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河長的“三板斧”(美麗中國·河湖長的一天④)

本報記者  喬  棟

2019年03月20日06:4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春日的一天,山西省襄垣縣大黃庄村村支書尹建國又來到濁漳河邊。

  濁漳河是晉東南的一條主要河流,也是海河的重要支流。大黃庄村緊靠著濁漳河,村裡有兩公裡河道。2017年7月,大黃庄村村支書尹建國被任命為村裡的河長。

  “有溝渠、有灘涂、有堤,才算是一條河”

  為了這片河灘,尹建國可費了不少工夫。他一上任,就遇到件大難事兒。

  多年以來,村子裡河道兩旁的灘地,張家佔這塊,李家佔那塊,河道兩岸上百畝的地,種上了玉米、谷子。有洪水了認栽,沒洪水了就等於是白撿的庄稼。幾年前,上面就下了文件,要平整灘地,村民們不樂意。當時縣裡的水利局副局長帶隊來講政策的時候,情緒激動的村民差點和他們發生肢體沖突。尹建國在河灘上也有地,他父親在河道旁種了十幾畝地,平時都是由他打理。

  尹建國當了河長后,縣裡的領導對他說:“以后你就是村裡河道的責任主體,不光是村支書了。”

  “有溝渠、有灘涂、有堤,才算是一條河。我們的濁漳河,不能光有一條主渠,平整河灘合理合法。”尹建國琢磨透了這個理兒,咬咬牙,帶頭將自己家河灘上的地平整出來。這下,其他村民都心服口服。在他的帶動下,大多數村民把“圈”的地平整了出來。

  這中間也出了不少波折。去年10月,平整河灘西段時,村民馬某和兒子阻撓施工。馬某稱自己在河灘地上種了樹,而且還拿出了一本“承包四荒証”。原來,這是上世紀80年代的証,用來鼓勵村民開拓荒地,解決溫飽問題。尹建國費了一番周折,專門去請教了老支書,弄明白河灘上的樹是當年煤礦為了搞綠化而種植的,跟馬某個人毫無關系,才把問題解決了。

  “隻要對河道有利的事,就必須做”

  不知不覺,已是中午11點,尹建國走到了河道西頭。這兒距離村子較遠,路上連個腳印都沒有,像極了一幅水墨山水田園畫。不過,要說以前,這兒卻讓人唯恐避之不及。

  兩年前,村子河道西頭還是個垃圾場,周圍電廠運輸車偷放的煤灰、不知從哪來的建筑垃圾,堆積如山,快把河道侵佔了。“以前當支書的時候,總覺得這是環保管的、水利局管的,認識確實不到位。”尹建國說。

  “戴上了河長的帽子,開始做起了河長的事。”他一次次上門找周圍電廠、洗煤廠,措辭嚴厲地向對方提出要求,可效果一般。負責運輸企業工業廢料的,都是第三方公司或者個人承包的車輛。他們中的一些人,為了縮短運輸距離、降低成本,就“開發”出了沿著河邊每二十裡地倒一部分垃圾的套路。

  尹建國下了決心,和村委委員們分工帶人,整夜守在河道西頭。一天晚上,他們就碰到了一個開著貨車想倒垃圾的人。

  “他是建筑公司的,裝修完的廢料,想趁著天黑偷偷放在那裡。”尹建國當場沖上去,質問對方為何要亂扔垃圾。偷扔者自知理虧,嘟囔著不敢支應,老老實實地把廢料重新裝上車,並且承諾以后不再來了。

  幾次下來,偷倒者都知道尹建國是較真的,慢慢也就不來了。隨后,尹建國又組織人將多年來堆積的垃圾運走,河道西頭終於還原了本來面目。

  多年來的垃圾山被移走,村民都紛紛說好。尹建國意識到河長對自己、對村子的意義,“隻要對河道有利的事,就必須做!”

  “河道周邊環境變好了,大家也都看在眼裡啊”

  晚上,尹建國找了村支兩委的人開會。正聊著,他的電話響了。放下電話后,尹建國說,他心裡一塊石頭落地了。

  來電話的人,正是去年因為搬遷而鬧過不愉快的攪拌站老板。屋裡黃色燈光籠罩下,尹建國點了根煙,眼前像放電影一樣,劃過了去年河道旁攪拌站搬遷的一幕幕。

  大黃庄村村集體收入不多,此前河道兩旁兩個攪拌站每年給村裡交的12萬元租金,算一塊大頭。饒是如此,去年接到河道周邊兩百米范圍內禁止設立污染企業的通知后,尹建國還是決定說服大家,搬遷攪拌站。

  尹建國回憶,一邊是每年都有進項的村集體收入,一邊是河道生態治理的迫切要求,會上大家都有些沉默。這涉及村集體利益,比之前平整河灘耕地的難度更大。不光如此,涉及的兩個企業,“人家當年簽了合同,多年來和村子相處得也不錯”,要重新選址、搬遷,損失有幾十萬元。

  有了處理河灘耕地、垃圾山的經驗后,尹建國更堅定了。他說,“忍一時之痛,還是看得長遠一點吧。河道周邊環境變好了,大家也都看在眼裡啊。”

  他找了攪拌站老板10多次,一開始打電話還能接通。到后來,人家壓根兒不接他的電話。他甚至上門去堵人,見到老板后,尹建國詳細說了政策,明確告訴老板:“就算你不願意搬,在村裡河道旁你也不可能再動工了。”

  攪拌站老板看尹建國態度堅決,也明白違反政策的攪拌站遲早得關門。幾次三番,軟磨硬泡之后,終於同意攪拌站搬遷。

  尹建國現在還清楚地記得,攪拌站搬遷那天,搬完都到傍晚了,看著夕陽靜靜地照在濁漳河上,他心裡總算踏實了。

  


  《 人民日報 》( 2019年03月20日 14 版)
(責編:孫越、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