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納稅: 老問題引發新憂慮

馮善書

2019年01月08日10:05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租房納稅: 老問題引發新憂慮

近日,新稅法就像在冬天裡為大家燃起了一把火。從今年的1月1日起,租房者依法享有每個月1500元的個稅專項附加扣除額。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租賃性住房在整個住房市場中所佔的比例已超過50%,這意味著該項福利,或惠及半數以上的城市居民。

然而,正當年輕的上班族還在為新法正式實施奔走相告時,讓他們始料不及的是,由於申請扣除時租房者按規定要把房東的名字、身份証號、住房地址等信息交給稅務局,一些個人房東開始擔心被稅務局查繳出租房屋的稅收,從而以各種方式向租房者傳遞信號:“你申請個稅抵扣,我就漲房租!”精明的租房者算了一筆賬,抵扣帶來的免繳數額遠遠覆蓋不了漲租帶來的經濟負擔,於是在這場無硝煙的私下博弈中,還沉浸在稅改紅利喜悅中的租房者,馬上便處在了下風。

當前,我國已進入租房時代。據有關研究機構預測,兩年后我國住房租賃市場規模將達到1.6萬億元。對一個轉型發展中的國家來說,這個行業提供了一筆非常可觀的稅源。因此,通過各種制度改革來引導租房供給主體走上依法繳稅的軌道,是國內的大勢所趨。

不過,在稅管部門看來,租房產業稅源一直是看上去很美,要真正使之成為有效的征稅對象,卻並不容易。主要症結在於,個人房東一直是這個市場最大的供給主體,品牌化、規模化運營的公寓機構在整個市場的佔比不超過3%。私人房源點多面廣、產權不清,建設管理雜亂無章,在租房行業真正進入法治化和規范化管理之前,政府要想對個人房東征稅,成本高、難度大,至少就目前的條件來說還很不現實。

對地方政府來說,租房納稅其實是個老問題。在早幾年的住房公積金管理等制度改革中,就已經充分暴露。在2018年住房公積金管理新政前,大量有實際需要的中低收入職工正是因為無法從個人房東那裡拿到申請提取住房公積金所必須的租賃合同和發票,從而被擋在了政策門外。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民生需求,近年各地政府開始逐步放寬了對租房者的提取條件。

新稅法要求申扣者提供房東個人信息,與住房公積金管理新政前要求提取者提供租賃合同、租房備案証明的規定,反映的問題其實如出一轍,本質上都提高了個人房東納稅的風險。盡管近日有媒體引述一些疑似官方的消息稱,目前地方不大可能會通過房租專項附加扣除信息去查房東租金收入是否交稅,稅務總局也沒有加強征管方面的通知。然而,面對頭頂上的稅法,沒有哪個出租屋的業主會相信,自己可以有權不用依法納稅。

租房者為免被房東漲租而放棄申扣,這是否意味著新稅法專門為租房一族設置的優惠制度在現實中將落不到實處?當然不是。首先,以廣東為代表的一些省份,近年已鉚足干勁加大對國有租賃平台和長租公寓企業的扶持力度,通過大力發展規模化、機構化租賃來引領行業的快速健康發展。按照廣東的目標,2020年全省機構和企業管理的房源將突破70萬套。這類房源的提供方是依法納稅的,租房者完全不用擔心申扣問題。其次,地方政府對租房行業的法制化、規范化和科技化管理進程也在加快,隨著新政的陽光逐步照亮私人租賃的每一個角落,租房者的法律地位也將日益提升。最后,在引導個人房東主動依法納稅方面,相信有關部門也將加大調研力度,結合國情推出一些更務實的制度措施。譬如,有專家就提出在國家現代化治理大背景下,為了降低征納雙方的風險,相關部門可考慮出台相應的優惠政策,規定房租定額標准下免稅,引導公民逐步培養依法納稅的良好習慣。

法律為人們構建的通常是一個應然的世界,隻有實施才能真正把人們帶入實然的世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個人的文化修養、法律意識以及所處的社會環境、經濟環境等,都會直接或間接影響到法的運行。因而,新的稅法要想對老百姓的租房生活起到實效,讓億萬租房者能夠從中感受到改革紅利的溫暖,還需要全社會的努力。

作者系南方日報經濟新聞部記者

(責編:張婷婷、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