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走好|您筆下的江湖 是我們的青春

2018年11月01日10:02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文藝星青年按】“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10月30日,一代武俠小說泰斗金庸去世。他去世的消息來得突然,就像很早之前他親口說過的那樣,“人生,就該大鬧一場,悄然離去”。

他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一個奇跡,從《射雕英雄傳》到《鹿鼎記》,其撰寫的15部小說發行總量超過3億冊﹔他是華人世界裡毫無疑問的武俠宗師,隻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層出不窮的金庸迷﹔他的筆下的江湖,更是幾代人的青春……

兒時

一事能狂便少年

金庸本名查良鏞,1924年生於海寧的名門世家。海寧自古有文脈,金庸的海寧查家,則是這條文脈中顯赫的一環,康熙曾為查家祠堂題:“唐宋以來巨族,江南有數人家”。金庸回憶說,小時候母親和姊妹、姑嫂們喜歡讀《紅樓夢》,大家經常比賽背誦《紅樓夢》的回目詞,贏了的就得一粒糖。家外戰火連天,家中書香濃郁,嗜書為伴的金庸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

身高背寬,正方形的臉上架一副近視眼鏡,17歲的金庸在浙江《東南日報》副刊發表了一篇文章,講他的一位好友被訓育主任教訓,末了訓育主任說:“你真是狂得可以!”他在文章裡寫道,“狂氣與少年似乎是不可分離的。固然,這可以大闖亂子,但未始不是某種偉大事業的因素。我要這樣武斷地說一句:要成就一件偉大的事業,帶幾分狂氣是必需的。”文章的題目就叫《一事能狂便少年》,也是他最早公開面世的作品。

金庸憑著年少時的這股“狂氣”,帶我們走近了那個有血有肉的江湖。

報人

“辦報拼了性命,寫小說只是玩玩”

時人常感嘆,金庸武俠世界裡刀光劍影、風雲變幻多麼精彩,殊不知,金庸的報業人生亦不輸他武俠的江湖。

1947年,他進入上海《大公報》,從三千名投考者脫穎而出。第二年,《大公報》香港版創刊,金庸被派入香港,那年他24歲。當時的香港與上海相比,並不發達,但金庸說,“我一生很喜歡冒險,過一點新奇的生活。”

作為武俠小說大家,這個身份或許是他享譽最盛的。而另一個在金庸一生中不可磨滅的標簽,便是報人,一個杰出的報人。1959年,35歲的金庸創辦《明報》,便是看不慣《大公報》所報道的“虛假事實”。他說:“我辦《明報》的時候,就是希望能夠主持公正,把事實真相告訴給讀者。” 

他的社評文章,高峰期每日一篇,他的武俠小說,幾乎也是以日更的節奏推進,數十年間無間斷。

在這般工作狀態下,還有個頗有趣的故事。當年《天龍八部》在《明報》連載時,金庸曾數次離港外游。小說連載不能斷,他便請好友倪匡代筆。在小說第89回中,阿紫的雙眼被丁春秋戳瞎,這個情節其實是倪匡寫的。后來,金庸則以換眼治療手段讓阿紫復明了。

一手寫武俠,一手寫社評,奠定此生基業,30年時間,金庸將《明報》塑造成香港極具影響力的報紙。金庸曾說自己“辦報是真正拼了性命來辦的,寫小說是玩玩”。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