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經歷過搶劫、大型野生動物的騷擾、自然災害的襲擊……

21歲小伙“窮游”世界 故事驚心動魄

2018年09月14日09:43  來源:山西晚報
 

 

人物:李新詠 愛好:環游世界

李新詠(中站立者)與非洲的孩子們合個影。

李新詠與非洲朋友們在一起。 (所有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引言

從18歲起,晉中市榆次區的李新詠開始通過搭車方式,窮游76個聯合國會員國。旅游途中,他經歷搶劫、大型野生動物的騷擾、自然災害的襲擊……9月10日,面對山西晚報記者的採訪,李新詠在講述自己窮游經歷的同時,向旅游愛好者提出建議:環游世界,沒有足夠的准備真的很危險。說走就走的旅行,與有錢沒錢無關,但與安全防范、野外生存經驗息息相關。

他想搭車游遍世界

土色的山地靴,黑色的戶外運動褲,搭一件灰白色的風衣。9月10日,晉中市榆次區的一家酒店內,出生於1997年的李新詠一見山西晚報記者,便難掩激動,講起了一次次特別的經歷。

李新詠說,父母多年來視他為寶,根本舍不得讓他獨自外出。但從小李新詠便沒有按父母設計的人生軌跡走過。如果按父親的安排,李新詠應該上當地重點中學,將來考一個不錯的大學。但李新詠從來都不是安分的孩子。初中畢業那年暑假,持續一個多月的“對抗”后,父母拗不過他,隻能任他到廣州的一所大專學校學習。說是學習,他其實沒有好好在教室待過一個月。賣電腦、發傳單、擺地攤、跑快遞、替人招工,短短的兩年,李新詠換了30多個工作。到最后,他索性在學校辦了長年的休假,做生意間隙,用賺來的錢在全國旅游。

2015年春天,18歲的李新詠無意間發現,廣州到新加坡的特價機票才200元,便約了同學,准備平生的第一次出國。但等同伴找好了,回頭再搶機票,他發現已變為1600元。更糟糕的是,機票搶到了,簽証還沒辦。“幸虧一切還順利。”那次,他和同學在新加坡睡著帳篷,看著風景,第一回體驗到了窮游的愜意。

2017年暑期,李新詠借助在外旅游的經驗,與好多窮游一族有了聯系。他們經常組織一些活動,比如:十元錢游雲南、五元錢環青海湖等。目的就是靠能力賺錢吃飯、住宿﹔在游山玩水的同時,鍛煉自己的意志和能力。就是在環青海湖的活動中,在茶卡鹽湖邊搭車時,李新詠遇到了來自德國的Jerry。交流中,李新詠得知,眼前這位比自己還小一歲的小伙子,已經走過了全球的30多個國家,而且全部是靠搭車。

“這才是真正的窮游,與錢無關。”那夜,李新詠身處美麗的茶卡鹽湖,臥聽高原清淨而舒爽的夜風,怎麼也睡不著。那夜,德國小伙Jerry在李新詠的內心種下了一顆種子:“搭車游遍全世界。”

(李新詠窮游小貼士:環游各地,沒錢沒關系,但你必須有足夠的准備,比如應急賺錢的本事,與人溝通的能力。)

剛出國門就遇一夜風暴

回到家中不久,李新詠便開始為他的窮游世界布局:從聯合國的193個會員國,另加2個觀察國,規劃線路。李新詠規劃的旅游地是亞洲——歐洲——非洲的70多個國家。

2017年9月15日一早,李新詠約了同學辛靜偉,一起站在北京北五環的地鐵口,一輛輛攔車。真正的搭車窮游,他們才意識到並非那麼容易。幾個小時過去了,要麼車輛不停,要麼方向不合適,李新詠想,“看來今天連北京城都出不去”。就在這時,一輛別克車緩緩停住。司機大哥聽了兩人的想法,載他們上路了。

一路的艱辛自不必提,7天的時間,張家口——內蒙古呼和浩特——二連浩特,他們換車、攔車、搭車,多少次的反復后,來到了中蒙邊境。辦手續、安檢、過關、出境,2017年9月21日,李新詠和同學跨出了國門,來到蒙古。

遺憾的是,整整一天,兩人站在中蒙邊境的蒙古國一邊,攔車、詢問,但沒有一輛車願意拉他們。夜深了,李新詠和同學在野外扎下了帳篷。“屋漏偏逢連陰雨”,晚上十點多,帳篷外刮起呼呼大風,接著,風暴夾雜著碎石噼裡啪啦地砸向帳篷。更可怕的是,風暴越來越猛烈,固定帳篷的鋼條,一會兒彎曲、一會兒舒展,不知道何時就要繃斷。“這才出國門,漫漫的西行路才開始,我們要不要回去?”李新詠一次次問著自己,又一次次打消了退回去的想法。

一夜沒敢入睡,天明時分,鼻孔、嘴巴裡全是沙子,第二天一早,兩人趕了個大早,簡單除除沙塵,重振精神上路。風和景明,這一次,兩人的運氣出奇地好。剛剛錯過幾輛車,一輛雷克薩斯高級越野車便穩穩地停靠下來。讓李新詠不敢相信的是,這輛車直接到蒙古國的首都烏蘭巴托。

二連浩特到烏蘭巴托,這一路1100公裡,原想著怎麼也得三四天,怎麼也得攔三五次過路車,沒想到一下子就可以到了。搭載他們的大哥MiGa,一路上招呼他們吃喝,還用彼此都不懂的語言,輔以眼神和手勢,興奮地聊天。

到了烏蘭巴托,熱情的MiGa還把所有的家人叫來,慶祝他們有了新的朋友。

(李新詠窮游小貼士:敢不敢戶外不是關鍵,但要懂得恰當的天氣扎恰當的營。要事先了解天氣,如天氣惡劣,提前花錢訂酒店。)

與瘋狂野象擦肩而過

在烏蘭巴托停留兩天,李新詠兩人揮手與MiGa惜別。一過烏蘭巴托,蒙古通往俄羅斯的大路,成了一望無垠的大草原。在此,他們的搭車也變得方便,過往的司機,顯然已習慣了人們的搭乘,基本上是逢攔必停。

蒙古、俄羅斯,然后芬蘭、瑞典、丹麥、德國、法國,環歐洲二十多個國家后,李新詠從希臘搭車離開歐洲,到了土耳其。

土耳其休整幾天后,李新詠乘坐飛機(同學辛靜偉在莫斯科因簽証未過返回),到達埃及的紅海小鎮沙姆沙伊赫,開啟了非洲之旅。非洲的土地,廣袤而深邃,在這兒,他既認識了眾多兄弟般的異國朋友,也結識了不少來自中國的窮游、戶外愛好者,當然也經歷了一次次危險和艱難。

埃及南下,十六個國家,二百多天的時間,李新詠又相約了朋友張明,一路同行。

2017年6月中旬,李新詠和同伴從津巴布韋首都搭車,來到了世界著名的維多利亞瀑布邊的小城瀑布城。入夜時分,向維多利亞瀑布的方向走了五百米,見路邊有草地,兩人便找了個樹下搭起了帳篷。沒想到半夜出事了。晚上十一點半,李新詠已進入夢鄉,張明正醞釀記日記,突然帳篷外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仿佛一個巨人,又仿佛《猩球大戰》中的巨猩猩,黑影沖過來,似乎是用腳,把帳篷從下到上猛地一踹,接著又是一踹。驚醒的李新詠和張明,急忙躲到帳篷的另一邊,不敢想象兩人要是躲避不及時,會被一下子踩成什麼樣。

次日天明,經請教當地人才知道,這一帶是野象的地盤。他們這倆不速之客驚擾了野象的清淨,才被報復。幸運的是,野象踏實的那兩腳,沒有踩在他們身上。否則,兩人早已到另外一個世界了。

(李新詠窮游小貼士:出門在外,佔什麼地方一定要打聽好有沒“主人”。不論是人,還是動物,你隻有不侵擾他們,他們才不侵擾你。)

那些驚心動魄的經歷

談著一年多的驚險和劫難,李新詠的臉上始終是苦苦的笑。如果說,與動物的斗爭靠躲避可以回避的話,與“惡人”的抗爭就完全靠體力和智慧了。

2018年4月,在柬埔寨的那個晚上,李新詠感覺太累了,就坐在湄公河邊休息,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當時,他的手機插在充電寶上,放在褲兜裡充電。猛然一個機靈驚醒,他發現旁邊蹲著一個男人。發現他驚醒后,男子慌亂起身快步走遠。他習慣性摸了摸口袋,手機還在,充電寶被偷走了。

沒一會兒,一名神秘的東南亞男子走過來,坐在了他旁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透明自封袋,裡邊有白色的粉末。男子一隻手捂著鼻子,做了兩下吸食的動作,李新詠意識到他是毒販,下意識起身就跑。

當他喘著粗氣想著總算逃出了魔爪時,路邊突然又出現一名穿著高跟鞋、聲音很粗的變性人,居然想和他“交易”。

15歲獨自離家南下,17歲創業停滯后搭車出游……李新詠的經歷在網絡被越來越多的人熟知后,得到了李開復、羅振宇、劉永好等名人的點贊。在肯尼亞期間,中央電視台也就此對他做了專訪。

2018年9月10日,暫時結束環球窮游,從卡塔爾回到晉中市,李新詠給山西晚報記者講起了他的將來:制定了一個“195計劃”——走遍世界上的195個國家﹔其間讀195本書﹔和195個外國人交朋友﹔幫助195個需要幫助的人。

李新詠說,環游世界、窮游全球,有危險、有苦難,但更美的是路邊無限的風景和旅行中溫暖的故事。

(李新詠窮游小貼士: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危險,身處國外一定要冷靜,設法自保后盡快求救,特別是危難時刻要向強大祖國的大使館求救。)(記者 任俊兵)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