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糧為酒造釀坊,糟粕青儲喂牛羊,綠色肥料進大棚,果香瓜香飄四方——

五台陽白:隻為畫好同心圓

2019年06月12日06:18  來源:山西日報
 

 

成排的日光溫室大棚。 本報記者班彥欽攝

山這邊是陽白鄉,山那邊是五台山景區。

罩在世界遺產地的光環內,並沒有搭上旅游的快車,引來蜂擁的游客。

6月6日,端午節的前一天,記者來到小銀河畔。但見青山隆起,溝坡深闊,遠處是綠茵茵的天然牧場,近處有一塊塊茁壯的良田。成片的綠色果園,成群的牛兒羊兒,成排的日光溫室大棚。

有一種味道,吸引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投資者﹔有一抹反季節顏色,讓商販們常年絡繹不絕。58歲的李志軍是這裡鋤草種花的園丁,他說,正月的油桃,三月的香瓜,以及一茬一茬的西紅柿、黃瓜,總是搶“鮮”上市。

這裡道遠地偏,林草牧生態品相蔚然,種養加產業格局成形,藏著一條溝的秘密,更有艱難探索農業循環經濟的曲折路徑。

糧釀酒、酒生糟、糟喂牛、牛排糞、糞產虫、虫養雞、肥進棚、棚種菜。冠名五台山釀酒廠的龍頭企業年產原漿酒1200多噸,產值達3000萬元以上。分兩期建設的2000畝日光溫室大棚,投入運營的有300多棟,吸納勞動力700多人。與此同時,養殖業步伐加快,正在向肉牛1000余頭,肉羊3000余隻,雞1萬余隻的規模化邁進。以市場為導向,種植結構也在悄然轉變,酒廠與全鄉27個村簽訂高粱等豆類種植合同1.3萬余畝,其中貧困戶種植2689畝,戶均年收入可達到5300多元。整個園區採取“公司+合作社+農戶”的模式,總收入達到2.5億元。

作為貧困山區的陽白村,依靠縣鄉村各級黨組織引領,能人帶動,群眾互動,畫好共同富裕這個同心圓,做活農業循環經濟這個“大觀園”。描繪出前景誘人的藍圖,顯現鄉村振興的勃勃生機。

風起於青萍之末,作為探索者孟福鎖的故事不可不說。當年,靠“一把瓦刀”起家,在黃浦江畔干得風生水起的年輕人,隻有38歲。看到家鄉的落后面貌,特別是破敗漏雨的舊校舍,慷慨解囊1000多萬元,建起一座布局合理、配套一流、氣勢恢宏的新中學,徹底解決了當地2萬多農家子弟上學難問題。

人生能有幾回搏。橫下一條心的孟福鎖,帶著全部資產從黃浦江岸邊回到家鄉,擔起了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一肩挑”的擔子。

歸去來兮,從辦好事開始,他個人出資6萬元,清洗了11眼機井,使全村人畜吃水和澆地不再發愁。再籌資30多萬元,給街巷安上電燈,照亮了大伙兒回家的路。緊接著又拿出100多萬元,整修拓寬村路2.5公裡。

形象變了,面子美了,發展這個“硬道理”還沒有找到方向。當地是有名的糧食主產區,但產糧收入畢竟有限。2008年,村“兩委”干部一合計,有牧坡、有余糧,成立了肉牛養殖專業合作社,吸引村民入股,累計投資4200萬元,牛存欄數達到700多頭。村民孟老漢告訴記者,張嘴的吃貨,嚼玉米成本過高。當地小作坊釀酒的做法啟發了孟福鎖,他牽頭成立了五台山酒廠,動員村民以資金、實物、勞動力3種方式入股,村民看好前景,參股率達80%,其中有1/3是貧困戶。

孟福鎖奔走引進技術設備,請回釀酒高師,生產出了醇香的原漿酒,打出“五爺貢”“聖地玉液”等佛國品牌。在資本運作上,更是別出心裁,投資10萬元,可購一噸壇酒儲存增值。現任村委會主任孟書偉告訴記者,酒廠每天滿負荷生產酒糟20噸,可以滿足1000頭肉牛的配合飼料,具體到每公斤的價錢,隻有玉米的1/3。

酒廠走過11年,資產增長8倍,村民入股的越來越多。在廠裡打工的200多人,有貧困戶60人,年人均工資達2萬元以上。

從2015年開始,隨著產業集聚、人心凝聚,一幅更大的藍圖徐徐展開。在縣鄉支持下,陽白村“兩委”聘請中國農大專家教授規劃設計了現代農業循環園區路線圖。通過調整種植結構,將優質高粱、玉米和豆類用於生產白酒,所產生的酒糟飼養畜禽,形成的肥料發展設施農業和經濟林。在村北一面坡上,流轉土地2000余畝,涉及810戶人家,其中貧困戶有149戶,戶均流轉收入1070元。已建起日光溫室大棚360多棟,棚均純收入2萬多元。為本村和周邊村提供就業崗位900多個,年均工資性收入1萬多元。

46歲的張芳,是四川人,在外打工時與陽白鄉的孟建平結婚生子。夫妻倆返鄉包了5棟大棚,反季節種植西紅柿、黃瓜。這兩天正種“秋茬”,她告訴記者,每個棚子的毛收入至少有3萬元。

66歲的孟根虎,干筋瘦巴,戴頂草帽,穿“二股筋”背心,挑著一擔西紅柿送到裝車點。他說,老板是太谷人,叫楊永,包了25個棚子。黃香雲等六七個年齡稍大的婦女,常年在園區打臨時工,給西紅柿裝箱每天50元,男人們苦重,每天100元。她說,好處是守著家,不用離村離鄉。

鄉人大主席費志國為記者提供了一份縣裡推進“一村一品一主體”實施意見,對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高粱和小雜糧每畝補貼50元。酒廠也用訂單吸引農戶,所收購糧食每公斤高於市場價2角錢。

憑借政策推動,企業拉動,大戶帶動,陽白村周邊嘩啦啦擴大紅高粱種植到1500畝。

去年,陽白村50歲的孟祥齋種了3畝玉米,畝產千公斤以上,酒廠照單全收。他說,不用跑路,不用發愁,還多拿了幾百塊錢。

無論是赤日炎炎的夏天,還是滴水成冰的冬季,總有保鮮箱車、三輪蹦蹦車來拉時鮮瓜果蔬菜。駕著私家車的觀光客、採摘一族也時有光顧。不久的將來,這裡也許會成為五台山下一個充滿魅力的大觀園。

陽白現代農業循環園區經歷了暴發式發展,也遭遇過成長的煩惱,螺旋式上升的苦惱。在制度設計、模式創新、產業匹配、資金融通、技術升級等方面要求越來越高,而周邊貧困群眾的期望值也越來越強。

記者採訪時,已退出村“兩委”班子的孟福鎖出門看病去了,繼任者比他年輕,更有朝氣,更有想法。

千折百回,共同富裕形成的同心圓不能變﹔千方百計,農業循環經濟產業園要做強做好。(記者 班彥欽 通訊員 張建峰)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