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戀戀不舍》在米蘭展映,映后交流踴躍

山西導演李珈西被意大利觀眾感動落淚

在米蘭的太原女孩觀影后感慨“感到自己和家人又在一起了”

2019年04月02日21:10  來源:山西晚報
 

  

北京時間3月30,山西導演李珈西的《戀戀不舍》在米蘭正式展映,這是導演剪輯版的首次亮相。在映后交流中,當地觀眾的提問都很“專業”和“文藝”,有些問題甚至比媒體還尖銳,當然在表達喜愛方面也一樣直接。一向喜歡挑戰影迷問題的李珈西導演忍不住表示:“這才是真正能觸碰內心的交流,電影真的是全世界的,更加堅定我一直做下去的決心。”

現場,一個上了年紀的意大利觀眾,牢記《戀戀不舍》片尾那句讓自己印象深刻的台詞,他同樣用法國導演讓·呂克·戈達爾一部舊作中的台詞,來表達自己的觀影感受……他的一番話,讓導演李珈西現場落淚。或許是以前的很多場放映,都沒有觀眾這樣表達甚至是“勸慰過”創作者,自己作品遇到“理解”的人,讓導演百感交集,她在微信朋友圈寫下了當天的放映日記——

“《戀戀不舍》在米蘭的放映結束了。我想寫一篇很長很長的日記。這是我的導演剪輯版第一次放映,這是我第一次在映后被觀眾搞哭。一位意大利大叔的話直戳內心,我從來做不到‘把自己送給自己’,但我一直在努力,在生活瑣碎的快樂中給予自己更多……我向這位觀眾深深地鞠躬,電影真的無國界,短短幾十分鐘他看懂了我,並選用了我能get的方式勸慰我……感謝每一個看過這個電影的人。”

在米蘭的放映現場,影片字幕同時配有意大利文和英文,即便如此,影廳裡依然飄出濃濃的“老西兒”味道:太原方言、長風街景……這些山西元素充滿了大銀幕。黑暗中,安靜觀影的一個女觀眾,時不時被這些熟悉的話語和環境感動到。映后,這個來自太原的觀眾哭了,她在影城外緊緊抱住了導演李珈西。

太原女孩董博雯,是一個在米蘭讀研究生的學生,她說自己也有一個把她帶大的姥爺,出國留學后他們還經常視頻通話。但不久后,姥爺去世了,她急急忙忙買機票回國也沒能見到最后一面。有著同樣經歷的小董表示,自己以前在國內看過李珈西的作品,這一次在異國他鄉看到《戀戀不舍》,“有一種讓我覺得又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覺。”臨別,一個太原女孩對一個太原導演送上了祝福。

“國外的觀眾交流真誠直接,對影片的觀感非常准確,有時候准確得像我自己似的。”映后放映結束很久,對於觀眾的問題,導演李珈西依然念念不忘。

觀眾:電影不是正常的時間線敘事,為什麼會這樣剪輯?

李珈西:原版是正常敘事,這一版做出了很大調整。我想跟著自己的心重講一次故事。其實這一版本我還挺擔心大家看著覺得有點跳,但我總覺得引領電影的不應該是時間,而是情緒。以前我是演員,演電視劇時會質疑,導演讓我做的動作、說的話都充滿邏輯性,但我覺得真正的生活是沒有邏輯性的。

剪輯就是第二次講故事了,我們不需要把所有事都交代得很清楚、很有邏輯。比如老人去世自己很難過的段落,我想先表達這種難過的情緒,然后再去講述為什麼難過,希望觀眾跟著這個情緒去體驗影片中的故事。

觀眾:我看這部電影很多處剛要傷心的時候,情緒很快就斷掉了,導演怎麼看?

李珈西:(之前81分鐘版本)我看多了之后覺得“好拖沓”,就調整了,把它剪“干淨”了。隔段時間再次看到時,我跟這位觀眾有一樣的感受,哇!沒有延展!沒有舒服地展現難過或者高興就斷了。所以真想再改一改。哈哈哈。

觀眾:這部電影的剪輯和敘事的方式讓我想到了戈達爾(法國知名導演),影片主題也讓我想到了戈達爾(上世紀)60年代的一部影片,有一句旁白是“把自己送給自己”……

李珈西:聽到這位觀眾說的,要把自己送給自己,我就好難過,好像我一直做不到這點,就像電影裡姥爺說的“無論生活對我們怎麼樣,我們還要繼續生活。”我最多可以做到不管為了責任還是愛,都要繼續生活下去,但我希望能做到把自己送給自己,也可能永遠做不到,但我會加油。(現場響起了掌聲)

山西晚報特派米蘭記者 李霈霈

(責編:喬慧、馬立明)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