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茶的姑媽》:成敗一蕭何

艾修煜

2018年10月09日11:04  來源:羊城晚報
 
原標題:成敗一蕭何

  鑒定對象:《李茶的姑媽》

  上映日期:2018年9月30日

  一個人最大優點,或許也是他最大的缺點。作品也是如此。

  電影《李茶的姑媽》,秉承了開心麻花的一貫傳統,由2015年推出、已經演過2000多場的同名舞台劇改編而來。這是開心麻花屢出“爆款”電影的秘訣——在舞台上,反復試驗、打磨劇本和台詞,話劇作品成熟后,再由原班人馬推出電影。

  可惜,電影和戲劇,兩種藝術形式雖有共通,但終究不同。

  《李茶的姑媽》仍舊是好笑的,從首映禮的笑聲頻次就可以看得出來﹔依然受到市場歡迎,從影院排片佔比和票房也看得出來。可惜的是,這次的《李茶的姑媽》少了些開心麻花標榜的“發自內心的爆笑”,多了些硬咯吱、硬搔痒而憋出來的尬笑。

  演員夸張的肢體和對白、頻繁出現的巨大特寫、男主角捏扁嗓子吊得極高的刺耳嗓音、劇中人物暢想願望時所用的舞台式展現方式、干癟的鏡頭語言、不甚講究的畫面……這些都不是致命的問題,但累加起來,足以讓一部電影的成色大打折扣。

  這是一部比《西虹市首富》更癲狂的戲。作為舞台劇,它感染力十足,但是作為電影,用力太過,“尬”味兒就出來了。

  成也舞台劇,尬也舞台劇。開心麻花電影賴以成功的模式,如果不加以節制,會反噬到電影本身。開心麻花的電影,可以成型於舞台劇,但必須徹底從舞台上走下來,才能真正走到銀幕上。可惜的是,目前看不到制作方加以節制的跡象,反而越來越縱恣。

  喜劇難做,觀眾的笑點被網絡時代的信息流撩撥得越來越高。一次次狂下猛藥,或許能換得來之不易的笑聲。但猛藥終歸是條不歸路,劑量一次次提升,最終隻會讓電影更快地走向癲狂﹔猛料也只是權宜之計,它可以暫時帶來笑點,但是終究不能帶一部電影走向“沸點”。

(責編:張婷婷、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