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然退場還是重獲新生?看看那些“賣賣賣”的車企

2019年01月08日09:58  來源:人民網
 

終於送走了“寒意深深深幾許”的2018年,迎來了雖然形勢未知但充滿希望的2019年。回首看看過去這一年,記者發現在汽車行業發生的許多大事中,“賣賣賣”竟然成為了關鍵詞之一。

從哈飛汽車一元轉讓38%股權未成功,到奇瑞增資失敗、昌河70%股權分3份轉讓乏人問津,當然,也有例如神州收購寶沃67%股權、拜騰一元買下一汽華利和長安跨越收購北奔重慶等成功案例。

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盤點下,在2018年車企出售股權的事件中,哪些黯然退場,哪些迎來新“金主”正待重獲新生,又有哪些待價而沽,前途暫不明朗吧。

山芋燙手 無人敢接

在2018年“爆冷”事件中,奇瑞“混改”項目流拍可算是其中之一。

5月29日,在奇瑞的第二屆第九次職工代表大會上,全票通過了關於奇瑞汽車股權轉讓的決議,奇瑞擬以不低於200億元現金注入方式引入外來投資者,增資擴股形式入股奇瑞汽車。

9月17日,奇瑞增資擴股方案首次挂上長江產權交易所,但並未征集到意向投資者。

9月25日,長江產權交易所更新了奇瑞汽車、奇瑞控股的增資擴股方案,新一輪的報名截止日期為11月22日,但意向投資者仍然沒有垂岸。根據公告,從11月22日公告截止日起,公告按照5個工作日為一個周期延長,最長延長四個周期,也就是說,最終結束日期為12月20日。

但結束日期已到,奇瑞增資擴股交易狀況仍顯示“未成交”,這意味著,奇瑞歷時三個月的“混改”項目已經“流拍”。至此,此前據傳的包括寶能、華夏幸福、五糧液和正道等6家意向入股方都未能成行。

業內人士分析,奇瑞方開出的繁瑣而又較為苛刻的增資條件是導致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

按照公告要求,進入奇瑞的資本必須是單一主體,不能聯合增資,也不能是外資,更不能是整車企業。另外,雖然新增投資方在增資完成后能在奇瑞控股持有31.4419%的股份,成為大股東,並在奇瑞汽車方面也持有18.5185%的股份,但蕪湖方面仍享有絕對控制權。

香餑餑依然炙手可熱

雖然與過去相比,傳統車企的股權轉讓出現了流拍,讓業界不禁感慨,汽車業股權轉讓不再是香餑餑。但記者梳理后發現,其實還是成功者居多數。在這其中,寶沃成功出讓67%股權是近期業內的一個熱點。

12月28日,神州正式收購了寶沃汽車67%股權,價格為38.686億元,成為了寶沃第一大股東。此前備受關注的楊嵩也離開寶沃,調任福田汽車集團副總裁。

就在傳統汽車制造企業身陷“寒冬”之際,神州距離自己的“造車夢”越來越近。今年6月12日日,小鵬汽車獲得了優車產業基金(神州優車集團成立)高達 22 億元的戰略投資﹔7月11日,神州旗下子公司以每股0.06港元的價格認購五龍電動車90億股和6億港元可換股債券,成為了五龍電動車最大股東。

同樣擁有造車夢的還有拜騰與車和家,但與神州不同的是,他們不惜以數億元的價格買下了“造車資質”。

今年9月28日,一汽夏利發布了轉讓公告:以1元的價格將全資子公司天津一汽華利的100%股權轉讓給南京知行。南京知行是拜騰汽車的母公司,除了一元轉讓價格以外,拜騰還以承擔華利8.5462億元債務及職工薪酬的代價獲得了造車資質﹔

12月18日,力帆股份以6.5億元的價格轉讓了力帆汽車100%股權,受讓方為重慶新帆機械設備有限公司(為心電智能全資子公司,心電智能為北京車和家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不過,隨著新版《汽車行業投資管理規定》的公布,新勢力想要獲得造車資質將不再“難於上青天”。可以大膽地推測,如果明年還有傳統車企試圖通過出售資質來獲取資金,恐怕成功率將大大降低。

值得一提的是,在商用車領域今年也發生了一樁大並購案。11月14日,重慶長安跨越車輛有限公司全資收購了北奔重型汽車重慶有限公司,收購金額約為3.5億元。長安跨越總經理韓鳴表示,計劃在重慶主城建設第二生產基地,公司年產能將從萬州基地20萬輛左右飆升到43萬輛左右,努力打造中國第一陣營的智能物流生產基地。

乏人問津 前途未卜

當然,除了已經流拍和成功找到“接盤俠”的項目以外,還有一類處於“懸而未決”狀態的項目,但從目前的境況來看,並不樂觀。

9月4日,經北汽集團批復同意,昌河汽車正式挂牌轉讓全資子公司江西志騁70%的股權,轉讓底價為10.5億元。但原定於11月9日到期的項目,在過期多日后,仍未有表現強烈興趣的意向方出現,公告被摘下。北京市企業清算事務所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告結果已經反饋給股權轉讓方。重新發布或者不再發布,都有可能。”

與奇瑞“流拍”如出一轍的是,行業專家認為,轉讓未成功的原因之一在於要求過高:接盤江西志騁70%的股權,必須是由3家投資方組成的受讓團體,同時任何一方的持股比例都不得超過昌河汽車剩余的30%股權﹔此外,聯合受讓方還需一次性支付10.5億元的轉讓費用,同時擔負起江西志騁18.75億元的債務。

相較之下,同樣前途未卜的哈飛簡直可以用“落魄”來形容。從2018年11月21日起,到12月18日,哈飛汽車公開轉讓38%的股份(38504.64萬股),挂牌起價僅為1元。但這家曾在國內風雲一時,名列微車企業前三甲,佔微型車總銷量19.26%的汽車企業,卻最終淪落至無人敢接的窘境。截至12月19日零時,重慶產權交易所交易信息顯示這一交易“已過期”。

官網顯示,哈飛汽車2017年營收為2.6925億元,營業利潤-5040萬元,淨利潤-4339萬元。據悉,哈飛汽車因拖欠哈爾濱東安汽車動力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供應商貨款,已被法院凍結了銀行賬戶﹔哈飛汽車現有的多處房產也已經被法院查封﹔其擁有的專利因未繳納年費也已失效。

雖然哈飛也可以“延長信息發布,不變更挂牌條件,按照5個工作日為一個周期延長,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讓方”,但能不能就此等來“救世主”,還是一個未知數。

(責編:張婷婷、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