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納電影節即將閉幕 中國電影人全面開花影響力大增

2019年05月25日10:05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中國電影人全面開花影響力大增

  《南方車站的聚會》的主創集體亮相

  章子怡

  第72屆戛納電影節漸近尾聲,進入高潮。自1959年首部中國影片參加戛納電影節的金棕櫚獎角逐至今,中國與戛納電影節的緣分已有60年的歷史。走過一甲子的中國電影,在戛納電影節呈現出越來越熱鬧的狀態,電影入圍,買片賣片、紅地毯爭艷,還有章子怡成“大師班”授課的亞洲第一人……幾乎每個單元都有“中國軍團”的身影,受到大家的關注。

  首映后反響好場刊評分高

  參賽片《南方車站的聚會》表現不俗

  今年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大片雲集,共有來自世界各地的21部作品入圍。賽程進行到后半段,口碑“爆款”頻頻出現,讓不少媒體和專業影評人感慨,今年的戛納是“大年中的大年”。中國片表現亮眼,多部電影入圍各大單元,由刁亦男執導,胡歌、桂綸鎂主演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入圍主競賽單元,首映后反響較好,在場刊評分上,《南方車站的聚會》拿下2.7分(滿分4分),截至記者發稿時暫列第5位,表現不俗。

  一直以來,場刊評分被視為“金棕櫚獎”最終歸屬的“風向標”,也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專業影評人的口味,對其日后在市場上的表現也具有一定的指標意義。

  《南方車站的聚會》是胡歌首部登陸戛納的電影。首映后,刁亦男極具個人特色的電影風格再度獲得國際影評人的廣泛認可,而經歷過事業瓶頸期的胡歌也交出了令人滿意的答卷。在接受採訪時他坦言,以往拍電視劇時自己會把最好的狀態拿出來,但這次他刻意將自己變成一張白紙,完全交給刁亦男,學武漢話,觀摩審訊嫌疑人的過程,為了動作戲苦練射擊,潛心投入創作過程的他“清空”了過往的表演經驗,帶給觀眾,也帶給自己一個全新的“開始”。

  此外,浙江導演顧曉剛的《春江水暖》被選作“影評人周”的閉幕影片,這是該單元創立以來首次將中國電影選為閉幕影片。《春江水暖》講述了杭州富春江畔的一個大家庭,年邁的母親在壽宴上意外中風后失智,四個兒子輪流照顧她,而他們各自的家庭也面臨著親情與現實的考驗。

  整部電影在視覺風格上極為創新,獨特的電影美學仿佛讓觀眾置身於山水畫中,且很容易就想到元代畫家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對此,顧曉剛坦言,自己始終在思考把中國山水畫的視覺美學轉化成電影語言的可能性。本屆“影評人周”總監查爾斯·泰鬆評價這部電影是對中國傳統山水畫氣韻生動的電影化表達。

  中國藝人紛紛亮相 章子怡備受關注

  每年戛納電影節場外的“中國軍團”總是格外熱鬧,今年更為如此。紅地毯上,中國藝人陸續亮相。有點遺憾的是,這其中多數都是應品牌商邀請而來,真正憑作品而來的人並不多,更有一些蹭熱度的“毯星”,遭網友吐槽。

  眾多亮相的明星中,章子怡等人的氣勢絲毫不遜色於其他國際影星,被攝影師的長槍短炮包圍,足以說明什麼是真正的影響力。

  除了走紅地毯,戛納電影節的老朋友章子怡今年也是載譽而歸。章子怡現身戛納電影節大師班,她是該活動首位獲邀的亞洲演員,也是大師班創辦以來最年輕的女性電影人。

  今年是章子怡從影20周年,她在分享中不僅提及了與張藝謀、李安和王家衛三位導演的合作經歷,也分享了自己在好萊塢的表演經驗。 而今年的戛納海灘影院,也重放了章子怡的經典之作《臥虎藏龍》。

  章子怡談起了自己的成長經歷,“總是不斷要求自己,就像牙膏用到最后還要用力擠一下。” 從出道以來一路合作名導,到成為“國際章”,章子怡曾一度被質疑。對此,章子怡回應:“我並沒有什麼野心,我從拍第一部戲到今天都是隻看眼前,怎麼演好,之后的反響或者成功不是在我的預設之內。”

  章子怡坦言自己拒絕出演好萊塢臉譜化的亞洲人角色。在談到最新與好萊塢合作的《哥斯拉2:怪獸之王》時,章子怡透露,之所以接下這部戲,正是因為這部電影給了她一個有得演的角色:“不是隻用我的臉和名字,我很感謝他們的邀請,這是對一個演員的邀請,而不是對一個明星的邀請。”

  最大廣告位被中國電影佔據 中國元素隨處可見

  作為全球最重要的電影市場,戛納市場中多個中國片方攜項目而來也受到廣泛關注,各式與中國電影相關的論壇、酒會、派對應有盡有,還第一次有了“中國日”活動。

  各大論壇上,如何在國際語境中“講好中國故事”等話題探討如火如荼,中國演員的身影也隨處可見。許晴以推廣大使的身份出席中歐女性影展戛納論壇,與小S、黃璐等展開討論﹔周冬雨則在“躍動她影”論壇分享著自己的一線經驗,全程用英文對答如流,令人刮目相看。

  在巨大的市場面前,不僅世界電影渴望“走進來”,中國電影也希望“走出去”。來自中國的資本力量,從來不會缺席這樣的文化盛宴。

  走進電影宮,中國元素隨處可見,供媒體人、電影人免費取閱的場刊裡關於中國電影的報道層出不窮,多部中國影片出現在《銀幕》《綜藝》等場刊的封面、版面。整個戛納最大、最貴的“廣告位”——位於電影宮對面的高樓海報位,也由中國電影《天火》買下。

  電影市場裡,來自中國公司的展台不少,據官方數據,戛納電影節中國市場的注冊人數逐年增加。有媒體報道,2018年,全球電影產業出現衰退,也影響到當年的戛納電影節,但中國逆勢而行,在市場上表現出超強的購買力。

  評論:

  用作品說話最重要

  在社交平台上,老導演謝飛寫道:“2019年的戛納電影節開幕了,大批中國年輕的影評人、購片公司、劇組扎堆前往,熱鬧非凡﹔對比1987年我拖著《湘女蕭蕭》的拷貝,隻身赴展的冷清情景,真是天壤之別。”的確,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來到這裡,是這幾年來戛納最大的感受。來走紅地毯的中國藝人絡繹不絕,有名的,沒名的,都要來這條世界知名的紅地毯上亮個相。

  無論因為什麼原因來到戛納,用作品說話才是最重要的。中國電影征戰戛納已經走過一甲子的時光。60年來,共有11次在戛納主競賽單元捧起獎杯,《霸王別姬》是截至目前唯一捧得“金棕櫚獎”的中國影片。令人欣喜的是,近五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影片在戛納主流賽場全面開花,除了賈樟柯,國際電影人記住了更多的名字,比如年輕一代的畢贛,還有中生代的刁亦男、李睿珺等。然而,拿下大獎的依然不多,2015年之后更是沒有獲得重要獎項。

  如今中國對全球電影市場的影響越來越大,更多還是停留在市場層面。與世界上一流的電影相比,中國電影仍有差距。如何更好地拍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作品,中國電影仍任重道遠。

  令人欣喜的是,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電影人在戛納電影節上閃閃發光。大師班上,章子怡成為前來分享的亞洲第一人。40歲的她暢談人生,聊起自己的心態變化,更直面曾經的“野心”爭議,笑談一路上受到的誤解。如今的章子怡,看起來通透而放鬆,光彩更甚,正處於人生中最好的時光。

  其他“小花”也很出彩,分享著自己的見解和經驗,比如周冬雨,以一口流利的英語在戛納論壇上對答如流,獲得無數網友點贊。

  還有那些在各個競賽環節成功突圍的年輕導演也在增加中國在國際電影節上的影響力,2017年,邱陽的《小城二月》獲得中國首部短片“金棕櫚獎”﹔2018年,趙婷執導的《騎士》獲得“導演雙周”最高獎“藝術電影獎”﹔今年作品首次在“影評人周”壓軸放映的顧曉剛也受到好評……這些名字,不僅書寫著自己閃耀的青春,也描繪著中國電影的未來。

  但願未來,來到戛納電影節的中國電影和電影人實力再高一線,用藝術性、專業性,閃耀在這座屬於世界電影的海濱之城。(黃岸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