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交通建设完成固定资产投资711亿元

交通人

 




“你老了,这条路,我接力....”

立冬后,山谷里的风夹着料峭的寒意,凉意更重了。太原邮政分公司大虎沟揽投站邮递员王沄天对此深有体会,山里的风要比山外冷。
同一条邮路,王沄天走了近两年,王沄天的父亲王收秋走了35年。在这两代人的眼里,几十年来发生了很多的变化,然而父子传承的使命和初心一直未曾改变。

路桥工地上的“黑脸汉子”

史建峰的手机里存着一份特殊的备忘录,上面有一条“认真洗脸,脸太黑了”。收到消息时,史建峰还在工地,用“裹”着泥和土的手指点开,屏幕外的七尺男儿咧嘴笑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对方并不知道,史建峰脸上的黢黑和胳膊上的一样,经过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已然是洗不掉的“勋章”。

党建 动态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