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民間刻瓷藝術大師李錦文——

刻刀慢移 密而不疊(工匠絕活)

本報記者  喬  棟攝影報道

2019年04月17日08:4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絕活看點】

  李錦文,“山西省工藝美術大師”。深耕刻瓷工藝23年,他技藝嫻熟、手法高超﹔其肖像作品中,黑釉盤上每一根線條都清晰異常、密而不疊。他根據作品不同,選擇不同“底盤”雕刻,展現獨特魅力。

      

  “叮—叮—叮”,緊湊而有節奏的聲音回響在安靜的樓道裡,為沉悶的早晨增添了一首獨特的樂曲……循聲而去,一個弓著身的背影進入視線,走近細看,他身旁是琳琅滿目的刻瓷作品。有惟妙惟肖的人物肖像,有飄逸靈動的仕女圖,更有可愛俏皮的生肖圖案……

  雖然陌生,但走進李錦文(見圖)的刻瓷工作室,卻似打開一扇神奇的藝術傳送門。

  刻瓷是集繪畫、書法、刻鏤於一身,集筆、墨、色、刀為一體的漢族傳統藝術,創作時要用特制刀具在瓷器、瓷板表面刻畫、鑿鐫各種形象和圖案,具有很高的觀賞價值。家住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區的太鋼退休職工李錦文雖說是一位“半路出家”的刻瓷藝術愛好者,但卻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民間藝術大師。

  李錦文的絕活,首先在於對“線條”的掌握。力度、角度、密度,下筆時該怎麼把握?李錦文說:“一個作品的靈魂就是這些線條,下刀的力度和角度都特別有講究,深淺的不同會影響到作品的立體感,流暢度又會影響到作品的活力,這一點在肖像上表現得尤其明顯。”他的肖像作品中,黑釉盤上每一根線條都清晰異常、密而不疊。

  這不是光靠具備美術基礎就能學通的。世紀之交,李錦文獨自前往山東淄博,踏上了第一次外出求學之路﹔而后他又先后四次獨自奔赴山東學習,並拜了自己的第一位“師傅”。有了領路人,李錦文更加精益求精,不僅對技藝和美學有了更高的要求,也更加懂得如何針對不同瓷盤“因材施筆”。

  隨著刻瓷技術的提高,李錦文逐漸專注於肖像雕刻。肖像是刻瓷裡邊最難的一種,最大的難點就是“像”,再加上刻瓷不可更改的獨特性、每種瓷盤不同的屬性,每一刀下去都要求十分精准。隻見李錦文在黑釉盤上快速拿筆勾勒出輪廓,再用刻刀一刀刀雕刻出輪廓線,輪廓定好以后再雕刻出五官。不僅如此,對於人像的面部,還需要用逐層雕刻來體現光影效果,這也是對五官神態的再加工。如此反復3到4次,前后經歷一個月,一個人物肖像的雛形才得以呈現……

  “這是山西普通的瓷盤,這個是景德鎮的白瓷盤,這個是黑釉盤……”韓信點兵一般,李錦文如數家珍地向記者介紹了起來:“這些盤子的密度和燒制技藝不一樣,盤子的通透度也就不一樣,對於作品的呈現就會有很大的區別。景德鎮的白盤子通透度特別好,適合仕女圖的創作,可為人像增加一分飄逸和靈動。”

  這正是他作品的獨特之處,懂得區別對待不同的“底盤”。比如,相對於黑釉盤,白瓷盤除了雕刻之外還有一道工序,那就是逐層上色,“每個作品至少要經過4到5次上色,整個工藝完成下來至少需要一個月左右。”

  23年過去,刻壞的瓷盤不計其數,磨壞的合金鋼鑽頭就超過了100個,李錦文先后完成領袖人物、偉人、金陵十二釵等刻瓷作品,因刀法精湛、人物傳神,獲得太原市民間文藝家協會証書、“山西省工藝美術大師”等多個稱號。如今60歲的李錦文,已有兩位傳承人,並在政府支持下擁有了一個文化傳承基地。

  “對我而言,刻瓷更教會我一個做人的道理:那就是人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完成一件事,就刻瓷而言,掌握工具和方法固然重要,但離開韌性則無從談起。”李錦文說,“人活一輩子,就應該有一個追求,走一條不后悔的路。”

    

  本版制圖:郭 祥


  《 人民日報 》( 2019年04月17日 06 版)
(責編:喬慧、馬立明)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