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澤州:一條路一元錢一顆心

2019年06月20日15:38  來源:人民網-山西頻道
 

奔馳中的澤州“一元公交”。

澤州公交改革,非同尋常。

澤州縣隸屬於山西省晉城市,位於太行山最南端,轄17個鄉鎮599個行政村(含社區),全縣總人口53萬人,是久負盛名的“煤鐵之鄉”。

澤州縣域環繞晉城市區,兩者關系猶如雞蛋清和雞蛋黃。長期以來,澤州有縣無城,一直沒有客運企業。境內客運主要由山西汽運集團晉城汽車運輸有限公司、晉城市汽車運輸公司、晉城市城鄉公交有限責任公司等承擔。

但因路面沒能達到普通班線的延伸通行條件,再加上一些行政村的出行客源也不能滿足定線班車運行的成本要求,山區村落到集鎮的出行問題仍然無法解決。出行難、出行貴,成為山區群眾對美好生活向往的主要“瓶頸”。

為破解這一難題,澤州縣認真貫徹落實“四好農村路”(建好、管好、護好、運營好)指示精神,搶抓政策機遇,科學規劃,實施城鄉公交一體化工程,全力打造“一元公交”模式,既方便了群眾出行,又撬動了經濟發展。

“一元公交”模式是如何打造的?近日,記者來到澤州縣,對“一元公交”模式進行了調查採訪。讓記者嘆服的是,不同層面的受訪者都說著“一元公交”模式的好,而每個人講述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一元公交”模式的力量。

一條路

故事還得從一個細節說起。

2014年6月,高喜全調任澤州縣縣長。上任伊始,向來注重調查研究的高喜全,便馬不停蹄地開始調研。到任幾個月,幾乎所有村鎮都留下他的腳印。2017年9月,高喜全擔任澤州縣委書記。

今年5月31日,記者第一次見到高喜全時,是在南村鎮佛頭村的一家農家樂。他穿著淺藍色短袖襯衫、黑色西褲,最顯眼的莫過於他腳上那雙黑色皮鞋了,鞋幫子還沾著土,風塵仆仆地剛從鄉下調研回來。

午飯時,高喜全與記者一起就餐,邊吃邊聊。高喜全說,“一元公交”的創意,最初源於一個細節:一次調研返程途中,有位老人攔住了他的車。

高喜全下車后,與老人親切交談,問他為什麼要攔車。老人說,公交車太少了,情急之下,就招手攔車,看看能不能載他一程。

高喜全讓那位老人上了車。下車后,老人向高喜全連聲說“謝謝”。

這一幕,發生在2015年夏季的一天。

“窺一斑而知全豹。山區群眾出行難、出行貴問題,在我國欠發達地區帶有共性。如何從根本上破解這一民生難題,則考驗著執政者的能力和智慧。”高喜全說,“不管難度有多大,我們都要啃下這塊‘硬骨頭’。”

解題的思路在哪裡?

澤州縣委、縣政府經過充分調研后,不約而同指向進一步開展農村道路建設。

針對原有農村道路存在寬度不夠、會車不便、公交線路不能延伸等短板,澤州縣巧借“四好農村路”這股東風,打造農村道路“升級版”。

經過多年努力,澤州縣交通攻堅戰碩果累累:“四好農村路”建設涉及全縣17個鄉鎮244個項目,總裡程約684公裡,總投資8.7億元。

2018年6月25日,澤州縣榮獲“四好農村路建設省級示范縣”稱號。

“建好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需要管好、護好,三者密不可分。”澤州縣交通運輸局副局長侯品替說,“澤州堅持‘建管並重,建設是發展、養護管理也是發展’的原則,建立起縣道、鄉道、村道的養護長效機制。”

首先是解決“怎麼管”。建立體制機制保障,是各項工作穩步推進的基石。澤州縣著力於“嚴”,抓好治理超載超限、公路交通安全、日常巡查等工作,有效保護道路路產路權、道路正常運行、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澤州縣還從關鍵環節入手,依照《公路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出台了《澤州縣農村公路管理辦法》,修訂了《路政巡查制度》,規范了《縣鄉公路路政巡回檢查記錄表》,每天巡查不少於四條公路,確保了巡查常態化。

其次是解決“誰來護”。澤州縣堅持“以專業養護為主體、多種養護形式並存”的公路養護機制,出台了《澤州縣農村公路養護管理辦法》,明確了縣道、鄉道由縣養護中心(公路管理所)負責養護,村道由所在鄉鎮公路管理站具體負責,實現了農村公路養護“全覆蓋”,形成了權責一致的農村公路養護管理機制。

澤州縣出台了《澤州縣農村公路養護考核評比辦法》,實現一月一檢查、一季度一通報、半年一總結、全年總考評。通過考核評比,推進隊伍競爭,提高養護質量。同時,還建立養護巡查制度。縣養護中心巡查員堅持上路巡查制度,每月上路巡查不少於22天,對主要縣道和鄉道進行全面巡查。

第三是解決“錢從哪裡來”。面對道路裡程長、點多面廣的現狀,澤州縣建立起以財政投入為主的農村公路養護資金保障渠道,並對養護資金專款專用,在各鄉鎮設立了農村公路管理站,落實機構、人員、場所、資金,建立起“政府兜底、有路必養”的管養機制,有效確保養護資金發揮最大效益。

一元錢

“很多部門到澤州考察,他們最關注的是澤州農村公路的運營模式。‘一元公交’模式,是‘四好農村路’運營好的核心。”澤州縣交通運輸局副局長於佔軍說。

從推進時間看,澤州縣城鄉公交一體化與道路建設基本同步。

2015年,澤州縣委、縣政府與山西汽運集團晉城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進行戰略合作,組建成立了澤州縣匯安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簡稱“匯安公司”)。

2016年,匯安公司開始籌劃鎮村公交、旅游公交運營工作。經過多方論証和積極准備,2016年底首批10台鎮村公交投入試運行。

2017年5月22日,為了推進鎮村公交全覆蓋,澤州縣委縣政府在柳樹口鎮東石瓮村啟動“兩通”(鎮村通、景區通)工程,首次提出實行“一元公交”。當年完成覆蓋南村、柳樹口、南嶺三個鄉鎮通達100個建制村的年度目標。

2018年,澤州縣在扎實推進“四好農村路”建設的基礎上,聚力農村公交全覆蓋。9月28日,澤州縣委縣政府在北義城鎮溝東村舉行農村公交集中開通儀式,順利完成澤州縣599個行政村的公交全覆蓋任務。

2019年1月21日,晉城市實行“市域公交一體化改革”,將農村客運班線改造為城鄉公交線路。通過整合,匯安公交線路達110條,公交車輛210台,其中鎮村公交線路86條,旅游公交線路11條,城鄉公交線路13條。

城鄉公交一體化改革,並非一帆風順。

2017年初,匯安公司開通南村—環秀的鎮村公交時,途徑此地的一輛晉城—冶底的農村客運班車,曾因線路重疊、觸及個人利益為由,多次到行管部門上訪。但因該車發車不定時,人滿才發車,人少就不發,老百姓很不滿意。

為了避免矛盾沖突,鎮村公交避開冶底村,通達周圍村庄(環秀、東常、西常、張村)。但冶底村的老百姓不干了,為了坐上“一元公交”,多次到鄉鎮發車點和有關人員交涉,積極爭取個人權益。匯安公司與經營車主多次溝通,並承諾吸納原車主擔任公交駕駛員,最終鎮村公交才順利通達冶底。

與之相比,經營車主韓方向的轉型則更具理性。韓方向說,在沒開通城鄉公交之前,他和妻子經營一輛小型中巴車,往返晉城—草底鋪。扣除各種成本后,一年純賺兩三萬元。城鄉公交開通后,他轉型當了專職駕駛員,月薪4000多元,一年下來純收入5萬元左右。每天下班回家,一家人其樂融融。

“改革涉及各方利益調整,但我們堅持人性化操作,採用收購農村客車、吸納原車輛駕駛員到公司擔任公交駕駛員等形式,推行城鄉公交一體化改造,最終實現了平穩過渡。”山西汽運集團晉城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鬆魁說。

如今,澤州縣實現農村公交全覆蓋,城鄉公交、鎮村公交實現無縫對接,形成以晉城市區為中心、鄉鎮為節點,輻射全部行政村的公交服務網絡。同時,為了促進全域旅游發展,澤州縣11個主要旅游景區,開通了旅游公交。

於佔軍說,“一元公交”作為一項惠民工程,是澤州縣委、縣政府察民情、順民意、惠民生的重大舉措,廣大百姓對此交口稱贊。從實際運營看,“一元公交”模式具有三個特點:財政兜底、一元普惠、無縫對接。

“財政兜底”突出的是國營屬性。一方面,澤州縣成立匯安公司,堅持“公益屬性、微利運營”原則﹔另一方面,縣財政列支3000萬元營運補貼進行兜底。“隻要是老百姓迫切需要的,花再大代價都值得。”澤州縣縣長張軍說。

“一元普惠”凸顯的是公益性。澤州縣所有城鄉公交、鎮村公交、旅游公交,不管線路長短,全縣一個價,上車一元錢,讓農村百姓享受與城裡人一樣的公交服務。65歲以上老人、殘疾人、軍人和1.2米以下兒童等群體免費乘車。

“無縫對接”體現的是極致服務。澤州縣交通運輸局分管公交工作負責人成衛東介紹,通過優化全縣公交服務網絡,著力構建“布局合理、綠色生態、安全便捷”的鎮村公交服務體系,有效滿足百姓的出行需求。比如農村百姓到城裡辦事,在家門口坐上鎮村公交,到鄉鎮乘坐城鄉公交到達城裡,實現無縫對接。

一顆心

3000萬元!

這個數字讓不少人納悶: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一些地方財政收入放緩,支出壓力增大,澤州也不例外。即便如此,澤州縣為何依然為“一元公交”提供財政兜底?是什麼樣的初衷讓政府如此“舍得”?

有關部門算了一筆賬:今年澤州縣“一元公交”補貼3000萬元,全縣53萬人口,平均是給每人一年57元的小紅包﹔但全縣公交年運送旅客將達500多萬人次,按每人次出行節約5元票價折算,保守估算每年為群眾節約出行成本2500多萬元。這符合打造“一元公交”模式的初衷:讓百姓得實惠。

“一元公交”帶給百姓哪些實惠?

5月31日上午10點,記者投幣一元,坐上了南村鎮—佛頭村的鎮村公交。記者注意到,乘客除投幣外,還可以刷卡、微信支付。坐在記者右側的老人叫衛石迷,今年71歲,精神矍鑠。他每次乘車,隻要出示老年卡即可。記者問他趕集都買了啥,他說買了藥、衛生紙、蔬菜,一共花了75元。

經過攀談,記者了解到石衛迷老人是坐上早上8點的鎮村公交,到南村鎮上買點藥和日用品,恰好趕上10點的車回村。他說:“如果擱在以前,8點出門,10點還不一定能到鎮上。如果再碰上車少,有時在路邊等半天都坐不上車,不准點,經常耽誤事,而且票價要比公交車貴好幾塊錢。”

“活這麼大年紀,還真覺得‘一元公交’這事,讓我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實惠。”石衛迷說,“通公交車以后,真是太方便了。像我這麼大年齡的老人,有時候不想進城買東西,就給公交駕駛員打個電話,他就給咱順路捎回來了。”

駕駛員秦建平是一個典型代表。他今年50歲,駕齡28年,是位名副其實的“老司機”。秦建平不僅駕齡時間長,而且為人厚道,是個“熱心腸”。佛頭村農家樂負責人任小肉在網上售賣“軟米飯”,但下訂單的顧客大多數都在晉城市區,如何順路捎帶給顧客,讓任小肉犯了難。秦建平知悉情況下,便主動伸出援手,在行車時免費將“軟米飯”帶到市裡,並親自交到顧客手中。

“一元公交”的實惠不止於此。澤州縣匯安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經理郭文峰說,近年來,澤州縣始終秉承“交通惠民生、公交暖民心”的服務理念,積極拓展鎮村公交“三代一送”便民服務(為偏遠群眾代購食品、藥品、生活品﹔代辦生活繳費﹔代取包裹、物品﹔接送學生等各種便民服務),廣受百姓好評。

澤州縣交通運輸局主要負責人表示,澤州縣依托公交網絡,不僅保障了農村百姓出行,還加快了城鄉之間人流、物流和資金流的雙向流動,助推了鄉村旅游發展。下一步,澤州縣在“一元公交”的基礎上,傾聽群眾意見,科學合理優化線路、降低空座率,進一步提升百姓的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努力打造出全國一流的服務水平。

……

站在歷史和現實的交匯點回望,“一元公交”模式取得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但在澤州縣委、縣政府看來,“一元公交”模式最大的成功之處在於:贏得民心。這與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高度契合。瞻望未來,澤州縣以打造“一元公交”模式為重要抓手,對城鄉公交一體化改革進行創新探索,其意義遠不在本身,更重要的是,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深化城鄉公交改革的新樣本。(來源:農民日報 記者李朝民 文/圖)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