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揚州氾光湖警務區民警李樹干扎根基層服務群眾

一個人的警務室,28年不打烊(新時代·面孔)

本報記者  王偉健

2019年06月12日06:3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李樹干(左二)和群眾一起干農活,聊家常。
  劉 豐攝(人民視覺)

  李樹干在警務室處理工作。
  劉 豐攝(人民視覺)

  核心閱讀

  江蘇省寶應縣氾光湖轄區方圓63平方公裡,分布7個行政村、1.4萬人口。這裡四面環水,過去一直靠擺渡連接外界,人稱“孤島”。

  28年來,李樹干在這裡守著平凡的崗位,也守著轄區群眾的平安。他走遍了氾光湖的每個角落,進過每一戶家門,上過每一條漁船。

  一個人的警務室,從不打烊。

  

  6月8日中午,徐長青騎電動車與村民史友紅不小心撞到了一起,為了賠償問題,兩人互不相讓。遇到這種家長裡短的事,村民們習慣找民警李樹干來主持公道。一見李樹干,徐長青態度馬上緩和了下來:“李警官,你來做個調解,我聽你的。”史友紅附和著說,“我也聽李警官的。”

  一場糾紛化解了。在江蘇省寶應縣氾水鎮氾光湖,群眾間有小矛盾小糾紛,隻要李樹干一出現,基本都能平息。

  氾光湖原是江蘇省揚州市寶應縣的一個鄉,1999年並入氾水鎮。李樹干是寶應縣公安局汜水派出所氾光湖警務區唯一的民警。近年來,氾光湖警務區沒有發生過一起重大惡性案件,轄區刑事發案率在揚州全市最低。

  村民叫他“大老李”

  隻要群眾有需求,李樹干總是第一時間趕到

  今年59歲的李樹干是土生土長的氾光湖人,1978年參軍入伍,1984年退伍回村擔任治保主任,1991年通過考試成為一名人民警察,到原氾光湖鄉派出所擔任社區民警。因為熱心助人,有長者風范,他被當地群眾尊稱為大老李。

  氾光湖原來是一個鄉,轄區方圓63平方公裡,分布7個行政村、1.4萬人口。這裡四面環水,過去一直靠擺渡連接外界,人稱“孤島”。1999年,因為行政區劃調整,氾光湖鄉被撤並,政府機關和工作人員全部撤離。聽說大老李要隨派出所撤離的消息后,氾光湖的老百姓找到了派出所所長,聯名寫信給縣公安局,請求留住大老李。鄉親們的真摯挽留讓李樹干深深感動,經過一番思量,他決定在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上繼續堅守下去。

  作為留下的唯一公職人員,李樹干主動承擔起更多的工作。氾光湖警區有一群靠捕魚為生的村民,沒有田地和住宅,一家老小都生活在船上,夏天風雨來時經常遇險。2009年,高郵湖上游泄洪,水位暴漲,一場突如其來的龍卷風讓3名漁民遇難。

  李樹干暗下決心:幫村民建一所配套設施齊全的避風港。於是,他找鎮裡幫忙、四處籌集資金、聯系供電水務部門……2010年春天,避風港順利竣工,漁民們過上了避風有港、上岸有路、船上有電的生活,再也不怕遇險了。

  一個人的警務室從不打烊,隻要群眾有需求,李樹干總是第一時間趕到,他也被稱為能管百事的“多管局長”。僅在最近3年裡,李樹干就幫群眾代辦事項超過900件,上門送証6000多份。

  “李樹干二十八年如一日地工作在最基層崗位,為當地群眾服務,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公安干警學習。”寶應縣副縣長、公安局長楊林說。

  一方平安守護人

  平均每天奔走40多公裡,騎壞了2輛摩托車、5輛自行車

  作為孤島上唯一的民警,李樹干深知平安是公安工作的基石,他給自己立了一條規矩:在氾光湖發生的刑案,無論大小都要盡全力拿下。

  2012年的一天深夜,瓦甸村一處泵站突然起火燒毀。由於救火時現場遭到破壞,警方反復調查也沒能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幾天后偵查人員撤離了現場。可李樹干沒有放棄,憑借著地熟人熟情況熟的優勢,李樹干對案件原因進行了綜合分析,初步認定這是由於干群矛盾引發的一起刑事案件。經過多方縝密偵查,這起縱火案件背后的情況終於水落石出。

  雖然隻有一個警察,但氾光湖是揚州市最平安的地方之一。“平安工作在於做好防范。”對於防范工作,李樹干有自己的心得:“春抓翻牆的,夏防偷糧的,秋看爬池塘的,冬護雞兒羊的” 。春天,他把巡邏力量分布在民宅周圍,嚴防“白日闖”作案﹔夏天,他多在道路巷口巡邏,嚴防偷竊糧食﹔秋天,他把巡防重點布置在魚塘蟹池,讓那些盤算著偷盜水產品的人無從下手﹔冬天,他重點關注雞圈鴨舍,確保群眾辛苦養了一年的禽畜不被偷走。

  針對警區相對封閉的特點,李樹干把村頭、市場、商店、工廠等人群聚集地,以及通向外面路口的住戶發展為警民聯系點、治安信息點。他每天都要去這些點開展入戶調查,坐下拉家常,見人多問問,不放棄任何一個疑點。他還在社區先后成立了治保協會、調解協會、“夕陽紅”義務巡邏隊等,動員和組織群眾開展治安巡邏防范。

  這些年來,李樹干走遍了社區的每個角落,進過每一戶家門,上過每一條漁船,平均每天要奔走40多公裡,先后騎壞了2輛摩托車、5輛自行車,光記載社情民意的筆記就用了足足80多本。每個村、組有多少人口,有多少房子,他都記在心裡﹔在家種田的,外出打工的,包塘養魚的,賣魚販蟹的,每類人群,他都有一本賬。

  矛盾糾紛調解員

  守得住平安,解得了矛盾,一心一意為民服務

  民警李樹干還特別會調解矛盾糾紛,隻要他一到場,不管多大的事,都能被他化解。

  去年5月,牌坊村兩位村民為了農田界址互不相讓,找到李樹干。李樹干二話不說,放下手裡的活,跑到村裡,找來農田原始記錄,用尺子重新一點點丈量,自己動手打下界樁,很快就平息了一場風波。

  “化解矛盾的方法千百種,但道理隻有一個,把良心擺正,把一碗水端平。”李樹干說。

  2006年7月,江淮地區連降特大暴雨,氾光湖災情嚴重,農田大都沒入水中,排澇片刻不能耽擱。牌坊村兩個組因爭搶排澇先后次序發生矛盾,上百名村民手持鐵鍬、鋤頭對峙,隨時可能發生械斗。

  李樹干得知后,迅速趕到現場。仔細查看后,李樹干在雨中喊道,“五組地勢低窪,先排水,六組后排水。”在場村民無話可說,因為大家心裡都清楚,李樹干自家的口糧田就在六組。

  守得住平安,解得了矛盾,樂於服務群眾,李樹干逐漸在氾光湖樹起威信,這讓他處理轄區矛盾糾紛時更加得心應手。

  這就是李樹干的故事。沒有轟轟烈烈的英雄事跡,都是家長裡短的鄉村小事。因為堅守初心,李樹干才在平凡的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業績。


  《 人民日報 》( 2019年06月12日 11 版)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