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佳作扮靚文化名片

穆海亮

2018年11月08日09:3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由劇作家陳涌泉和導演張平領銜創作、梅花獎獲得者劉雯卉主演、駐馬店市演藝中心推出的新編古裝豫劇《皇家驛站》,一經亮相就引起了觀眾的強烈共鳴。在當下以文藝作品打造地方名片的創作熱潮中,《皇家驛站》的成功經驗具有一定意義上的示范價值。

  從題材選擇及舞台敘事來看,《皇家驛站》將歷史事實與民間傳說、廟堂之高與江湖之遠熔於一爐,並自然而然地將富有地域色彩的文化元素融入故事之中,實現了無縫對接。明憲宗時期萬貴妃獨霸后宮,對其他懷孕妃嬪乃至新生皇嗣屢加迫害﹔被幸宮女紀瑤懷孕產子,眾人暗中保護,皇子歷經磨難才長大成人。這些事件均於史有據。而駐馬店一帶,百姓不懼犧牲保全皇子的傳說亦廣為流傳。該劇十分巧妙地將歷史記載嫁接於民間傳說之上,彰顯出藝術創作相對於歷史真實的充分自由,以及出嫻熟的編劇技法。

  劇情展開一波三折、步步為營,時而緊張,時而婉轉,動靜交織。尤其是驛丞鄭方夫婦以“雙簧表演”掩過役長耳目一場戲,貌似輕鬆詼諧,實則字字驚心﹔而在樂山父老互幫互助、紀瑤母子生死相依的溫情之后,緊接著就是東廠追兵的血雨腥風,可謂悲喜交融。該劇還精心設置了幾個似乎游離於主線之外的“閑筆”。但“閑筆”絕非可有可無的枝蔓,它們有時成為推動劇情進展,乃至“解結”之關鍵,有時是全劇情感抒發的高潮,有時增強了舞台呈現的形式美感。

  駐馬驛這一地點的選擇,堪稱一石三鳥。首先,便於展示駐馬店名揚天下的驛站文化。駐馬店居華夏之腹,扼九州之通衢,系八方之通達,自古就是南來北往的交通要塞,這也正是其得名之由來。其次,驛站的特殊地位,使其成為一個半公開的公共場域,紀瑤與晴兒亡命至此,汪執和役長追查到此,乃至劇末憲宗皇帝在此犒賞三軍並御封“皇家驛站”,便顯得合情合理,故事的展開因此獲得了恰當的支點。其三,古之驛站所在地,往往水陸便利、物產豐饒,該劇便由此將洪汝河、老樂山、植桑養蠶、繅絲制衣等地標文化元素融入其中。而汪執在駐馬驛欣賞儺戲的場面,順帶將盤古開天處、伏羲畫卦亭、神農嘗百草、嫘祖取絲絨等典故和盤托出,亦是水到渠成,讓觀眾充分感受到天中文化的豐富內涵。

  “戲曲審美的最高層次是審人性之美,而戲曲審美的最高目的在於培育美的人性,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這是陳涌泉一以貫之的藝術理念,而《皇家驛站》“審人性之美”的特別之處,在於採用鮮明的對比,將明確的道德判斷寄於對宮廷與民間的褒貶之中。該劇飽含深情地塑造了生活於樂山腳下的父老鄉親的群像,他們淳朴、善良、勤勞、正直,又敢於反抗,敢於維護底層民眾的生命尊嚴。表現宮廷之惡是為了反襯民間之善,揭示人性之丑的終極旨歸是呼喚人性之美。尤其是晴兒和天中父老保護皇子、維護大明社稷的義舉,在個體價值和人格尊嚴的光芒之上,還多了一層家國大義的崇高理想。

  以舞台作品打造地方文化名片是近年戲劇創作的一股熱潮。但毋庸諱言,其中真正的精品力作並不多見。究其原因,大多在於宣傳與藝術的失衡、分裂和相互掣肘,特別是忽視了藝術創作的基本規則,結果是地域文化和藝術創作“一損俱損”,文化名片自然也就“亮”不起來。而《皇家驛站》由於充分遵循了藝術創作的內在規律,以生動的故事感染人,以美好的人性打動人,在此前提下將地域文化元素滲透其中,絕不生硬附會,而是潤物無聲,從而實現了藝術表現既善且真、名片打造既美且亮的互利雙贏。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皇家驛站》的啟示值得珍視。


  《 人民日報 》( 2018年11月08日 24 版)
(責編:趙芳、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