亟待破解的“男教師危機”

麻潞

2018年09月10日15:57  來源:人民網-山西頻道
 

開學伊始,部分家長和學校負責人就因為同一件事而困擾。“我家孩子剛升6年級,開學報到時我發現代課的又沒有男教師。從一年級開始,除了體育教師,孩子就沒遇到過男教師!學校裡男教師太少了,孩子缺乏陽剛氣。”

同樣困擾的還有太原市小店區衛華小學校長喬慧君,“隨著二胎政策的實施,學校裡女教師懷孕、生育更為普遍,不斷有教師休產假,給課程安排增加了許多的壓力。我們學校男女教師比大約是1:8,今年又有四五個女教師懷二胎,這對學校的管理來說是個挑戰。”

近年來,山西絕大多數學校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男女教師比例失衡的現象,一些嚴重的學校男女教師比例達到了1:10以下。且教育層次越低,男教師比例越小。以平遙縣為例,該縣高中教育階段男女教師比例為1:2,初中教育階段為1:4,小學教育階段達到了1:10。

男教師成為學校的“香餑餑”

中小學男女比例失調是當下學校師資配置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困境,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容小覷。

對於教育行業性別失衡的現狀,山西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肖軍虎表示,男教師本身就是一種獨特的教育資源,他們陽光、幽默、寬容、富有創造力,能讓學生性格發展在成長過程中沒有缺損。而由於男教師的稀缺,學校中諸如社會實踐、校園安全類等需要體力的很多活動也無法正常開展。

長治市第五中學的地理教師郭武鑫則認為,男教師更能理解男孩子的心理,對於處理男孩子的相關事情更能得心應手。有同樣感受的還有太原市小店區衛華小學的數學教師許明明,“在一次課前背誦檢查中,有一名平時喜歡和我嘻嘻哈哈的學生,交上來的背誦紙上隻寫了‘老子不會’四個字。當時我沒有生氣,只是微笑地跟他說‘這四個字體現了你的學習水平和道德水平,侮辱的是你自己。’下課后,學生主動來找我道歉。”

喬新然是平遙縣實驗中學七年級新生,談到男教師,她輕快地說:“我很喜歡男教師,跟女教師的溫柔不一樣,他們干脆、條理,給學生列出提綱,一件一件地提要求、說標准,我們都一目了然。”

從學科教學的角度來說,部分崗位也確實需要男教師,比如數學、物理、信息技術等,需要教師有縝密的思維和強大的邏輯推理能力。

並且,男教師更具有創造精神。平遙縣實驗中學的胡定剛是跨學科的代課教師,代初二語文和物理。“有一次作文課,我拿了辦公室一盆很有特點的繡球花。課堂上我讓學生觀察了十幾分鐘,然后當場作文,結果大部分同學都寫得十分成功。像這樣的創新教學法我經常用,現在的孩子很聰明,教師也必須多動腦筋。”胡定剛還介紹,現在很多男孩子都喜歡玩游戲,而女教師大多對此不感興趣,因而很難深入引導學生。“我也經常利用他們感興趣的事情引出物理知識,組織學生進行富有創意的社會實踐活動,在活動中體會知識的價值。”

男教師何以鳳毛麟角

要回答為什麼男生不願意當教師並不困難——錢少、壓力大、社會地位低。

傳統觀念裡,男性在家庭中承擔著更多的使命和職責,需要養家糊口。而在現實中,教師工資待遇並不高。據2016年教師生存狀況調查報告顯示,在收入狀況方面,六成以上教師工資收入在1001-3000元之間,九成以上教師認為其工作付出與實際收入不匹配,約四成教師三年工資未上漲。

而中小學教師的工作內容又很繁瑣,包括備課、教研、聽課、開會、批改作業、各種業務學習等。另外,班主任還要負責班級紀律管理、自習課輔導學困生等工作。受地域和工作條件的限制,絕大多數時間內,教師的行動軌跡被定格在教室、辦公室、家這三點一線之中,還要面臨績效考核、工作預期、家庭責任等方面的壓力。

“教師工作給男性帶來的職業歸屬感和社會認同感低。”有著多年從事高三物理教學及班主任工作的平遙縣第三中學張國峰說到,“社會上有一種偏見,認為男性當教師‘沒出息’。現在連報考師范專業的男生都很少。”

據《2014年高等院校師范生培養狀況調查》顯示,在全國27所師范院校中,在校師范生的男女比例差距明顯加大,其中女生佔65.3%,男生僅佔34.7%。

“在如今的社會背景下,男教師的薪資待遇難以滿足家庭發展的需求,很多進入師范院校的男學生畢業后一旦有機會,都會放棄進入中小學而從事其他行業。正因為在經濟收入和社會地位上缺少吸引力,很多比較有潛力的男學生在高考報填志願時,都會選擇財政、金融、政法類院校和一些實力雄厚的理工科院校。”肖軍虎坦言。

作為山西師范大學教育學原理專業的在校男師范生,魏衍表示當初選報師范專業的原因是基於自己的熱愛。“日后我還是想從事教師行業,爭取能考上教師編制。盡管現在男教師的待遇不高,但是能有不斷學習提升的機會,能夠傳授知識,對我來說還是有很大吸引力的。當然,現在學校裡的男生還是少之又少,整個社會環境也應該多鼓勵男生報考師范專業並從事教師行業。”

如何破解“男教師危機”

一面是大量男生不願意上台執教,另一方面卻是學校和家長對男教師需求的缺口。這種困局應該如何破解?

今年,教育部等五部門印發的《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2018—2022年)》提出,改進完善教育部直屬師范大學師范生免費教育政策,將“免費師范生”改稱為“公費師范生”,履約任教服務期調整為6年。從調整后的“師范生公費教育政策”上可以看出,國家加大了對師范教育的投入保障力度,對招生錄取、人才培養、就業履約等環節加以完善,以吸引更多優秀學生報考師范專業,推動提高教師隊伍素質。

肖軍虎認為,“師范生公費教育政策” 短期內可以引導一部分家庭困難的男學生報考師范院校,但長期來看,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男教師越來越少的現狀。如果中小學教師的實際收入在社會上相對較低,無法改善家庭經濟狀況,男師范生即使畢業后走上教師崗位,一些有潛力的依然會想方設法跳槽。

他建議,國家應該從政策和制度層面大幅度提高中小學教師待遇,增強中小學教師職業的吸引力。這樣,必然會吸引很多有潛力的男青年選擇以中小學教師為職業,讓他們在全身心投入教育工作的同時,個人利益也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實現。“要平衡男女教師比例,留住優秀教師,還得靠提高教師職業的吸引力,通過提高教師職業的待遇和地位,增強教師群體的榮譽感。”一位網友同樣表示。

給男教師一些寬鬆的社會環境和輿論氛圍,給他們多一些尊敬和鼓勵,努力提高薪資待遇,讓他們擁有公平的社會地位,或許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男教師危機”,能夠回應社會上諸多人群對男教師的呼喚。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