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時代更需注重價值表達(明星風採)

——與導演張黎的對話

葦 杭 賀芳菲

2018年09月06日07: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兩年前,被譽為“中國最好歷史正劇導演”的張黎破天荒接了IP劇《武動乾坤》。

  慣常印象中,一個曾捧出《走向共和》《大明王朝1566》《人間正道是滄桑》等高口碑作品的正劇導演,又曾為葉大鷹、馮小剛、吳宇森、胡玫執掌鏡頭的人,應該天然對流行文化保有警惕性。張黎卻不這麼認為。他用兩年多時間攝制完成《武動乾坤》,該劇將在優酷視頻和東方衛視收官,評價卻是張黎作品前所未有的兩極化。

  為什麼要做這樣冒險的選擇?歷史正劇導演的“觸網”是一時興起還是調轉船頭?這部作品埋藏了創作者怎樣的惑與不惑?

  問:什麼樣的契機讓你接觸到《武動乾坤》?

  答:吸引我的主要是它的形式。看了小說以后,我預感拍攝中會有讓人興奮的一些影像方面的可能性。我從攝影轉做導演,始終痴迷於新技術。

  問:根據你以往的作品,你對電視劇的文學性一直有比較高的要求。網絡小說《武動乾坤》能滿足這種文學要求嗎?

  答:作為一種類型文學,玄幻類文學的價值理應得到肯定。坦率地講,它有很強的文字性,離“學”還有距離。我們知道,一般文學寫作能使用的漢字在2000到3000之間,但每個作家的組合奇妙至極。我在閱讀《武動乾坤》時,明顯感覺到字裡行間帶了好多“毛邊兒”。讀起來不是那麼柔順,甚至還有些病句,或者說修辭不太准確,但是特別有勁兒,閱讀的時候特別打眼。網絡文學的這個特點,為我們做劇本改編帶來興奮感。

  問:從將近400萬字的網絡小說《武動乾坤》到40集的電視劇劇本,主要完成哪些改編工作?

  答:主要以小說為基礎,拉故事、拉人物關系、拉中心事件,把它做成一部戲。還有一項工作是修飾台詞。原著比較直白,但是當演員穿上古裝、扎起頭發,再講比較直白的台詞會讓人出戲。按照我以前的習慣,拍歷史劇台詞是半文半白的話,經過修飾,這部劇帶有文言氣息的台詞佔到了10%到20%。

  問:以往你拍歷史劇總會落腳現實,與當代構成某種精神對話。這部架空歷史的作品與現實是否有所聯系?

  答:《武動乾坤》的情節富於想象,但人物精神與當代相通。這部劇的核心是男性少年的成長史,講一個少年如何永不言敗、實現人生逆襲的故事。與我的其他作品相比,它有一以貫之的家國情懷和天下觀。以前我們拍歷史正劇,人物的個性、內心往往在有跡可循的軌道、精彩的對手戲中形成。而《武動乾坤》是有一個不可戰勝的“魔”。劇中角色的內心成長單一了許多:是或者不是,贏了或者輸了,敗了或者勝了,沒有那麼復雜的人物關系和人性內心的解釋。一些歷史劇則不然,它恨不得把人心玩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問:這些年,玄幻題材的影視劇雖然關注度比較高,但品質飽受詬病,精品匱乏、觀眾不滿意,被批評價值空心化、文化空心化等。創作精品的難度在哪裡?

  答:這一次,我們幾乎將渾身解數用於影像表達。影像表達對我們來說捉襟見肘,這裡面財力很重要,還有想象力和完成度的問題。我們到現在還沒有真正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很多都停留在作坊式。誠信、契約精神、版權意識,都是行業裡突出的問題。這個劇我們前后做了兩年多,直到播出前還在做后期。我知道自己個性裡的弱點,太執拗,但我心裡一直有包袱。

  問:這“包袱”從何而來?

  答:我們這代人,當然還有前輩,大都有這種“包袱”:對藝術探索有強烈渴望,對民族文化、心理和歷史有情結。我一直在思考互聯網帶來的改變。互聯網出現之前,傳統媒體為傳播載體的時候,人們的生活狀態延續了很多年,變化不大。互聯網出現了,傳統授受關系改變,互聯網基因迅速移植到一代人身上。互聯網帶來種類的多樣性,甚至可能替代這個行業以往的數量、廣度、深度。互聯網是大師和經典的終結嗎?很多嚴肅的創作者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現在有一種啼笑皆非的看法,把文藝作品的成就簡單地與數據挂鉤。數據高了,就是成功了,反之則不然。我評價一部作品有兩個基本維度:專業性、獨特性。主題好,表演好,不是影視作品的全部標准,不是說往大銀幕上一放就成了電影。獨特性就是一部作品到底在拼什麼?同樣的題材,同樣是主旋律,我們都在拍一個工廠的變遷,怎麼講故事,裡面有高下之分,這就是表達的獨特性。

  問:今年是改革開放40年,你是北京電影學院78級大學生,同屆的張藝謀、陳凱歌、顧長衛等一批人書寫了中國影視40年發展史。回顧起來,這40年留給你哪些財富?

  答:我非常慶幸親歷了影視產業化的過程,目睹這個行業日新月異的發展。放在全世界來看,能在40年裡取得這樣的變化,中國是了不起的唯一。但產業化程度真的代表一切嗎?真正能關注到你的靈魂,能讓你渾身出汗、內心澎湃的文藝作品多不多呢?我們都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享受了物質的極大豐富,但我們絕不能放棄對精神的追求。


  《 人民日報 》( 2018年09月06日 24 版)
(責編:張婷婷、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