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產能加減法  調出產業新結構

煤炭山西 轉型可期

本報記者  劉鑫焱

2018年11月13日05:5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制圖:郭祥

  今年前三季度,山西的煤炭工業增加值下降0.6%,非煤工業增加值增長8.9%﹔採礦業增加值下降1.2%,制造業增長9.6%。制造業對全省工業增長的貢獻率為83%,引領了山西工業的增長。同時,非煤產業稅收完成735.9億元,同比增長24.2%,佔稅收收入比重為54%,成為今年稅收快速增長的重要支撐。

  可以看出,相較時下煤炭較為火爆的市場行情,山西資源型經濟的支柱——煤炭工業的數據不夠“亮麗”,甚至可以說有些“暗淡”。而這“暗淡”數據的背后,卻是山西在資源型經濟轉型路上取得的進步。

  長期以來,主導產業單一化、經濟結構不合理、高度依賴資源等諸多資源型經濟的典型“弊端”在山西都有所體現,如何實現經濟轉型,山西一直在積極求索……

  減產能、優結構,為傳統 產業更新引擎

  潞安集團石圪節煤礦,是晉冀 魯豫邊區政府解放收復的第一座煤礦,有著90年開採歷史﹔曾以“艱苦奮斗、勤儉辦礦”的“石圪節精神”聞名於煤炭界。如今井口已被混凝土封閉,旁邊的標識石碑上清晰地刻著“封閉時間”。這一時間刻度標志著,一段光榮的歷史告一段落,要走向更加美好的前方。

  這座“功勛”的煤礦,是過去兩年山西去產能關閉退出的52座煤礦之一,更是山西堅決去產能、率先減產能,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力証。

  長期以來,“一煤獨大”的畸形產業結構,讓山西的經濟經常隨著煤價的起落坐“過山車”。產業結構存在的問題,在全省已形成共識,但解決問題的決心卻隨著煤炭價格的起伏而退進搖擺,問題也沒有得到根本解決。

  中央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給山西去產能、調結構提供了機遇。山西適時出台並實施了“五個一批”(淘汰一批、重組一批、退出一批、核減一批、延緩一批)等去產能舉措,關閉退出災害嚴重、資源枯竭、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不符合煤炭產業政策的煤礦,化解過剩產能。

  隨著去產能的進程,供求關系發生改變,煤炭價格一路走高,山西始終保持“定力”。2016—2017年,山西省內關閉煤礦52座、退出落后產能4590萬噸,煤炭去產能總量全國排名第一,超額、保質地完成了國家交給的任務,並在實踐中形成了煤炭去產能的“山西經驗”。

  對落后產能做“減法”,騰出發展空間﹔對先進產能做“加法”,促進新舊動能轉換。山西推進安全高效和標准化礦井建設,確定了一批省級和市級試點煤礦,為全面實施煤礦建設的新標准化提供可復制、可借鑒、可推廣的經驗性做法。截至今年6月底,全省一級安全生產標准化煤礦和特級安全高效礦井佔生產總能力的47%,比2016年提高11個百分點,推動山西煤炭產業結構調整優化升級。

  除了煤炭產業外,山西還圍繞“電”“焦”“冶”等三大資源型產業進行優化、改造,實現綠色升級,讓傳統產業“老樹發新枝”。

  2017年,山西淘汰落后煤電機組56.1萬千瓦,佔到全國煤電機組淘汰總量的10%﹔壓減鋼鐵落后產能325萬噸,“地條鋼”產能全部出清,低端產品產量明顯下降,中高端產品產量不斷上升。

  “資源型經濟轉型不是‘輕視’資源型產業,而是更重視資源型產業結構調整、升級,做優、做強傳統資源型產業。”朔州市委書記陳振亮談資源型經濟轉型時說:“讓其為資源型經濟轉型提供更好、更新的動能。”

  對非煤產業“高看一眼”,壯大經濟轉型新動能

  長期以來,在山西以煤為核心的資源型產業幾乎是“隻手遮天”,不能培育、壯大非煤新產業,為經濟發展提供新動力,資源型經濟轉型就不會成功。

  專家分析,資源型經濟形成的路徑“依賴”利於資源型產業發展,卻對其他非資源型產業產生“擠出”效應,制約其成長、壯大。而破除這種“擠出”效應,要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更需要政府積極進取、努力作為。

  “2018年起非煤產業工業增加值佔規上工業增加值比重每年至少提升2個百分點,煤炭產業增加值比重相應降低,實現非煤產業增加值佔規上工業增加值比重從目前的28%提高到2030年的50%以上。”作為山西唯一被國務院確定的成長型資源城市——朔州,把這段話寫進了全會報告。這一減一增,體現了對非煤產業“高看一眼”,更體現了推動資源型經濟轉型的決心和態度。

  在長治市,一個項目從簽約到投產僅用了42天,整個過程“跑”出了驚人的速度。這一速度背后是一組“加減法”:前置審批事項由6項減到4項,企業承諾事項由12項減到5項,政府統一服務事項由3項增加為10項。

  營商環境優劣是產業是否興旺的基礎性條件。山西優化、再造流程,打造“審批最少、流程最優、體制最順、機制最活、效率最高、服務最優”的營商環境,為新興產業的發展、壯大提供肥沃“土壤”。

  同時,山西制定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把加快培育和發展新興產業“置頂”,優先發展以高端裝備制造業、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等為代表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做優工業結構,壯大資源型經濟轉型的新動能。

  在陽泉市,百度陽泉數據中心,服務器設計裝機規模超過16萬台,是亞洲最大的雲計算數據中心之一。更為可貴的是,風能、太陽能等綠色能源被大量應用於數據中心的電力供應,被稱為煤堆上的“綠色”數據中心。

  山西制定大數據特色產業發展規劃,組建山西人工智能產業聯盟,培育信息安全、傳感器、人工智能三大特色產業,推進呂梁華為山西大數據中心、山西北斗數據中心、中電科創新產業園等重點項目建設,打造具有山西特色的數字產業集聚區。

  今年上半年,山西全省規上工業中,制造業增加值增長11.8%,增速較一季度加快2.9個百分點。高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裝備制造業分別增長20.1%、15.4%、18.6%,可謂增長“迅猛”。

  “減、優、綠”力促能源革命,助力能源產業擺脫煤炭依賴

  專家認為,山西的能源產業以煤電為代表,在產業結構中佔比高、分量重,對煤炭資源依賴嚴重,也是山西資源型經濟結構症結之所在。“通過能源產業調整、升級,減低甚至擺脫對煤炭的依賴,是實現資源型經濟轉型極其重要的一環。”

  山西以“能源革命”為抓手,從能源的供給和消費兩端“減”煤:到2020年,山西煤炭產量由此前表述的“控制在10億噸以內”,改為“基本穩定在9億噸左右”﹔電力裝機方面,到2020年,山西煤電裝機容量目標由9200萬千瓦,壓減為7200萬千瓦﹔能源消費方面,到2020年,山西能源消費總量控制目標由2.27億噸標煤,壓減為2.24億噸標煤。

  今年一季度,山西新能源發電投資增長了95.2%,火電投資下降29.1%﹔新能源發電投資總額是火電投資的2.2倍。截至2018年6月底,山西新能源裝機容量達到2347萬千瓦,佔全省電力裝機比重提升到28.5%,優化了能源供給結構,降低了對煤炭的依賴度。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研究所研究室主任曹海霞認為,能源供給、消費革命需要能源技術、體制革命支撐,能源技術、體制革命促進能源供給、消費革命的提質,“四個革命”之間彼此聯動、互為促進,重在提升聯動、互動效率、質量。

  在素有“煤都”之稱的大同,中科院全域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轉化聯盟和中科院10個研究所共同注冊中科院全科盟新能源產業技術研究院﹔成立由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歐洲科學與藝術院等能源領域頂尖科學家組成的新能源產業戰略咨詢委員會,全力推進能源技術革命。目前,大同市圍繞氫能、太陽能、風能等方面的能源革命十大突破工程快速推進,進展順利。

  “大同要整體、高效地推進能源供給、消費、技術、體制革命,進而打造不依賴於煤炭的,綠色、多元的現代能源產業體系。”大同市市長武宏文說:“我們的能源產品不再是簡單的煤或煤轉化的電,更多的是先進的清潔能源、能源裝備,甚至產業技術標准。”

  2017年,山西煤焦冶電傳統產業投資下降9.8%,而非傳統產業投資增長了22.9%﹔今年一季度採礦業投資下降6個百分點,而制造業、高新技術產業投資分別增長12.7%、17.2%。

  產業投資數據的增減變化強度,印証了山西產業結構升級的力度、效果。但山西資源型經濟結構矛盾歷史久遠、累積甚深,消解也非一日之功,需持續發力、久久為功,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好資源型經濟轉型之路。


  《 人民日報 》( 2018年11月13日 10 版)

(責編:李夢文、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