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保:新時代文物保護利用的新路徑

2019年08月12日08:03  來源:山西日報
 

文物是中國歷史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燦爛文明成果和優秀傳統文化的基礎和載體。做好文物的保護與利用,不僅是對歷史根脈的崇敬,也是對中華文明的繼承。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文物保護與利用工作,作出“保護文物功在當代、利在千秋。”“樹立保護文物也是政績的科學理念”等重要指示。我們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新時代加強文物保護與利用工作的重要論述為指針,積極踐行“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16字文物工作方針,讓文物“活”起來。

文物保護與利用應雙管齊下

作為文物大省的山西,現存地面文物古跡3.1萬多處,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452處,居全國第一,3處世界文化遺產獨樹一幟,宋遼金以前的地上木結構建筑佔全國總數的70%以上。沉浸在文物帶來文化精神享受和藝術魅力熏陶的同時,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由此帶來的保護任務異常艱巨。如何解答文物保護與利用這道難題,事關山西長遠發展和三晉人民福祉。

正確處理保護和利用的關系。長期以來,文物的“古為今用”應強調其本身保護還是注重開發利用,一直是一個存在爭議的問題。事實上,二者之間的關系並非對立、非此即彼的,而是文物保護與利用要同步推進。因為文物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資源,一切開發利用都要以保護為前提,這是底線,也是紅線。保護好文物的特有屬性,才能讓文物獨特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和科學價值得以體現,滿足文化消費需求,促進文化產業發展。通過文物的合理利用,能夠使文物得到及時必要的保護,持續保持文物在傳播文化、服務社會和推動發展方面的“健康”狀態,真正讓文物“活”起來。

注重分類保護、開發和利用。首先,要對文物進行分類,雖然文物各色各樣,但是按照同類相聚的原則可以對文物進行分類和評級,在此過程中就會產生各種保護標准,這就為后續的保護與利用提供了明確的政策指導。其次,要分類進行保護,文物有分類所以保護也要有區分,移動文物一般不再使用,大多成為展覽品或藏品,如玉器、金縷玉衣等﹔但對於古文化遺址、古建筑等不可移動文物則不同,如果只是簡單地對古建筑刷刷牆、掃掃地,將其封閉起來,為了保護而保護,那它的真正價值就無法凸現。再次,要分類利用,由於文物利用是建立在保護的前提下,所以針對不同文物類型採取不同的保護措施,決定了文物需要不同的利用方式和類型。

人們常說“地上文物看山西”,特別是以常家庄園、王家大院等為代表的各類大院,是人類生活狀態、生存方式的真實呈現。以滿足人們居住需要的院落民居,完整保留了人們曾經的生活狀態,一磚一瓦都記錄展示著人類曾經的生活方式,是我們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此類院落,人類居住於此可住幾十年,而沒人居住時過不了幾年就會破敗,這是為什麼?因為當有人的活動時,人本身散發的氣息和房屋是契合的,能夠對建筑起到一定養護作用,自動對其進行“縫縫補補”,這實際上就是對文物的保護。因此,如何讓此類文物歷久彌新?才有了分類保護與分類利用的思考。文物必須進行分類,在文物分類的基礎上制定分類保護措施、分類利用措施,才是對文物最好的保護利用。

文物保護利用的四大新路徑

面對新時代文物保護利用的嚴峻形勢和突出問題,我們隻有按照習近平總書記“讓文物活起來”的重要指示精神辦事,才能使文物成為文化的承載者、傳播者,不僅讓文物保護有法可依,更要讓文物利用有章可循。2019年3月,國家文物局與山西省人民政府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支持山西建立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積極探索文物保護利用改革創新路徑,推動山西從文物旅游資源大省轉變為旅游經濟強省。

一是深化文物保護與利用體制機制改革。目前,文物保護利用的行業主管單位和部門職能履行側重於保護方面,形成了三定方案、考核標准、職能設置等一套完整的文物保護體系,但對於文物活化利用尚停留在“雲端”、處於“真空”狀態,沒有一個市場化的具體標准。因此,要深化文物保護與利用的體制機制改革,建立健全活化利用體系,完善文物保護活化利用方案和市場標准,包括活化利用的原則、分類利用標准,使文物在開發、利用、活化方面發揮應有的作用,在弘揚傳統文化中更好地發揮載體作用,讓文化之“根”枝繁葉茂。

二是加強對古建筑的活化利用。將古建筑的活化利用作為山西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發力點,構建“中國古建筑遺產廊道”,做好古建筑線性遺產規劃,完善道路等各類基礎配套,真正改變古建筑“零打碎敲”的狀況。在保留古建筑原始特點和特色前提下,探索和挖掘潛在的歷史文化價值,讓古建筑在開發利用的同時得以長期保存,讓文化在傳承中更具參與性和體驗感。

三是推動文物保護利用與發展旅游有機結合。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視察山西時,要求山西走好轉型之路。省委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重要講話精神,提出要把文化旅游業培育成七大非煤產業之首,培育成戰略性支柱產業。做好文物保護與利用,必將推進文化和旅游產業互融互通。一方面,加強文物保護與利用,有利於歷史研究和傳承,使優秀傳統文化不斷發揚光大,為文旅產業多元化發展增添活力和動力。另一方面,“激活”更多處於“沉睡”狀態的文物,使之與文化產業、旅游開發緊密融合,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使人民群眾共享文物保護利用成果。

四是強化文物保護利用的政策支持。讓文物“活起來”,需要現代科技的支撐,更離不開法律法規的保障。根據文物保護利用實際需要,推進文物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的修訂,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各項基礎性制度、配套法規的制定和運用,不斷增強科學性和完整性。同時,鼓勵社會各界借助“互聯網+”、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呈現新的闡述方式,增強傳播的親和力和滲透力,講好山西故事,展現山西文化。(作者為山西文旅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責編:喬慧、白鴻濱)

推薦閱讀

龍城“水鄉”醉游人太原市晉陽湖公園內,許多慕名前來的游人被水岸一色的唯美景色所吸引。
【詳細】龍城“水鄉”醉游人太原市晉陽湖公園內,許多慕名前來的游人被水岸一色的唯美景色所吸引。 【詳細】

山西千人健步、騎行迎青運健步行隊伍沿汾河公園健身智慧步道,途經南內環橋至迎澤大橋,全程約5公裡。
【詳細】山西千人健步、騎行迎青運健步行隊伍沿汾河公園健身智慧步道,途經南內環橋至迎澤大橋,全程約5公裡。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