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打游戲 不能等到成癮再干預

朱昌俊

2019年08月02日18:24  來源:科技日報
 

“未成年人的行為養成,與大人的觀念和行為有直接關系,網癮的形成同樣如此。在談及兒童對手游迷戀時,不必過於糾結於網癮或者沉迷這個概念。首先還是得立規矩,從形成一種良好的行為引導習慣開始。”

“現在,青少年游戲成癮問題對於全世界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在我國的發生率也在逐漸增加。”近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院長陸林指出,造成我國青少年游戲成癮的原因主要是電子游戲可及性比較高,即很容易接觸到﹔另外,一些青少年花在課外活動、體育活動、人際交往方面的時間在不斷減少﹔家長、老師和孩子的溝通交流方式不夠完善,也會讓孩子想在游戲中尋求自我。

眼下正值中小學暑假期間,正是不少孩子“解放天性”——可以隨心所欲玩游戲的時候。客觀地講,自網絡游戲誕生之日起,有關沉溺游戲的危害、如何防止玩游戲成癮等話題和爭議就沒有停過。尤其是近幾年隨著手機游戲的興起,人們對青少年網癮越來越關注。

其實,這些年,從監管部門到游戲平台再到教育層面,並非沒有採取行動。但是,在智能手機被廣泛使用的年代,防范游戲沉迷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人們的社會心態也在發生微妙變化。比較突出的一點便是,不少家長對於孩子沉迷於手游表示憂心忡忡卻又無可奈何。一則,無論是游戲平台推出的防沉迷機制,還是家長的干預,都往往無濟於事、防不勝防﹔二則,“手機保姆”現象已經具備一定的現實合理性,即手機和游戲成了一部分家長安撫和陪伴孩子的利器。在這種語境下討論青少年游戲成癮的話題,注定顯得更復雜。而在思考對策上,也必須要更接地氣。

未成年人的行為養成,與大人的觀念和行為有直接關系,網癮的形成同樣如此。事實上,當我們在談論兒童對手游的迷戀時,其實不必過於糾結於網癮或者沉迷這個概念。首先還是得立規矩,從形成一種良好的行為引導習慣開始。比如,學校層面,小學生到底能不能帶手機到學校,一定要有更明確的態度。去年,法國以立法的方式規定15歲以下的小學生在學校期間不能使用手機。當前,中國不少學校也有這樣的規定,但是,到底該如何執行、家庭和學校又如何統一認識,這些都需要進一步溝通解決。

另外就是游戲平台的社會責任問題。近年來,一些游戲平台迫於監管和社會壓力,在防沉迷機制建設上有一定的跟進。整體看來,游戲行業在社會當中仍存在著兩種極端化的認知,一種是將之視為洪水猛獸,一種是將其看作一個“朝陽產業”,片面強調其背后的經濟價值。特別是近年來游戲競技的興起,在一定程度上進一步弱化了對游戲行業社會責任的反思。這樣一種社會認知,必然會削弱游戲開發商的社會責任履行意識。

某種程度上而言,游戲行業快速發展並在短時間內吸引龐大的玩家群體,大大影響了社會對其的理性認知和合理接受的空間。包括成人和未成年人,都有被裹挾的一面。而留守兒童群體的存在,家庭教育的缺失,又進一步助長了其在現實中的“合理性”。預防游戲沉迷,遏制網癮,必須考慮到這種大的社會背景,否則效果注定難以高估。

今年5月,世界衛生大會把游戲障礙納入《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次修訂本》,游戲障礙作為新增疾病,納入“成癮行為所致障礙”疾病單元中。這確實是對游戲成癮的一種警示,但預防成癮,還是要從日常的習慣引導和觀念的變更開始,不能等到成癮了再來干預。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龍城“水鄉”醉游人太原市晉陽湖公園內,許多慕名前來的游人被水岸一色的唯美景色所吸引。
【詳細】龍城“水鄉”醉游人太原市晉陽湖公園內,許多慕名前來的游人被水岸一色的唯美景色所吸引。 【詳細】

山西千人健步、騎行迎青運健步行隊伍沿汾河公園健身智慧步道,途經南內環橋至迎澤大橋,全程約5公裡。
【詳細】山西千人健步、騎行迎青運健步行隊伍沿汾河公園健身智慧步道,途經南內環橋至迎澤大橋,全程約5公裡。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