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詩詞大會》總冠軍陳更:我的生活 從未離開過讀書

2019年05月21日11:08  來源:西安晚報
 

陳更 記者 尚洪濤 攝

在今春摘取《中國詩詞大會》全國總冠軍引發關注后,如今陳更的生活已漸漸重歸平靜。在每次接受本報記者採訪中,這個“陝西才女”都要反復提及讀書的意義——她期待人們親近古典詩詞,也希望更多人相信閱讀會帶來的美好:“念念不忘,必有回響。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家中“讀書室”是童年樂土

文學才女、工科博士——在很多人眼中,陳更就是傳說中那種 “別人家的孩子”,而在陳更的成長過程中,最無法被忽略的伙伴就是圖書。

1992年,陳更出生在陝西咸陽一個崇尚讀書的普通家庭。陳更的爺爺在自家土坯房裡,開辟了一個“讀書室”——這在農村人家中並不多見。讀書室的木架上,陳更父親和叔叔等人用過的舊書、舊課本,讀過的小說、詩歌集,都被爺爺好好地保存下來。

雖然房裡布置簡陋,書架也是用木頭簡單搭成,但那是陳更童年和少年時代的樂土,“沒事我就去翻書架上的書,看完一遍再看一遍,還會摘抄語文練習冊中喜歡的文字。”愛書的人不僅有陳更的爺爺,陳更的父母也很注重培養陳更的閱讀習慣——從小,陳更就常被爸媽帶去逛書店,並為她推薦和選擇好書。

陳更認為,正是圖書和家人的引導,讓自己有了今天對文學的熱愛之情,以及對知識不斷求索的決心,“我覺得一個人看過什麼書,會影響他的一生,以及他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什麼才是他心中有意義的生活。比如我,就希望自己肚子裡有墨水,能創造價值,或者別人能從與我的交流中有所獲得,我希望成為做學問的人”。

用書中故事替換掉煩惱

在陳更獲得《中國詩詞大會》總冠軍后,曾有媒體去採訪陳更的奶奶,奶奶回憶說:“更更從小就愛書,上廁所、吃飯都書不離手。”而這種“見縫插針”的閱讀習慣,也被陳更保留至今——作為北京大學的工科博士,陳更如今每天大部分時間都泡在實驗室裡,讀詩詞的時間,是她從吃飯時間裡省下來的。“我很珍惜閱讀的時間,看書的時候,文字組成一幅幅唯美的畫面,讓我有無窮想象”。

在陳更眼中,讀書是一種“放鬆”和“犒賞”,“每當很疲憊的時候,我就會通過讀書,讓自己腦中關於工作和生活的煩惱,被書中故事或是詩詞中的意境完全替換。每每讀了一段時間書,我就會覺得自己‘滿血復活’了。讀書如詩詞一樣從未離開過我的生活”。

在陳更看來,文學最大的價值之一,就是可以幫助人們克服內心的懈怠。讀書的意義,則是通過那些文字,讓自己成為一個心裡有勁頭的人,成為一個敢於付出,並為生活燃燒自己的人,“人生應該是一團氤氳著美麗形狀的雲霧,但現在這個高速發展的社會,卻把很多人的生活拉成了一條單線條的流水線。中國古典詩詞篇幅短小,但是讀來卻有生於日月山川的開闊,讓人不再囿於當下那些瑣碎的生活煩惱,所以我為閱讀中國古典詩詞深深著迷”。

把所有瑣碎時間歸於一處

深度閱讀不僅影響著陳更對於生活乃至生命的看法,也讓她養成了自律的習慣。雖然身處網絡信息爆炸的時代,但陳更從來不理會那些刷屏的“標題黨”信息和八卦事,“我知道點開就是浪費時間”。她很早就下定決心,把生活所有的瑣碎時間歸於一處,在完成學業的同時,也完成對詩詞的深究。

這些年,陳更一次次站上《中國詩詞大會》的舞台,她在台上抑揚頓挫又充滿感情的讀詩,也吸引了很多“青少年粉絲”——曾有五六歲識字還很少的小朋友,通過查字典讀她的書,也有小學生的父母從外地趕來參加她的新書分享會,隻為感謝她成為孩子學習和欣賞的“偶像”。

腹有詩書氣自華。陳更的詩詞讀后感小集《幾生修得到梅花》最新修訂版,上個月由東方出版社出版發行。從讀書到寫書,陳更說:“我把讀詩跟日常生活融合起來,突然對某個詩句、畫面很有感觸時就會及時寫下來,那種感覺就像別人喜歡唱歌一樣,我享受其中的愉悅感,也希望在書中跟大家分享。”(孫歡)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