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香的土地,紅火的日子

2019年05月18日07:31  來源:山西日報
 

種著種著,地越來越不夠種了。全村7000多畝地,這幾年忻府區的高城村還四處租地,少有上百畝,多則上千畝。租地干啥?種辣椒。

5月11日,記者來到高城村。這個坐落在滹沱河畔的村庄號稱“華北辣椒第一村”。一進村,最明顯的感受是大棚多,村南村北村東村西,都是白花花的大棚。家家門上挂著鎖,街頭除了四五位七八十歲的老人坐在一起說說笑笑,其他人都在地裡忙活著。

76歲的楊銀燈大娘記得,19歲那年嫁到高城來。那會兒的高城盡管地多,和別的村卻沒啥兩樣,房子是破的,家是窮的。有一年開春了,缸裡的糧見了底,她望著空空的大缸忍不住一個人在屋裡失聲大哭起來。她說:“咱人倒是能舍得力氣,吃得下苦,可沒骨頭長不起肉來。”

自從種上辣椒,土地變了顏色,高城村人的日子漸漸有了起色。

其實,在種辣椒之前,高城也種過麥子。就是種開辣椒之后,不少人心裡還犯嘀咕,“地裡不種高粱玉米,以后吃啥呀”。不過很快,人們的觀念就轉變過來了。解決了吃喝穿戴,種辣椒的人家都“有錢花”。沒幾年,3000多口人的高城村家家蓋起了新房,興旺了起來。

村委會主任羅前緒告訴記者,高城村種辣椒這20多年裡,起起伏伏,有甜有苦。到了現在,僅育苗大棚就有2000多畝,規模做起來了,輻射帶動周邊幾個鄉鎮辣椒種植面積超過了10萬畝,但是不再會有辣椒豐收了爛在地裡賣不出去的慘痛。

37歲的劉志強道出了其中的秘密。他今年不光育了24棚辣椒苗,還在長治租下了1500畝地。敢有這麼大的底氣,靠的是他手中有訂單。眼下正是栽種辣椒的時節,這幾天都是10萬株、20萬株的出苗,16個棚已經賣空了。他說:“其余那幾棚是原平、定襄的種植戶預訂下的,大家都是這樣,有了訂單才下手。”

大棚裡,10多個婦女蹲下起苗,每500株裝在一個紅塑料袋裡。不一會,大棚口就堆起了一排排裝滿辣椒苗的紅塑料袋。劉志強說,一般一畝地栽5000株,今年辣椒苗價格低,一株3分錢,差不多是去年價格的一半,即便這樣他一棚也能賣上1萬元。

種辣椒最大的成本是人工。春天栽種還不是最費工的,雇人相對容易,一人一天能掙百十來元。到了秋天摘辣椒的時候,用工量大,常常得到遠在五台縣的村裡雇人,手快的一天能掙二三百元。都是當天結算,發20多萬元的工資是常事。

記者看到,起完辣椒苗的大棚還有不少綠油油的苗子。劉志強說,那些都是瘦弱苗,不能賣。他深有感觸地說:“市場經濟就是信譽經濟,價格跟著行情走,有個頭高頭低,但是質量不能忽高忽低,質量保証不了,沒有人會再跟你打交道。”

高城人正是憑著這股保質量講信譽的勁頭,辣椒從當初單一的制種辣椒,發展到現在干椒、鮮椒、色素椒3大類10多個品種,辣椒銷售地也從國內的四川、河南、河北、陝西、貴州、雲南、山東等地,一路賣到日本、韓國及東南亞等國。現在,一畝辣椒純收入在2000元以上,種植大戶的收入都上了百萬元。

村委會主任羅前緒把高城辣椒發展總結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一家一戶自產自銷,第二個階段是成立合作社自產共銷,現在是第三個階段建起加工園區半成品直銷。高城辣椒加工園區是去年在區、鄉的支持下,整合了本村11家合作社、收購大戶,投資3000多萬元建起來的。12家加工廠的入駐,極大提高了高城辣椒在市場上的佔有率。他感慨地說:“農業特色種植是共富產業,一旦形成主導產業,是整村整鄉跟著沾光。高城村尋常人家拿個百八十萬不是個事。”

這不,楊銀燈大娘這幾天正重新裝修老屋。她樂呵呵地說:“兒子孝順非要給我裝,我說十來萬元不值當,兒子說趕上好時代了,得讓我舒舒展展好好活呢。”

記者點評

辣椒本是尋常物,但把小小的辣椒種成區域性的一個主導產業,離不開黨委和政府的引導支持。可以說,高城村辣椒產業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能看到當地政府有力的引導和堅定的支持。

而高城人依靠又不依賴政府,也是辣椒產業越做越大的重要原因。市場關不好過,高城人把教訓轉化為經驗,重視經紀人隊伍的培養和發展,有著強烈的質量意識,向市場學習不斷更新觀念,在一個不是傳統辣椒主產區的地方闖出了一條金光大道,帶富了一方百姓。(王利強)

(責編:王建、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