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追夢人系列報道③】

張培義:用責任和良知捍衛法律尊嚴

趙芳

2019年04月01日11:36  來源:人民網-山西頻道
 

 

追夢人語:心有良知辯人間 我以法律護正義

3月22日,日落時分,在德恆(太原)律師事務所,夕陽的余暉透過商務樓巨型玻璃的折射,撒了滿滿的一地陽光。筆挺的西裝、精致的領帶、自信的眼神、爽朗的笑聲,言談之間,張培義對於律師職業的熱愛溢於言表。

“來找律師的客戶,相當一部分都是遇到了法律上的困難。身為律師,我必須要窮盡一切去提供法律服務,爭取最大限度地維護客戶的合法權益。”

用“良知”實現自律——

律師的終極目標是實現公平與正義

1964年,張培義出生於太原市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技校畢業后在工廠做翻沙工人,雖清苦、但一家人其樂融融。1982年的一天,張培義父親所在單位給他家分了一套樓房,當全家人歡天喜地准備搬進新房的時候,發現房子已經被別人佔用。那天晚上,悲憤又無力的張培義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走了一夜——“難道,自己的工作生活就隻能這樣任人擺布嗎?”張培義暗下決心,要學習法律,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白天上班,晚上在電大夜校學習。1990年,張培義通過了律師從業資格考試。1992年,調入太原市第一律師事務所開始從事律師工作。

在近3個小時的採訪中,“良知”一詞總是被張培義頻頻提及。在他看來,法律本身並不能主動地維護社會公平正義,這個任務最終將落實到具體的人身上。

2018年,“逯某某玩忽職守無罪案”被評為全國首屆“年度影響力稅務十大司法審判案例”之一。“該案最終以無罪結案實屬不易。”張培義說。

逯某某系山西省太原市某稅務所一名稅收管理員,2014年1月至8月期間,負責監管一家納稅公司,因該公司涉嫌偷逃稅款,逯某某被檢察機關以玩忽職守罪提起公訴,這個案件歷經了一審兩次的有罪判決。張培義坦言,整個過程中被告人有過恐慌、有過擔憂,對自己無罪辯護能否成功也有過動搖,但是,在他的鼓勵和堅定辯護下,被告人終於得到了法律公正的裁決,這是我們國家司法進步的體現。

“從一審法院兩次判決有期徒刑4年,直到2018年12月14日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改判無罪。其中,支撐我一路走來的就是身為律師的良知。”張培義說,律師這個職業是與當事人的生命、自由、權利、利益打交道的。而客戶可能由於自身法律知識的缺乏對審判結果無法專業預料,這就需要律師本人在承辦過程中用良知來自律,用法律來維護客戶的合法權益。

同樣,歷時12年的晉盛園飯店與山西省腫瘤醫院土地確權案、晉康開發公司102名拆遷戶拆遷補償案、山西機床廠500名職工勞動仲裁案、介休38名農電工集團訴訟案、山西農大76名教師訴新興教育公司商品房買賣案……在代理這些群體性案件,張培義都以誠信和專業為當事人提供了艱辛而滿意的法律服務。

在張培義的字典裡,律師維護的是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他們銘記法律的終極目標是公平與正義。

用“激情”展現魅力——

抓住靈魂,才能打動自己、打動法官

“河南農婦太原非正常死亡案”“武某某600萬元合同詐騙案”“辛某某貪污案”“山西省監察委廳級官員第一案‘梁某某受賄案’”等案件,張培義所辯護的被告人均取得了不起訴、無罪、免予處罰、緩刑、從輕或減輕處罰的良好效果。在張培義看來,作為律師,沒有專業化的綜合能力,就沒立足之地。

一位父親去接放學的孩子,因為學校的門口擁擠不堪,看門的大爺在維持秩序的時候,推搡了他一下。“哎,你干嘛呢?” “讓開!讓開!”你一句我一句,雙方發生了口角。之后,大爺推了他一把,他就給了大爺兩拳,把大爺的門牙打掉了,構成輕傷。大爺不依不饒,檢察院以故意傷害罪起訴到了法庭,而被告人一旦被判實刑,工作可就丟了,一家人的生活也會沒了著落。 怎麼辯?如果僅僅按照講事實、擺証據的邏輯來看,大爺也是過錯方,被告人應從輕減輕處罰,但肯定得不到大爺的諒解,法院不能判緩刑。

而在被告辯護律師張培義開庭發言的全過程中,隻字未提被害人的過錯。“公訴人宣讀的起訴書,法院宣讀的証據,被害人的陳述,証人的証言,被告人的供述,這一切都已經表明被害人有過錯。”張培義說,其中的關鍵點在於如何打動被害人,讓他原諒被告人。

發表辯護意見時,張培義說:“被告人,今天你走上法庭,就是對你最好的一次法制教育。因為你是父親,你在接孩子放學的途中,上了法庭、成為被告,其中的原因在於你沒有法律意識,沒有給孩子做好榜樣。如果你的父親被人打了,你怎麼辦?這位被害人比你的父親還大一歲,你不是錯了嗎?他在維持秩序的時候推搡了你,你卻打他,於情於理於法你都錯了。你隻有真誠認錯,才能得到大爺的諒解。”辯護中,張培義聲音洪亮、抑揚頓挫,淋漓盡致地表達了被告人真心悔過的決心。被告人當庭誠懇地向被害人深深地鞠了三躬,大喊:“大爺,我錯了!” 休庭的時候,大爺走過來,揮了揮手,說:“算了吧!”得到大爺諒解,法院以緩刑結案,被告人終於保住了工作。

“我們不僅需要法律的信仰和專業,更需要掌握庭審的技巧。”張培義這樣解釋。

在張培義看來,庭審是律師執業的一次次“演出”,隻有把所有的信息裝在腦子裡,揉爛了、碾碎了,融會貫通、抓住靈魂,闡述過程中情理法相互配合,才能打動自己、打動對方,得到法官採信。

用職責“傳承”精髓——

為法治社會貢獻自己的全部力量

“個子不高、眼睛不大、其貌不揚,但身上可能一種吸引人的氣質吧,讓客戶很快就喜歡和信任。”張培義認為這是律師的誠信和專業素養。

剛開始做律師時,有一天,張培義乘坐出租車去律師事務所,出租車司機趙師傅問道:“小伙子,你是干啥的啊?”“律師。”張培義興致滿滿。“哎,律師啊!沒用。”司機大哥揮了揮手。“為啥?”張培義有點不服氣。 “我承包了一輛車,幫太原皮革廠送貨到武漢,兩個廠子有經濟糾紛,武漢的廠卻把我的車扣了,我那車是承包的啊!在太原打官司,輸了!在武漢打官司,也輸了!所以啊,律師沒用!!”“師傅,我聽明白了,我覺得您應該贏,信得過的話,您委托我辦吧,我幫您打官司!”

去武漢調案卷,到廠裡取証,最終,趙師傅勝訴,獲得了賠償!張培義說,“我聽不得人們說‘律師’沒用。隻有維護好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好社會的公平正義,律師才能真正實現社會價值!”

2018年7月22日到24日,在日本福岡舉行的中日歐三方律協高峰論壇上,張培義作為中華全國律協代表團成員之一,全英語流暢發言15分鐘!博得日本和歐洲十余位律協會長的高度贊揚。張培義說,“每個中國律師都應該有職業榮譽感,明白自己的職責和擔當,都有責任在國家與社會生活中發揮積極的作用。”

正是由於這樣的執業理念,全國優秀律師、司法部全國法律援助先進個人、《中國律師》封面人物,這樣的榮譽和稱號讓張培義成為山西司法界普遍認可的著名刑辯律師之一。

一枝獨秀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而今,除了自己的業務,張培義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律所管理和協會工作上,特別是青年律師的培養和律師團隊的組建。作為熱愛法律的信仰者,作為“資深律師”,張培義需要把這種理念和法治精神傳承到了下一代人身上。

他說:“走進新時代,國家許我以信心,我許國家以未來。”

(責編:趙芳、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