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旦正草表示,一次出診就是一次調研

希望鄉村醫生能到大醫院學習(履職故事)

本報記者  王錦濤

2019年07月04日07: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大霧漫山崗,雨說下就下。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出診歸來的桑科鎮達久灘草原鄉村醫生旦正草,沒來得及休息,便將牧民群眾的意見建議,歸類整理,寫進履職調研。“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必須為群眾利益盡心盡職,把每一次出診都作為一次調研。”旦正草說。

  達久灘草原,海拔3600多米,旦正草是這裡唯一的鄉村醫生。“2018年,我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兩會閉幕回到鄉裡,很多群眾跟我說,擔心我到了北京,再也不回來。”旦正草笑著說,鄉親們想說的,其實她都懂。“本土醫療人才匱乏,外來醫生留不下。”旦正草說,大家擔心她走了,村裡的醫生沒人接班,牧區的百姓就沒法看病。

  從達久灘草原到夏河縣城,有60多公裡的沙土路,出行不便、缺醫少藥,讓這裡的牧民群眾習慣了小病扛、大病拖,難以及時被醫治。上世紀90年代末,從甘肅省衛校畢業后,旦正草回到草原,做起了鄉村醫生,為牧民群眾看病送藥。由於牧民群眾居住分散,騎馬就成了旦正草最主要的出行方式,有時候深入牧區出診,一去便要好幾天。將近20年的堅守,誰是什麼病,家裡啥情況,旦正草比病人還清楚。說起旦正草,牧民群眾無不豎起大拇指,並說句:草原好“曼巴”(藏語,意為醫生)。

  草原天氣多變,出診路上,才是艷陽天,又遇風攪雪。“氣候惡劣,經常早岀晚歸,忍飢挨餓也就成了家常便飯。”旦正草說,近些年,牧區變化很大,通了路、有了電,“醫療條件相比以前更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旦正草說,但鄉村醫生隊伍還有很多問題沒能解決。

  從她的切身體會,以及這兩年的履職調研看,鄉村醫生身份模糊,待遇跟不上,養老沒保障。尤其是高海拔的牧區,鄉村醫生崗位幾乎對年輕人毫無吸引力。長此以往,鄉村醫生隊伍就會不穩定,百姓的健康就得不到守護。“我今年已經47歲了。”旦正草告訴記者,今年兩會后不久,又經歷了一次大手術,“是肝包虫病,已經10多年了,肝有一部分被切除。”旦正草用手比劃著說,現在她也挺擔心,不知還能在村醫的崗位上堅持多久。

  因為出診幾乎不收費。在草原行醫幾十年,旦正草不僅沒掙著錢,還倒貼了幾萬元醫藥費。盡管這樣,她還是將辛苦積攢下的2萬多元捐給了桑科鎮寄宿制小學,成立了“旦正草助學金”。“就是想讓更多學生安心讀書,以后為草原培養更多的‘曼巴’。”旦正草說,這兩年她廣泛收集資料,深入了解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情況,“把自己看到的和了解到的情況,通過全國兩會傳遞上去,希望更多的人來關心藏區村醫和藏醫藥發展。”旦正草說,去年她提交了《讓傳統藏藥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更大作用》的建議,今年又提出建議,希望能批准偏遠艱苦地區的老村醫開診所,讓那裡的群眾在家門口就能就醫。

  “接下來的幾年中,我還將持續關注這些問題。”旦正草說,希望加大對鄉村醫生的培訓力度,能讓他們有機會走出去,到大醫院學習。同時,將繼續呼吁提高村醫工資待遇,真正讓他們扎根基層,做牧民健康的守護者。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4日 18 版)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山西母親河“風光美起來” 近年來,隨著汾河流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曾經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態重現勃勃生機。【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
田園變公園村庄變景區省城晉源區王郭村1500畝葵花進入盛花期,百萬朵葵花悉數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來。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