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國內傳統車企這些年都成立了哪些共享出行公司?

2019年07月22日16:11  來源:人民網-中國汽車報
 
原標題:盤點:國內傳統車企這些年都成立了哪些共享出行子弟兵?

  早在2015年,時任奔馳汽車全球總裁的蔡澈就提出,汽車業的“數字化轉型”已全面展開,梅賽德斯-奔馳正在從汽車制造商轉變為互聯網出行服務商。此后,大眾、奧迪、寶馬、豐田等跨國車企和上汽、長安、北汽、吉利等國內傳統車企相繼提出,要從傳統汽車制造企業向移動出行服務提供商轉型。經過多年的積累和布局,這些車企的設想幾乎全部變現。現代、豐田等跨國車企大多同全球出行巨頭公司Uber、Lyft和Grab等進行合作。

  而我國車企方面,大多車企都自行成立共享出行公司,獨立開發和運營各自的打車軟件,《中國汽車報》對目前車企的打車軟件進行了簡單的統計和整理:

  一汽:開開出行(無網約車服務)

  2018年5月,長春第一汽車服務貿易有限公司推出從線上到線下一體化的出行產品--開開出行,主要運營分時租賃業務。

  長安:長安出行(無網約車服務)

  2017年6月,長安汽車推出的長安出行APP在重慶上線並開放注冊,將展開汽車共享業務,但並不涉及網約車服務。

  北汽:華夏出行(暫無網約車服務)

  2017年4月,北汽成立旗下全新的出行服務平台華夏出行,隨后在北京推出分時租賃品牌摩范出行,並計劃同步開展網約車、整車租售等業務。

  長城:歐拉出行(新能源車型)

  布局城市:保定

  2018年8月,長城汽車發布旗下共享出行業務品牌“歐拉出行”。據悉,歐拉出行即將在近日正式啟動運營,其主要運營車輛是長城歐拉iQ新能源車型,目前車輛集中布局在保定市區。

  上汽:享道出行(暫無網約車服務)

  布局城市:上海

  2018年12月,上汽發布旗下移動出行戰略品牌“享道出行”,同時上線個人網約車平台“享道專車”,進軍網約車業務,在上海開城,運營車輛全部使用車齡3年內的上汽旗下主流車型。

  江淮:和行約車(新能源車型)

  布局城市:合肥

  2019年1月,江淮汽車旗下網約車品牌“和行約車”正式上線,據了解,和行約車將全部使用江淮汽車旗下主流新能源車型,立足合肥並拓展十個城市的業務,投放車輛一萬輛。

  東風:東風出行

  布局城市:武漢

  2019年4月,東風公司宣布“東風出行”平台正式上線,並於5月28日在武漢舉行了網約車業務的開城儀式,截至目前,東風公司內部已經搭建了T3、東風出行、聯友出行、易微享四個出行平台。

  廣汽 :如祺出行(新能源車型)

  布局城市:廣州

  2019年6月,由廣汽集團、騰訊、廣州公交集團、滴滴出行等共同投資的創新移動出行業務——如祺出行正式上線。據悉如祺出行將在廣州正式推出市場試運營,以粵港澳大灣區為核心,逐步推向全國,計劃一年內投放一萬輛新能源車。

  吉利:曹操出行(新能源車型)

  布局城市:全國多數城市

  2015年11月,吉利汽車推出了國內首家新能源汽車共享出行服務平台曹操專車,運營車輛全部採用純電動車型吉利帝豪EV。今年2月,曹操專車宣布將品牌和服務全面升級為“曹操出行”。

  車企在出行領域的布局固然具有一定的優勢,主要集中在車輛的採購和布局上,但是傳統車企熟悉的是工廠式管理,不太熟悉和理解互聯網化的平台和個性化出行需求,思維和體制等因素深度影響著整車廠向出行服務提供商轉型。從以上的資料中也可以看出,大多數車企都是以企業所在地為起點,逐步開展全國范圍內的出行業務,其中曹操出行作為最早一批出行品牌目前運營的范圍最廣,其余多數品牌仍然只是在部分城市展開,地域局限性較大。從這一點看,專業網約車品牌的優勢就十分明顯,例如目前較熱門的滴滴出行、美團打車、哈啰出行和高德出行等,它們可以利用各自的流量優勢,吸引全國的手機線上用戶。不僅如此,這些互聯網企業在對大數據和用戶信息的運用方面,以及品牌運營方面都具有傳統車企所沒有的優勢,因此傳統車企同這些互聯網平台的合作勢在必行。(馮玉婷)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龍城“水鄉”醉游人太原市晉陽湖公園內,許多慕名前來的游人被水岸一色的唯美景色所吸引。
【詳細】龍城“水鄉”醉游人太原市晉陽湖公園內,許多慕名前來的游人被水岸一色的唯美景色所吸引。 【詳細】

山西千人健步、騎行迎青運健步行隊伍沿汾河公園健身智慧步道,途經南內環橋至迎澤大橋,全程約5公裡。
【詳細】山西千人健步、騎行迎青運健步行隊伍沿汾河公園健身智慧步道,途經南內環橋至迎澤大橋,全程約5公裡。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