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詠女兒出版處女作 法圖麥:爸爸教我"行勝於言"

何晶

2018年12月03日15:48  來源:羊城晚報
 
原標題:法圖麥: 爸爸教導我 “行勝於言”

  昔日父女倆亦師亦友

  法圖麥近照

  近日,李詠和哈文的女兒法圖麥·李出版了首部小說《劉小姐》。她以中文創作,並自譯為英文,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10月29日,李詠的妻子哈文通過微博向外界發布了李詠因癌症去世的消息,經過一個月調整后,還在美國念高中的法圖麥,近日通過微信接受了記者採訪。法圖麥說:“爸爸看到我的書出版了,沒有遺憾。”

  “爸爸生前看到書出版,沒有遺憾”

  法圖麥在北京長大,13歲赴美留學。有一次,她偶然聽到母親哈文說起姥姥的愛情故事,非常好奇:20世紀40年代,還是“劉小姐”的姥姥被一位國民黨軍官追求,最終卻嫁給了一位共產黨員,即法圖麥的姥爺,之后舉家從東北遷至寧夏。遺憾的是,法圖麥出生僅56天,姥姥就去世了,很多歷史細節無從得知,哈文對此也十分遺憾。媽媽簡單的幾句話卻引發了法圖麥的無限想象,她動了念頭想把這個故事寫出來。

  法圖麥從去年暑假開始創作《劉小姐》,今年暑假完成。年僅15歲就要寫一段具有歷史感的愛情故事,法圖麥是如何做到的?她說:“我的年紀和書中的劉小姐差不多,除了時代不一樣,心靈感悟和情感體驗應該是類似的,所以不算特別困難。比較困難的是涉及到年代的細節,比如煙的品種和名稱,當時流行用怎樣的木頭做家具,需要查閱歷史資料才能避免出錯。”

  小說《劉小姐》從民國時期遼寧本溪一戶人家起筆,漫過半個世紀,一直寫到劉小姐晚年,充滿想象力。15歲時,劉小姐與一位軍官相戀,單純美好的戀情卻因軍官死亡而告終,留給她一生的思念。小說另一條線索則是回族姑娘吾恙,她聽從家裡安排與回族小伙黑山成親,生有兩個女兒,兩人相伴到老……

  法圖麥說,這部小說的靈感來自家人,但本質是虛構的故事,很多情節靠想象完成。而創作的動力來自父母,她說:“父母告訴我:‘你不要總是把想法說給我們聽,你自己如果想寫,那就要寫出來。’”在李詠去世前,《劉小姐》已確定出版,出版社還與法圖麥商議,想請他們一家三口做新書首發式的遠程視頻直播,然而,李詠卻永遠地離開了。法圖麥說:“爸爸看到我的書出版了,並沒有遺憾。”

  “爸爸最重要的教導是,行勝於言”

  法圖麥並沒有提前構思好《劉小姐》要寫成什麼模樣,整個創作過程非常自由,每每寫到喜歡的段落,還會主動和父母分享。她表示:“書裡很多人物都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每個人往深裡寫,都能寫一本自己的故事。我也希望讀者都能從中看到不一樣的精彩。”

  李詠和哈文會在小說細節上給女兒提出建設性的意見。法圖麥說:“我和父母更像是朋友,幾乎無話不談。他們經驗豐富,每當遇到問題時,我總能從他們那學到很多東西。”而她說爸爸最重要的教導是:“想到什麼就去做,不要總是說說而已,行勝於言。”

  從小在“星二代”的光環中成長,法圖麥有著超出年齡的成熟。她對未來還沒有明確的職業規劃,“父母是傳媒圈人物,我應該屬於自由發揮圈,現在還沒想好以后要做什麼。畢竟我的年齡還小,還有機會發現新事物和新的興趣愛好,職業會從興趣出發”。被問及《劉小姐》是否會改編成影視劇,法圖麥說:“我在寫的時候,腦子裡特別有畫面感,但影視化這事得隨緣,我不會刻意做什麼。”

  16歲出版小說初試啼聲,文筆和內涵難免會略顯稚嫩,法圖麥對批評也欣然接受。她自己對小說的評價是“還過得去”,“畢竟我才16歲,不夠成熟,但也說明有很大的提高空間”。寫作是法圖麥的愛好,她很享受創作的過程,平常很喜歡閱讀,在將《劉小姐》翻譯成英文時,她會讀讀村上春樹的小說英譯本。法圖麥對當下流行的青春文學興趣不大,也不喜歡華麗的辭藻和莫名的憂傷,更喜歡隨性自由的文風。至於今后是否還會繼續寫作,法圖麥表示:“我很注重靈感,什麼時候靈感來了就繼續寫。”

(責編:孫越、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