鄭宇剛剛20歲出頭,他對這種方式十分認可,也期待看到更多自助結賬設備在太原上線。

張鵬,中年人,某中學教師,在肯定自助結賬帶來便捷的同時,他對於刷臉結賬是否會泄露個人隱私持保留觀點:“有點擔心個人信息泄露,畢竟是新生事物,安全性都不太了解,想先觀望一段時間再看。”

記者也了解到,雖然目前美特好超市在人流量比較集中的大型門店已經逐步推廣使用自助收銀,但使用的人並不是很多,尤其是使用刷臉支付的人,比掃碼支付的數量更少一些。林麗介紹:“一方面是因為大家對刷臉支付還不太了解,另一方面也是對這一功能的安全性有所顧慮,而且中老年人還是習慣用現金或手機在人工收銀台結賬。

“對顧客來說,使用自助設備結賬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方便、快捷,相比傳統收銀方式,節省了大量的排隊等待時間。對超市來說,這些智能設備的應用,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超市的用工成本。”在林麗看來,無論是站在用戶體驗的角度,還是商超經營的立場,自助結賬設備給雙方都帶來了益處。

省社科院研究人員侯曉斌表示,自助收銀設備雖然在一定程度上節省了人力成本,也緩解了人工結賬排隊等待時間長的問題,順應了消費升級的趨勢,但是不會完全取代人工收銀方式,尤其是社區周圍的大型超市,主要目標群體是以中老年人為主,而他們還是習慣現金消費,自助收銀被接納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和過程。

保障安全讓更多人接受

隨著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快速發展,密碼使用越來越頻繁,繼數字、手勢、指紋之后,人臉識別作為一種新的密碼形式開始備受推崇,刷臉登錄、刷臉支付、刷臉取款等身份認証方式開始在大眾中普及,但與之相伴的安全問題也不容忽視。

“我的臉會被竊取嗎?”在採訪中,張秀也擔憂地問記者。這絕非是杞人憂天。

今年央視“3·15”晚會上,主持人曾僅用一張照片,而不是用自己的臉,對著鏡頭,就輕鬆進入了一個需要人臉識別認証才能登錄的APP。

“類似的場景可能會出現在刷臉支付交易中。”在侯曉斌看來,安全性始終是刷臉支付難邁的一道坎。他表示,刷臉支付是一種受限的技術。光線、角度、遮擋等因素都會影響到人臉識別的精度。現階段,人臉識別並不能單獨拿出來作為唯一的驗証手段。

雖然螞蟻金服相關負責人曾表示,支付寶配備了3D紅外深度攝像頭,且輔之以軟硬件結合的方法進行檢測,誤識率低於十萬分之一。然而,目前的刷臉識別技術對於同卵雙胞胎的人臉識別,機器仍難免誤判。

相比於檢測誤差,人臉識別技術採集的大量帶有唯一性的生物特征數據被盜取,才是這種生物認証方式真正的痛點。“臉是唯一的,如果被盜,那你不能像換密碼一樣換一張臉吧?”業內專家表示,在刷臉支付商業化之后,未來幾年很有可能像二維碼支付一樣普及,但安全方面不斷加碼,才能讓公眾接受。(記者 孟婷)

 

(責編:李夢文、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