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鄉親致富,我就感覺幸福”(守望)

——追記倒在脫貧一線的山西大同三十裡鋪村原支部書記王玉金

本報記者 周亞軍

2019年04月09日06:3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王玉金(左一)在查看收成。
  資料照片

  他是一名“戰士”,在脫貧攻堅這場大決戰中,為了一個村庄的幸福,拼搏5年,卻在距離脫貧驗收隻有十幾天時病倒犧牲……

  他叫王玉金,山西省大同市雲州區周士庄鎮三十裡鋪村黨支部書記,一個入黨1800天的共產黨員。他通過不懈努力,把黨的扶貧好政策變成了百姓的好日子,把一個上訪多、收入低、臟亂差的落后村變成了產業興、村庄美、農民富的先進村。

  “村裡人眼巴巴盼著,我得回去跟大伙兒一起干”

  2018年12月9日,這位共產黨員的離去,讓地處燕山太行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三十裡鋪村陷入深深的悲痛……

  王玉金少小離村,開過豆腐房、辦過磚廠、搞過養殖,起初干啥啥賠,到后來開屠宰廠、辦駕校,一年收入五六十萬,日子逐漸富足﹔相形之下,村裡太破太窮,大多數房子是危窯,土地貧瘠,村民日子過得緊巴巴……

  “玉金,你回來領著村裡干吧!”村裡人對王玉金說。但家裡總有反對聲:老父親說他“放著好光景不過,非要過操心日子”﹔二弟說,村子誰接手誰麻煩。“脫貧攻堅,總書記的決心那麼大,中央的好政策那麼多,咱村裡啥動靜都沒有,村裡人眼巴巴盼著,我得回去跟大伙兒一起干。”王玉金對妻子龔麗珍說。

  城裡的樓房不住了,隻身回到村裡﹔家業不管了,全交給兒子﹔起早貪黑,不是危房改造泡工地,就是挖坑種樹除雜草,早起出門一雙干淨鞋,晚上回家兩腳泥﹔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日夜琢磨村裡的發展……

  龔麗珍說:“去年冬天,他有陣子老是念叨腳冷,我給買了一雙800元的新鞋,是他穿過最貴的一雙鞋。他說穿著挺暖和,腳不冷了,可沒多久,他就不在了……”

  2013年底,三十裡鋪人均純收入不足3000元﹔到2018年底,人均純收入不僅達到10560元,而且村集體經濟從無到有,1200畝經濟林到明年將使集體收入突破1000萬元。勞累過度的王玉金卻突發心肌梗塞犧牲了,年僅56歲,入黨1800天。

  “先讓老百姓日子好了,咱再喘口氣”

  王玉金一上任,就趕上區裡實施危房改造。站在村后一個小土堆上,王玉金指著村裡區域,給區委書記介紹說:那個院子的四戶人家都在外頭,我們商量給些賠償建個文化活動廣場,那兒是新農民夜校、老年活動室……“他天天在工地上盯著,隔三差五跑到質量監督站請業務人員做規劃、盯質量。”時任住建局長龔德庫說,“三十裡鋪村民實現了當年拆遷當年入住,給全縣開了個好頭。”

  為了讓湊不齊自籌款的老百姓一起享受抗震房改造政策,他為33戶村民墊付57.5萬元,至今仍墊付17萬元。

  78歲的老黨員張鳳花談起王玉金,又佩服又惋惜:“那麼好的支書走了……”張鳳花家的房子住了幾輩人,外面下大雨,家裡下小雨。院裡地勢不平整,一下雨容易形成水窪。“現在屋頂一個縫兒都沒有,地勢也平整了。施工時玉金來看了好幾次,也沒喝過家裡一口水。”張鳳花說。

  脫貧攻堅,產業是關鍵。雲州區大力發展特色產業:黃花種到哪,水利配套跟到哪,災害保險、金融貸款、加工設備補貼跟到哪。“王玉金一個月就動員村民簽完了千畝流轉合同。”時任鄉鎮書記張建中說,過去三十裡鋪100畝都沒流轉過,他大喇叭一喊,七成人就簽了字﹔剩下的分派干部入戶做工作,有三四戶他天天登門,終於讓土地連成了片。

  “靠這1000多畝黃花,老百姓流轉土地每年收入30多萬元,務工增收又是30多萬元。”周士庄鎮書記朱華說。

  王玉金做事風風火火,有時候看干部們疲沓了,也批評人:“不要一受點苦就有怨言。干部能好干了?回家睡覺好干,可那不是干部。先讓老百姓日子好了,咱再喘口氣……”

  “隻要村裡用得著,家裡有什麼拿什麼”

  貧困戶到集體地裡干活,坐的是他駕校的免費車﹔挖坑種樹,用的是他自己的挖機。“隻要村裡用得著,家裡有什麼拿什麼,隨便用。”王玉金說。

  “我看過村裡的賬,他沒在集體報過一分錢。”周士庄鎮紀委書記張軍祥說,“我到鎮上工作三年多了,從沒聽人說他不好。”

  王玉金家底兒並不厚,年輕時為了籌錢做生意,早早賣了宅基地,車是貸款買的。女兒要花1000元辦個健身卡,他覺得沒必要,不同意。“可給老百姓做點事,他特別自豪,一干出成績就特別高興。”龔麗珍說。

  周士庄鎮長翟雲說,去年夏天黃花採摘季,河南來的種植大戶頭一次豐收,人手不夠用,王玉金一連好幾天帶村干部到地裡幫著採黃花。村委會和王玉金辦的駕校,都騰出地方晾晒黃花。幾天下來,眼睛紅腫,臉也腫了,可他從沒喊過一句辛苦。“他淨給村裡人忙了。”張鳳花說,有時路上遇見他,忙得說不上幾句話,接個電話轉身就走。“81歲的老母親平日裡見不到兒子,就跑去村委會看車在不在﹔車在兒子就在,老人就放心了。”72歲的村民曹秀桃哭著說。

  初當村干部,王玉金按政策規定把父母的低保取消了。父親找到他:“咱們分家幾十年了,你當了支書,憑啥把我的低保取消了?”王玉金滿臉賠笑,“沒有取消嘛,誰說取消了?”他趕緊讓媳婦私底下給老人卡裡打錢過去,發上“低保”。

  二弟王玉銀看哥哥荒了自家的生意,沒日沒夜辛苦,總勸他“別當干部了,顧顧自己”,每次王玉金都是笑一笑,“帶著鄉親致富,我就感覺幸福。”

  本版制圖:郭 祥


  《 人民日報 》( 2019年04月09日 06 版)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