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追夢人系列報道⑤】

韓永勝:一塊“磚”的藝術之旅 

李夢文

2019年04月15日13:31  來源:人民網-山西頻道
 

追夢人語:磚如人生,出彩也須精雕細琢

太原市清徐縣3月底的天氣還有些微涼,在晉韻磚雕藝術博物館的一間工作室內,韓永勝正專心致志地在一塊青磚上進行雕刻,隻穿一件單衣工服的他熱得滿頭是汗。

“抱歉,就不和大伙握手了。”高大魁梧的韓永勝晃了晃自己滿是汗水的大手掌。

這位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清徐磚雕的第四代傳人,用了整整15年時間,以產品就是人品的堅定信念創作純手工磚雕藝術作品,幾乎是以一己之力興建起面積達1.7萬多平方米的晉韻磚雕藝術博物館,並且有3000多件磚雕藝術品陳列館內。

談及這一切,韓永勝不無自豪地說:“磚如人生,出彩也須精雕細琢。”

少年凌雲志:一張圖畫催生一個夢想

今年53歲的韓永勝,辦過學校,開過飯店,當然也掙了些錢。然而,為了能圓兒時的一個夢想,2003年,37歲的韓永勝毅然決然放下其他掙錢營生,投身到了純手工磚雕技藝的學習當中。

“我喜愛磚雕,是受外婆的影響。”

翻開童年遙遠的記憶:7歲那年,韓永勝無意中看到了外婆在泥磚上刻畫的一幅“獅子滾繡球”圖,小小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動。

“當時我就想,長大后,我也要在磚上刻畫。” 韓永勝說。

這個念頭一直縈繞在韓永勝的心中,直到2003年,他虔誠登門,拜1945年出生的當地著名磚雕藝人楊宗新先生為師,從傳統的燒磚技藝學起,選土、制泥、制模、脫坯、涼坯、入窯、看火、上水、出窯……一步步朝著實現兒時夢想邁進。

期間,韓永勝一直過著“5+2”“白加黑”的生活,常常是夜間負責窯口看火,白天在車間裡刻制磚雕。難能可貴的是,這位魁梧偉岸的男人在按照老師的方法去做的同時,還能夠開動腦筋,不斷提出些合理化的改進建議,並且還往往得到老師的認可……

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年下來,韓永勝對磚雕的制作技藝了然於胸,不夸張地說,看一眼或捏一把,他就能區別出汾河紅黏土和瀟河黃黏土兩種土質的熟稔程度。制作磚雕時所用的十幾種手工工具,他更是舉重若輕,使用得十分順手。

“真心愛、用心學、細心干。” 韓永勝秉持著這樣的理念。

為了將自己學到的磚雕技藝更好更快地傳承下去,韓永勝出資在清徐縣徐溝鎮成立了磚雕工藝美術廠。他認為這是自己的責任。

擔當迎曙光:一種技藝承載一項非遺

令韓永勝沒有想到的是,更大的考驗竟隨之而來。

隨著計算機技術的深入應用,磚雕的生產工藝也逐步轉向程式化。而批量生產所來帶的最直接的沖擊,就是產量激增,價格下滑。

清徐純手工磚雕工藝復雜,要經過12個步驟30多個環節:打樣、落稿、打坯、出細、齊口、上藥、打眼……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出錯,因此,一件純手工磚雕作品往往需要耗費數天的心血,導致產量少、價格高,常常入不敷出。

當初只是因為一個愛好,韓永勝選擇了磚雕,但是現實存在的困難,還是讓他很撓頭。

“那些年,全靠以前掙的錢維持。最讓我感動的是李鎖文、梁新亮、董耀華3個伙伴,在這麼艱苦的條件下,他們沒有放棄對事業的追求和對業務的鑽研 ,所以我更不能放棄。” 憶往昔,韓永勝眼裡閃著淚光。

機會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就在韓永勝為了夢想努力堅持的時候,一道曙光照亮了他堅守的道路。

2006年,清徐磚雕被公布為山西省第一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8年,清徐磚雕(山西民居磚雕)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展項目名錄。2009年,韓永勝被評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磚雕(山西民居磚雕)”代表性傳承人。

申遺的成功,使得清徐磚雕名聲鵲起,眾多商家紛至沓來,更有周邊村庄的一些剩余勞力主動找到韓永勝,要求學習手工磚雕技藝。

對於願意學習磚雕技藝的村民,他挑選了家境相對較差的新庄村人郭樹福、庄子營村的賴子等幾人留在廠裡上班,並給出了高於本行業的高薪,管吃管住。

對於沒能留在廠裡上班的村民,韓永勝辦起了培訓班,先從簡單的環節入手,由粗到細,由外到內,十幾種工具的使用,一個環節一個環節地教……

“隻有讓更多的人喜愛上磚雕、學會純手工磚雕這門技藝,才能更好地延續與傳承。” 韓永勝勇於擔當。

夢想進現實:一件大事成就一座豐碑

夢想初步照進了現實,韓永勝心中有了更宏偉的計劃:建一座磚雕藝術博物館。

提議一出,就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對,身邊的朋友們也很不理解。

摸爬滾打10多年,錢賠了不少,好不容易要熬出來了,又要折騰,圖啥?

“圖的是磚雕文化的延續與傳承,圖的是一個人總要努力追逐自己的夢想。”韓永勝說。

在質疑的目光中,韓永勝背起行囊,開始不余遺力地收藏散落在民間的各種磚雕藝術品。他的足跡踏遍太谷、祁縣、平遙等地,累計行程上千裡,花費十數萬元,共搶救收藏各朝各代的磚雕藝術品2500余件。

於此同時,在清徐縣和徐溝鎮兩級政府的支持下,韓永勝拿出畢生積蓄開始籌建山西晉韻磚雕藝術博物館。從最初的規劃設計到每一件展品的陳列,韓永勝都親自把關。施工最緊張的時期,他在工地打著地鋪,卻三天兩夜沒有合眼。2018年,建筑面積達1.7萬多平方米、藏品3000多件的博物館正式對外開放,那一刻,50多歲的偉岸漢子竟也激動萬分禁不住潸然淚下。

如今,博物館已被評為國家AAA級旅游景區,全國中小學生研學實踐教育基地﹔10項國家非遺以及多項清徐特色產品正在陸續進駐﹔與三晉文化研究會共同創辦世界非遺大數據研究基地的構想也已提上日程。

“隻有文化產業化,才能更好地保護與傳承。” 韓永勝目光長遠。

曾經最不理解韓永勝作磚雕整理研究的二姑娘如今已是一名大學生,談起自己的父親,姑娘滿是欽佩:“父親一生都在追逐並且努力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感謝這個時代,讓他擁有這樣的機會。”

從愛好、夢想,到責任與擔當,韓永勝說,耐住性子,堅持下去,讓歷史的文化記憶成為永久傳承的一種豐碑。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