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曲靖市發基卡村精准扶貧,因戶施策

幫到點子上 扶到關鍵處(落實在基層)

本報記者  楊文明

2019年06月13日06: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扶貧如何做到精准?雲南曲靖市會澤縣發基卡村因地質條件復雜,一村發展呈現不同狀況。在脫貧攻堅過程中,因為精准施策,摸清群眾真實需求,合理規劃扶貧產業,選派合適干部到村幫扶,村裡起了大變化。

  

  雲南曲靖會澤縣發基卡村,深藏烏蒙山腹地。小村不大,卻分山前山后兩村。山前村通水,最近三四年軟籽石榴產業崛起,村民逐步走上小康路。山后村處於小江斷裂帶,地質隱患突出,脫貧難度大。一村兩個樣,脫貧施策如何精准有效,是一個考驗。

  近日,記者走進發基卡村,探訪他們的精准脫貧路。

  措施到戶精准

  一家家入戶談,精准把握群眾需求

  這兩年,山后村裡的年輕人越來越少。

  山后村小組分散,村組的人也少,很難配建學校、衛生所。要修一公裡路,成本高達40萬,足夠三個農戶搬出來。

  “留在山上隻能挖一輩子紅薯,搬遷下來才有出路”,這是共識,可真要落實,並不容易。“關鍵要了解各家脫貧瓶頸、選准脫貧路徑。”發基卡村委會副主任顏晶說。

  “站慣的山坡不嫌陡”,大多數群眾起初並不願主動離開自己的土地。

  “我家是不富,可不搬也沒餓死!真要搬出去沒了土地,餓了吃石頭?”顏晶上門做工作,村民黃吉高卻鬧起了情緒。說到激動處,黃吉高頭一梗,“我這輩子辛辛苦苦蓋起的房子,舊雖舊可我就是戀舊!”

  顏晶理解老黃的擔憂,“盡管種花生紅薯收獲寥寥無幾,可搬出來對貧困戶來說卻是‘門口連栽菜的地方都沒有’。”

  在反復勸說之后,老黃還是很擔憂。說急了,顏晶撂下狠話,“餓倒了你找我,我養你!”顏晶的頭回動遷,進展並不順利。

  實際上,同樣是不願搬遷,各家情況並不一樣。“有的家庭是因為習慣問題﹔有的農戶卻是希望能留著錢給孩子讀書用。一家家入戶談,知道了不願搬遷的原因,才能做好說服工作。”顏晶說,精准扶貧,關鍵是精准把握群眾的需求和擔憂,做到措施到戶精准。

  怎麼了解群眾需求和擔憂?顏晶靠的是腳。夏天頂著烈日,冬天冒著“大白風”,顏晶和同事們挨家挨戶跑,“磨嘴皮子”。聊到位了,黃吉高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兒子讀書,我得攢錢。顏晶聽罷,立刻聊起了教育扶貧政策,老黃的心結很快解開。

  如果說苦口婆心是扶貧干部的工作法寶,那麼群眾搬遷,同樣離不開實實在在的政策紅利。村裡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人均補助2萬,拆除舊房還獎勵0.6萬元,有效解決了貧困戶的資金難題。可是易地搬遷,除了建房還要添置家具,黃吉高依然缺錢。

  顏晶一咬牙,以自己名義為老黃擔保貸款。記者問顏晶怕不怕貧困戶還不上,他說:“隻有咱自己有信心,才能確保讓百姓搬得出、穩得住、能脫貧。”

  如今,搬遷后的老黃早已脫貧。“開始還到山前的石榴園打工賺錢,這兩年兒子疼父親,說什麼也不讓年邁的老黃再去了。”

  項目安排精准

  發放小額貸款,因地制宜發展產業

  “交通落后101戶、缺勞力42戶、缺技術31戶、缺資金71戶……”說起致貧原因數據,發基卡村監委會主任李正發信手拈來。

  “其實最缺的是扶貧產業。”李正發說,這兩年,因為發展了一些產業,村裡的變化特別大。“2012年,村裡有小伙子帶女友來,回去女友便鬧著分手﹔去年,女友變成了媳婦,干脆住在了村裡。”李正發說。

  變化為啥如此之大?“咱村種軟籽石榴的,哪家一年不賺個十幾萬?”李正發認為,因為有了合適的產業,山前的村小組種石榴已經效益顯現,山后的村小組缺水種大樹青椒也開始了探索,“因地制宜”。

  不過,軟籽石榴的種植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從最早的返鄉商人試種,到如今的漫山遍野,李正發們沒少忙活。

  之所以選擇種軟籽石榴,是因為村裡原本就有老石榴樹,土質氣候非常適宜石榴種植。聽說能人回村種新品種,村委會很快幫忙協調土地試種。2013年有軟籽石榴試果,李正發和村干部覺得這個產業准行。不過,村干部費盡心思,大伙卻不主動。

  “村民不動,咱們村干部先種。”不多久,村干部自家地裡都種起了石榴。

  2015年,村裡的軟籽石榴挂果見效。村民看到收益,開始規模種植。起初,大戶想流轉土地,貧困戶擔心大戶虧錢自己跟著虧,村裡就協調大戶先行支付租金,這才讓石榴漸成產業﹔有些貧困戶不想流轉土地想要自己種,村裡也尊重群眾意願,李正發們還幫忙協調貸款。

  曾經的山前村,一畝地租金也就200元,如今已經很快上漲到了1000多元。軟籽石榴進入盛果期后,畝產量兩噸,這兩年20多元一公斤。“有的家庭地多,單靠租金收入就過了貧困線。”李正發說,精准脫貧離不開項目安排精准,貧困戶隻要不懶,就近打工就能脫貧。

  為了發展產業,貧困群眾還可以申請小額貸款、政府貼息。僅2018年,會澤縣就發放小額貸款3.5億元,新增縣級農業龍頭企業10個、農民專業合作社124個,新增土地流轉6.6萬畝﹔特別是通過“雲品入京入滬”,幫助農戶拓寬了產品銷路。

  干部選派精准

  一批機關干部駐村,幫助群眾用好用足政策

  “知道會澤山裡窮,可是沒想到這麼窮。”盡管是土生土長的會澤人,可第一次前往幾個村組家訪后,楊華文還是很痛心,“走路走得想掉眼淚,路太難走,群眾的生活太艱苦。”

  四十出頭的楊華文,原本擔任會澤縣疾控中心黨支部書記,去年3月前往發基卡村擔任駐村工作隊隊長。

  之所以選派楊華文,會澤縣委組織部、扶貧辦沒少費思量。“發基卡村年輕人大多數在外打工,留在村裡的村干部和黨員大多年紀偏大,選派一位黨支部書記到發基卡村,能夠發揮發基卡村黨支部的帶動作用。”會澤縣扶貧辦副主任湯海珍說。

  按照雲南省《關於加強貧困村駐村工作隊選派管理工作的實施意見》,會澤縣貧困村駐村工作隊實現一村一隊全覆蓋,一大批優秀的機關干部被派到貧困村,幫助解決黨組織軟弱渙散、產業基礎薄弱、矛盾糾紛突出等脫貧攻堅中面臨的突出問題和困難。楊華文就是其中之一。

  “相對於本地村干部,派駐干部更熟悉政策、也更善於與政府部門溝通。”楊華文說,“現在政策都比較完善,但不少貧困戶因為不了解政策,無法及時享受政策紅利,我們很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幫助群眾用好用足政策。”

  “從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的角度看,易地搬遷、發展產業是關鍵,但作為駐村工作隊長,既要考慮當下,也不能忽略長遠發展。”楊華文說,發基卡村未來發展最大的制約因素是缺水。每次省裡的挂鉤幫扶領導實地調研,“水”都成為楊華文的匯報重點。為了破解飲水難題,楊華文和村干部一道找山泉、又利用疾控中心的資源第一時間完成水質檢測。楊華文說,山前的幾個村小組雖然通水,但是用水依然不寬裕,山后小江邊的村小組則極度缺水,就連耐旱的大樹青椒,長勢也一般。“山后村庄雖已搬遷,土地未來是進行產業開發還是恢復生態?需要好好算算賬。”

  “沉下身子、放下架子,到了村裡,才知道這都是實實在在的事。比如,到了農戶家裡少穿白色衣服,不然沒法挖紅薯、背石榴。”楊華文說,修枝套袋,自己現在也是半個專家。


  《 人民日報 》( 2019年06月13日 11 版)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