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痴”與耍孩兒

2018年11月09日08:57  來源:山西日報
 
  • 王斌祥(左一)手把手給學員傳授技藝。

  • 王斌祥扮演的角色。

 

  • 【寫在前面的話】

耍孩兒又稱咳咳腔,是我省大同地區觀眾所喜愛的傳統戲曲劇種之一,是以曲牌名命名的一個戲曲聲腔劇種,它源於桑干河中游,曾活躍於大同、朔州及神池、五寨、呼和浩特、包頭等地,深受觀眾喜愛。清代嘉慶、道光年間已有耍孩兒的班社活動,至今已有600年以上的悠久歷史。國務院批准公布文化部確定的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大同市申報的耍孩兒榜上有名。
  耍孩兒角色分紅、黑、生、旦、丑五行。以板胡、笛子為主要伴奏樂器。音調旋律歡快活潑,婉轉嘹亮。唱曲以正板和慢板為主,既有固定曲牌,又靈活多變。耍孩兒的唱腔與音樂伴奏十分和諧。獨特的演唱發音方法、歡快火爆的打擊音樂、取材廣泛的豐富劇目、別具一格的劇種風格,使耍孩兒這個古老劇種受到更多專業人士的關注。
  每一個地域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表達、代表當地人內心自信的戲曲劇種。有著別具一格特色的大同耍孩兒,就是這樣一種古老劇種。它被稱作戲曲史的“活化石”,廣受晉北地區老百姓的喜愛,亦日漸為專家學者所矚目。
  自幼喜愛演唱耍孩兒的王斌祥,被文化部命名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雁北耍孩兒”代表性傳承人。幾十年來,他對耍孩兒一往情深,常常戲稱自己是個“戲痴”,也因此聲名遠揚,受到人們的喜愛和追捧。初冬時節,筆者採訪了王斌祥。說到唱戲、唱耍孩兒,他無比堅定地說:“戲比天大!不能把戲當兒戲!”
 

自幼喜愛耍孩兒戲曲


  喜愛戲劇的王斌祥,從小家門口就是戲台,逢年過節的戲劇演出,他雖然聽不懂但喜歡追著看。由於長相俊、嗓子好,王斌祥上小學時就進了學校宣傳隊,經常代表學校到外面演出。1975年,應縣藝校到王斌祥所在中學挑選演員,13歲的他憑借一曲《小小竹排》從300名學生中脫穎而出,成為唯一入選者。
  得知兒子被藝校挑中,在縣委辦工作的父親堅決不同意,練功、下腰、年齡小就要離開家去吃苦……王斌祥的堅持最終讓父親鬆了口。“機遇來了就要抓住,喜歡這一行再苦也願意。”回憶起當時,王斌祥仍然不覺得后悔。
  1979年,在大同市政府的扶持下,大同市藝校招收了第一屆耍孩兒專業班。王斌祥憑著扎實的基本功考入大同市藝校,師從高憲(藝名三娃旦)、孫有等名角,開始了為期3年的學習耍孩兒生涯。在拜師學藝的過程中,王斌祥像海綿一樣吸納學習,壓腿、下腰、拿頂……從開始的兩分鐘到五分鐘再到后來的十分鐘,年齡偏大的王斌祥,更是比別人辛苦得多。
  “當時班裡我歲數最大,練功最適合的年齡已經過去了,隻能比別人多下苦功,腿拉傷也要去練。”談起當時的苦日子,王斌祥唏噓不已。
  1981年,山西人民廣播電台舉辦優秀青年演員好唱段評選,王斌祥演唱的耍孩兒代表劇目《扇墳》豬八戒唱段,被評為優秀青年演員好唱段獎。
  “那次獲獎讓我感受到聽眾對我的認可,讓我對耍孩兒的學習更加信心十足,學校老師也對我更加注重。”提到第一次獲獎,王斌祥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唱功得到認可,為他的大師成長之路奠定了基礎。
  上世紀80年代,文化事業和經濟生產的全面恢復,晉北戲重放光彩,此時的王斌祥,已經正式出師。1982年,他們第一批畢業班組成大同市耍孩兒劇團,排演《獅子洞》《打佛堂》等。王斌祥戲雖不多,但那俊俏的扮相、扎實的唱功,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隨后,憑著過硬的基本功,他很快成了團裡的台柱子。
 

在耍孩兒低谷期堅守


  耍孩兒的鼎盛時期隻在上世紀80年代初,隨著港台音樂、霹靂舞、西方電影、電視機的普及,耍孩兒和中國大部分戲曲一樣受到了嚴重的沖擊,群眾對耍孩兒的熱度一下降到了冰點,耍孩兒經歷了短暫的復興又歸於沉寂。
  改行、動搖,劇團人走了一多半。美好的事物總會有執著的人去維系,王斌祥和妻子薛瑞紅選擇了堅守。“那時一個月掙80元,其他轉行人都掙200多元了。”但王斌祥無怨無悔,“自己打小就學了這個,總要有人傳承下去,離不開了!”
  困難時期,可謂是舉步維艱,演一出戲隻掙3塊錢的艱苦時候讓王斌祥記憶猶新。“下鄉給老百姓演出,觀眾大聲的叫‘好’給了我堅持的動力,這對我是一種認可,一種鼓勵。”因為堅守和執著,他拒絕了知名大院團的邀請。他舍不得放棄為之付出太多的耍孩兒劇種,同時也堅信,曾經那麼受當地人歡迎的耍孩兒,會有復興的那一天。
  慢慢地,寒來暑往,耍孩兒的發展經歷了低谷之后,又緩緩迎來了屬於它的春天。
  進入21世紀,人們的目光重新聚焦到了傳統劇目上,多元化的文化氛圍,使人們的心境漸漸地平和下來,也使那些真正有藝術底蘊的東西,開始逐漸顯現出了魅力,國家出台了一系列振興戲曲發展的政策,戲曲的春天來了。
  王斌祥說:“我從事耍孩兒這個職業幾十年,從我的生活經歷來看,任何事情它都是有一個輪回,總是從高峰然后到低谷,經歷過曲折坎坷,又能重新回到原來那個位置上,總是脫離不了這個軌道,就像我們畫了一個圓,還是回到原來的位置上。”從藝30余年,經歷了耍孩兒的起起落落,王斌祥的藝術生涯和耍孩兒早已融為一體。
 

傳承耍孩兒求新求異


  2002年,王斌祥正式接過大同耍孩兒劇團“大當家”的重擔。十年磨一戲,經過多年的沉寂,耍孩兒再一次回歸人們的視線中,隨著2003年中國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的啟動,經過對耍孩兒劇種的審查、評審、論証,使之成功申報為國家級第二批保護試點項目。2006年,登上了國務院批准公布文化部確定的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8年2月,王斌祥和妻子薛瑞紅被文化部命名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雁北耍孩兒”代表性傳承人。
  傳承,更重要的是創新發展。“想要讓耍孩兒傳承下去,就要往前走,不斷創新。”2007年,王斌祥利用當時申請的100萬元扶持資金,編導新的大型耍孩兒戲劇《琵琶聲聲》。“編那一場大劇時,就像著了迷一樣,走路在念、買菜在念、睡覺也夢著劇本……”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一新劇參加中國第一屆少數民族戲劇匯演,喜獲金獎。
  “耍孩兒難學難精,需要從小練起,沒有堅守和執著,很難有所作為。”王斌祥略帶心痛地告訴筆者,由於學戲苦家長們不願意讓孩子學,招生本來就困難,而且耍孩兒不像其他戲劇,培養出兩三個好苗子也組不起一套班子,有些好人才也根本留不住,這門傳統戲曲面臨著后繼乏人的困境。
  為了使耍孩兒這一珍稀劇種、中國戲曲發展史上的“活化石”,真正能夠得到保護、傳承和發展,王斌祥多方奔走、呼吁,在大同市領導的關心和支持下,2003年,劇團和大同市文化藝術學校聯合招收了三年制、五年制耍孩兒班學員共計70余名。王斌祥手把手給學員傳授技藝。2010年8月,擇優錄取耍孩兒三年制、五年制學員40名,為耍孩兒劇種傳承和發展輸入新鮮血液。通過近幾年的培養和實踐演出,這些年輕的學員已成為劇團的中堅力量。
  為了使耍孩兒劇種健康傳承和發展下去,2013年,王斌祥積極主動和大同市文化藝術學校再次聯合招收了耍孩兒六年制學員18名,市藝校聘請王斌祥為客座教授。他的妻子薛瑞紅,藝名小小飛羅面,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也被聘為客座教授。他們舉行了收徒拜師儀式,這為今后劇種的傳承和發展奠定了基礎。
  多年來,王斌祥帶領全體演職人員積極進行“非遺公益性”宣傳演出、文化惠民演出。他們開展的進校園、進社區、進社會福利院、進老年公寓等演出活動,受到了群眾的一致好評,被親切的稱之為“農民自己的劇團”。
  “戲比天大,不能把戲當兒戲!”王斌祥說,“現在,我肩負著一種承上啟下的重任,我有責任把耍孩兒從老一輩那邊把最傳統、最原汁原味的東西繼承過來,然后把它傳給我們的下一代。讓后人更能熱愛耍孩兒,並將戲曲精粹一代一代傳下去。不但要傳好,而且要發展創新,最后把它提升到新的高度和層次。”
 

【相關鏈接】


  王斌祥,1962年生於應縣,1982年9月畢業分配到大同市耍孩兒劇團,工作至今。其主要代表作品:《扇墳》《血濺烏紗》《打佛堂》《血手印》《琵琶聲聲》《布衣知府》《清風亭》《在法律面前》等,曾榮獲山西省優秀中青年演員調演“一級優秀青年演員”獎、第八屆山西省戲劇“杏花”獎和第五屆中國民間藝術節“優秀表演”獎、第四屆中國民族文化博覽會暨中國民間戲劇大賽“最佳表演”獎、第十一屆山西省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等。(楊曉明 仝雄成 文/圖)
 

 

(責編:李夢文、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