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山西頻道>>國際國內

從喝上水到喝優質水,全國2.7億農村人口供水保障水平顯著提升

“喝上自來水,甜到咱心窩”(鄉親們的身邊事①)

本報記者  王  浩
2021年09月24日08:04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要堅持把人民群眾的小事當作自己的大事,從人民群眾關心的事情做起,從讓人民群眾滿意的事情做起,帶領人民不斷創造美好生活!”

  飲水、道路、網絡、農技服務等鄉親們的身邊事,都是事關農民切身利益的“關鍵小事”,也是億萬農民急難愁盼的問題。從本期開始,我們推出“鄉親們的身邊事”系列報道,報道各地各部門解決億萬農民困難事、煩心事的新進展,展現廣大農民日益增強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編 者 

  

  “自來水喝著干淨,用著方便,心裡暢快。”安徽省金寨縣大灣村村民汪新春感慨。自來水入戶,洗衣機轉了起來,一根水管,改變著深山裡的農家生活。

  大灣村山高坡陡,有水難存。雨天水濁,旱天水缺,村民常常要翻山越嶺找水喝。隨著農村安全飲水鞏固提升工程的實施,村裡打了深井,鋪了管道,引清水入戶。在金寨,為破解工程型缺水難題,近年來建設集中供水工程394處,農村自來水普及率提至93.86%。

  農村飲水事關億萬農民福祉。“十三五”時期,我國鞏固提升2.7億農村人口供水保障水平,規模化供水工程覆蓋50%左右的農村人口。進入“十四五”,各地區各部門順應廣大農民期盼,繼續提升農村供水保障能力,讓放心水流進千家萬戶。

  從水源地到水龍頭,放心水暢流到家家戶戶

  走進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擺河村村民張洪斌家,四方庭院的一角,一根水管探出來,擰開水龍頭,清水汩汩流出,張洪斌喜在心頭:“一整天有水,啥時候想用就能用,再也不用為水發愁了。”

  擺河村群山環抱,地勢高低起伏,過去缺水是道難題:哪兒有水就去哪兒拉,小山塘、小溪溝前常常排起長隊。“車拉馬馱來回一趟,要個把小時,拉三五趟才能灌滿水缸。”張洪斌回憶,“遇上天旱,水塘見底,大家就得跑到更遠的地方拉水。”

  村黨支部書記王德剛介紹,從2019年開始,村裡以朱二龍潭水庫為主水源,建設引水工程、蓄水池、淨水處理設備和管道等,源源不斷的清水進村入戶。針對地勢較高的村組,村裡以山塘為水源,單獨鋪設管網,建設分散供水工程,全村自來水入戶實現了全覆蓋。

  “喝上自來水,甜到咱心窩。”張洪斌說,通水后,家裡置辦了洗衣機、熱水器,日子越過越好。

  沾益區水務局局長張正禮介紹,從水源地到水龍頭,區裡克服山多坡陡的困難,找水源、建工程、接管道,全力擴大供水輻射范圍。截至2020年底,全區農村自來水普及率達93%。

  喝上自來水,是廣大農民的迫切期盼。“黨的十八大以來,水利部門不斷補齊農村飲水安全工程短板,打通輸水‘大動脈’,織密入戶‘毛細血管’,確保農民飲水安全。”水利部農村水利水電司副司長張敦強介紹,截至2020年底,全國共建成931萬處農村供水工程,農村集中供水率達到88%,自來水普及率達到83%。

  提升農村供水保障水平,還要接續發力。“當前,部分農村地區水源仍然不穩定,末端管網存在堵點、斷點,工程建設標准較低。今后要下更大的功夫,更好滿足農民對安全飲水的需求。”張敦強說。

  補上水源短板,確保水量穩定。在四川省丹棱縣,水源從地下水變成了青衣江水。“過去每年3、4月份天旱,井水不夠用,惱火得很!”石橋社區農民袁德成說,“前不久,青衣江的水通到了村裡,再也不用擔心停水了。”

  丹棱縣水利局工程師周忍介紹,2019年開始,縣裡實施‘引青入丹’工程,股股青衣江水,穩穩流入農家。“我們還新建擴建自來水廠和管網,與集中供水站管網聯通,實現一根管道通到底,城鄉共飲一江水。”周忍說。

  “下一步,水利部門將建設一批中小型水庫等水源工程,積極推進農村供水規模化發展和小型工程標准化改造,更新改造一批老舊供水工程和管網。”張敦強介紹,到2025年,全國農村自來水普及率將達到88%,農村供水工程布局將更加優化,供水保障能力進一步鞏固提升。

  從有水吃到吃好水,農村飲水水質穩步提升

  水質,關系農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生活品質。這些年,各級水利部門多措並舉,讓農民不僅有水喝,還能喝上好水。

  山東省商河縣曹家村村民王德寬,說起以前的水質直搖頭:“水壺積滿厚厚的水垢,衣服晒干后都會留下一層‘白霜’。”

  氟超標水、苦咸水一度困擾著曹家村人。村黨支部書記王介水說:“改挖深井,配備降氟設備,村裡也想過不少辦法,但效果有限。”

  水質好不好,水源是關鍵。解決農民想干又干不了的事,商河縣逐漸把水源從地下水置換成黃河水。“為了讓大家喝上黃河水,縣裡建了兩座水庫、三座規模化水廠,鋪設了320公裡管網。”縣供水服務中心主任李兆說,目前全縣農村集中供水率達100%,入戶率達100%。

  張敦強介紹,水利部門多管齊下,優化農村飲水水源,截至2020年底,全國975萬農村人口飲水型氟超標問題得到解決,120萬農村居民告別飲用苦咸水。

  為了保障水質安全,各地不斷完善水源地水質監管體系。沾益區劃定了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在重要水庫設置了地理界標和警示標志。丹棱縣劃定7個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推進有機肥替代化肥和綠色防控,減少農業面源污染。

  互聯網、大數據等新技術保駕護航,讓群眾喝上放心水。“縣裡裝了183個監控點、948塊村頭總表、14萬多塊入戶智能水表,聯成‘一張網’,搭建起智慧供水平台。”李兆介紹,“我們還開通了監督電話,可自動轉接至24小時調度值班室。”

  “一旦發現水壓小了、水渾了,我立馬在手機上反映,維修隊很快就趕過來。”王德寬說。

  一系列舉措讓農村飲水水質穩步提升。截至2020年底,全國“千噸萬人”工程水源保護區已全面劃定。“十四五”時期,水利部將會同生態環境部,推進千人以上工程劃定水源保護區或保護范圍,“千噸萬人”工程配備淨化消毒設施設備,進一步提高供水水質。

  從建工程到水長流,“誰來管”長效機制更完善

  “水管的水細成了一條線,咋辦?”前不久,河北省豐寧滿族自治縣黃旗鎮西村管水員王關忠接到村民電話,立即拿起設備,沿著管線排查問題。

  “蓄水池水位不停地降,看來加壓泵出問題了。”王關忠撥通縣水務局電話,不一會兒,技術人員趕到,及時更換了水泵。

  2019年王關忠被選聘為村管水員,他每天巡查管網、定期消毒,“哪段水管愛漏水,哪片水壓不穩,我都記在心裡。現在,鄉親們用水,小問題不用出村。”

  “過去喝水有多難,現在鄉親們對水就有多在乎。”王關忠深有感觸地說,大家以前喝的是淺井水,又苦又澀。2019年,依托農村飲水安全項目,村裡打了兩口百米深的水井,新建高水池和泵站,埋設地下輸水管路,使集中供水率達到100%。

  工程建好更要管好,才能讓群眾真正得實惠。“村裡聘請管水員,成立了供水管理委員會,確保工程有人管理、有人監督、有人維護。”西村黨支部書記閔海龍介紹。

  豐寧是脫貧縣,確保安全飲水有保障,是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的重要任務。“全縣已累計投入2億多元,建設農村飲水安全工程1375處。當前最關鍵的就是健全管護機制,確保工程常態良性運行,實現供水充裕、水質安全。”豐寧縣水務局局長郭愛國說。

  完善管護隊伍。“縣裡建立了五級責任體系,鄉鎮政府主體責任人、行業部門監管責任人、村級管理責任人、村組具體責任人和管水員,層層抓運行管護。”郭愛國介紹,目前全縣有1806名基層管水員、35名專班技術骨干。

  跟豐寧一樣,各地因地制宜建立管護隊伍。截至2020年底,全國建立從地方政府主體責任、水利部門監管責任到供水單位運行管理責任的“三個責任”體系,農村供水工程運行管理取得新進展。

  確保供水工程持續運行,既要解決“誰來管”,也要解決“錢從哪來”。“我們經過成本核算,召開村民代表大會,確定了每立方米1元的水價。收繳的水費,用於管水員工資和部分維修資金。”閔海龍說。

  在全國,農村飲水水費改革持續深化,讓農村群眾用“放心水”、交“明白費”。截至2020年底,我國實現了農村集中供水工程全面定價,千人以上供水工程收費比例達95%、水費收繳率達90%。此外,水利部、財政部加大農村供水工程維修養護資金補助力度,2019—2020年共下達39.6億元,帶動地方財政投入近27億元。


  《 人民日報 》( 2021年09月24日 18 版)
(責編:麻潞、趙芳)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