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海外合租,學子感慨:

電視劇情節與實際生活相距甚遠

王玉瑩

2019年06月13日15: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曹可欣的臥室一角
  (受訪者供圖)

  圖片來源:百度

  在不少國外影視劇中,“合租房屋”往往是劇中人物相識的重要渠道,合租模式也成為一些年輕人追求和向往的生活方式。而對於合租,相對於很多國內同齡人來說,海外學子更早地體會到了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同時,也練就了自己的一套“合租心經”。

  

  校外合租很“流行”,合租原因大不同

  出國留學,住宿問題是大多數學子首先面臨的考驗。住學校宿舍和校外合租這兩種方式,雖然都免不了要與室友共享空間,但許多學子還是更傾向於選擇后者。李冠兵(化名)目前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讀大二,“生活便捷”是他選擇合租的主要理由,“校內的學生宿舍管理太過嚴格,如果有同學想來玩會很不方便。”除此之外他還表示,國外的學生宿舍住宿費相比校外合租貴,用住學校宿舍相同的價錢在校外可以租到居住環境更好的房子。

  曹可欣目前在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就讀。她說:“我當時計劃8月份出國讀書,但學校需要提前半年申請宿舍,而且還不一定能申請到。”談及校外合租的好處,她開心地表示,現在國外一些手機軟件上可以選擇合租室友,系統會盡可能地為租房者匹配生活作息和飲食習慣相近的人進行合租,這樣以后的生活會方便很多。基於這幾點原因,從大一開始,曹可欣就選擇在校外與人合租。

  頻繁換房成常態,人身安全最重要

  “在國外,換房子是件很平常的事。”曹可欣說,國外的很多房子都是3個月起租,考慮到寒暑假需要回國,學子一般會簽訂一個學期的租期,等到下一個開學季來臨,再選擇續租或者換房。然而,由於開學季時間比較緊張,一些想要換房的同學往往隻在網上看了幾張房子照片之后就匆忙搬進去,居住一段時間后才發現房子的各種問題。但此時租約早已簽訂,隻能等到下個學期再換房。這樣循環往復,頻繁換房就變成了海外學子的一種生活常態。“有時房東還會以房源緊張為借口故意抬高租金,面對這種情況,心情肯定會受到影響,這也是想換房子的另一個原因。”曹可欣補充說。

  頻繁換房帶來的一個問題是,有時來不及仔細了解房屋周邊環境,這也帶來了一定安全隱患。去年的一次“驚魂”讓李冠兵心有余悸許久,“當時我剛搬進新房子沒幾天,有一天半夜三點聽見開槍的聲音。”還有一次,他的兩個室友打架,最后還是警察來了才得以調解。

  經歷多了,李冠兵也有了自己的經驗。他表示,國外的警察局網站上會不定期地發布一些地區的犯罪信息,在校外租房的同學平時可加以關注,租房時盡量避開犯罪率較高的地區。此外,決定租房后要簽訂正規的合同,不要輕信所謂“中介”,他就吃過虧,被騙了900美元。“我第一次租房缺乏經驗,當時在沒有簽訂任何租房合同的情況下給對方支付了押金。等我住進去之后,那個‘中介’拿著押金跑了,還拉黑了我的聯系方式。”

  尊重差異互包容,短暫相處也感動

  談到與室友的相處,李冠兵坦言大家彼此間“並不算熟”。“我有4個舍友,有的喜歡在外面玩,有的喜歡‘宅’在家裡,平時幾乎見不到面,見面也只是簡單地寒暄。”雖然過著合租的生活,但因為室友來自不同的國家,日常交流和行為習慣上存在差異,因此合租房中從來沒有出現過像《老友記》中那樣熱鬧的場景。

  曹可欣的兩個室友都是中國人,不存在文化差異的問題,但在日常生活中也同樣有需要相互包容的地方。“我的兩個室友都比我大一級,作息時間跟我不一樣,有時候我早起或她們晚歸很容易吵到對方。”值得慶幸的是,兩個室友與她的想法很一致:既然選擇了合租,就要學會互相理解和包容。

  從高中開始就在國外讀書的李志遠出國前通過中介介紹,選擇在一個外國人家庭寄宿。“我的寄宿家庭是從波蘭移民到美國的,他們的飲食習慣與我們中國人完全不同。在我住進他家之前,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淘米,但是,他們為了照顧我的口味特意為我做米飯。”這讓李志遠非常感動,在國外吃到米飯,也讓想家時的自己,有了一種精神慰藉。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