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山西频道>>专题报道>>临汾视窗>>隰县

义泉毛泽东路居地

来源:隰县政府网    2014年04月19日16:22

  接到阎锡山求援电后的蒋介石,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消灭红军并乘机插手山西,于3月上旬开始抽调驻河南、湖南、洛阳等地的国民党中央军10个师陆续驰援山西,并派陈诚协助阎锡山“进剿”红军。阎锡山也积极重新调整部队。

  为此,3月10日,毛泽东和彭德怀签发《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布告》,再次呼吁“停止一切内战,一致对日”。12日,红军总部在郭家掌村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商讨对策。毛泽东在所作的《关于形势与任务的报告》中,明确提出了新的战略任务:“为了推动全国抗日高潮,我们要迅速东进,打到同蒲路、汾河流域去,威胁太原,调动敌人。坚决消灭一切阻拦我抗日去路的反动分子,同时要加紧扩大红军,广泛发动群众,创立根据地。”决定红军分兵三路:红一军团为右路军,沿汾河和同蒲路南下作战;红十五军团为左路军,北上晋西北,威逼太原;毛泽东率总部特务团和黄河游击师为中路军,转战晋西,以牵制阎军。

  会后,三路大军立即分头行动,开始了新的战略展开。这时候,春寒料峭,万物沉睡。然而,大地回春的潮流正四处悄悄涌动,势不可挡。为避开驻汾、孝晋军主力,红军各部一路餐风饮露,风雨兼程,以后撤之势向西绕行。

  毛泽东率领不足500人的中路军,声东击西,左右逢源,开始在孝义、隰县、石楼、永和一带山区,与阎军孙楚、杨效欧部20个团兜开了圈子。同时,心系全局,指挥左右两路军在南北两翼迅速展开,伺机狠狠打击敌人,并广泛宣传、发动群众,进行扩红筹款。

  3月17日傍晚,毛泽东率中路军冒雪由郭家掌村转战到灵石县双池镇附近的西庄村(现属交口县)。本来毛泽东打算只在西庄住一宿就走,因为陈长捷部正紧紧咬着追来。但当他得知西庄吃水十分困难时,立即指示部队,要千方百计帮助群众找到水源。于是,几支红军小分队,越过山山岭岭,找遍沟沟洼洼,经过一整天辛苦的查找,终于在村东的一条小河沟里找到一眼细小的泉水。战士们循此拼命地挖下去,泉眼越挖越深,泉水越流越旺。面对此情此景,群众喜出望外地奔走相告,连连称赞:“真是神兵!神兵呐!”

  在随中路军转战晋西途中,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王稼祥、邓发、张浩、林伯渠等中共领导人,在石楼、交口、孝义一带连续举行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晋西会议)。会议于3月20日在交口县上益干村召开,27日在交口县康城镇结束。会议一致通过了毛泽东所作的报告。决定由周恩来为全权代表,立即偕李克农到延安与张学良作进一步的谈判。批准了王世英与杨虎城达成的4项协议,并决定由王炳南作为中共代表继续进行杨虎诚的工作。决定了争取迅速对日作战为党与红军的重要任务,并把以发展求巩固作为红军的战略方针。

  4月上旬,毛泽东率领总部转战回龙、秦王岭、王上坪、义泉等地。4月13日,进抵隰县康城镇(今属交口县)。毛泽东一面指挥红军作战,一面亲自指导康城的地方工作。

  只是,中路军500人的队伍相对于身后穷追不舍的晋军20余个团的兵力实在太少,还整天在各路敌军缝隙间、眼皮底下转去插来,且相距红军主力部队又不是一两天的路程,将士们为此生怕短兵相接,寡不敌众,很为毛泽东及总部安全担忧。跟随总部一起转战的张浩曾忧心忡忡地对毛泽东说:“你把主力都放出去了,如果让阎锡山知道了,只要派上两个团的兵力,我们就受不了啦!”毛泽东微笑作答:“我看,老西没有那个胆量,他不知道我们的虚实,等他摸清情况时,我们就和主力合拢了。”转战间隙的一天,毛泽东为打消战士们的忧虑,来到电台前,在询问了几位电报员一些情况后,便笑着问道:“这些天,你们有些提心吊胆吧?”接着,向大家解释说:“我早闻听阎老西队伍战斗力不强,今天看来果然如此,我们一渡河他们就把河防堡垒丢光了。他们在石楼城里有守军4个团,被我叶参谋长指挥的一个小团围住不敢出来。他的那个‘满天飞’旅,在关上村战斗中,被我们一军团一击,就变成了‘遍地滚’。看来,很不经打。我们摸到了这个底,所以才敢欺侮他。”

  听完毛泽东这番风趣的话,战士们像吃了颗定心丸,舒展了心情,更加坚定了战胜敌人的勇气和信心。

  毛泽东率领中路军以小拒众,灵活机动地袭扰追敌,致使敌军一直摸不清中路军的底细。敌军知道中路军虚实是在红军一名新战士掉队被俘以后。于是,阎军孙楚和杨爱源率大部队起劲地向红军总部尾随追来。中路军随机应变,立即离开大路,向山里火速转移。刚爬上一座山头,敌骑兵部队两个连就顺着山沟追了上来。

  毛泽东不动声色地向山下看了看,带着几分幽默的口吻说道:“敌人欺负我们人少哩!好,那我们就在这里让他们见识见识。”说着,一面命令特务团马上占据有利地形阻击敌人,一面吩咐电台人员到山顶老乡窑洞里去烧开水。不一会儿,只听见半山腰枪声大作,特务团居高临下,把敌骑兵打得人仰马翻,扭头乱跑,结果,还把紧随其后的两个轻装步兵连也一下子冲垮了。

  当击退敌人时,水也烧开了,红军便坐在山头喝水、吃干粮。毛泽东一边吃一边向远处眺望,好象在观赏周围景色,又好象是在思考什么。看着他从容镇静的神色,大家心里更踏实了。

  一天,中路军来到一个小山村宿营。第二天天刚麻麻亮,正整装出发时,敌人的炮弹打了过来。两发炮弹竟落在总部特务团住房上面,震得窑洞里尘土飞扬。大家很关心毛泽东的安全。秘书几次催促道:“主席,快走吧!敌人朝我们打炮了。”毛泽东却泰然处之,平静地说:“慌什么!过一会再说,等他们把炮弹打光了就不打了。”果然,敌人打了一阵后停下来了。毛泽东这才从容不迫地起身。

  走了一程后,侦察员赶上来说:“部队离开没多久,敌人就又打炮了,有两发打在了主席住的窑洞上。”大家听了,开玩笑说:“连敌人的炮弹都听主席指挥哩!”毛泽东率总部在康城一带辗转20多天,敌人才寻踪扑来。为了继续吸引这部敌力于晋西,便于左右两路军向南北纵深发展,毛泽东、彭德怀牵着孙楚的第四纵队逐渐转向黄河沿岸一带,几乎每日宿营地距阎军仅约15华里,在群众掩护下畅游于千山万壑之间。途中,毛泽东成竹在胸地对彭德怀等笑言道:“现在,敌人从南、北、东三面向我们压来,企图逼我们向西过黄河,回陕北去,我们偏不回去。”在毛泽东率领下,中路军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敌人缝隙中猛折回头,向东穿插,急行军一天一夜,一下子把敌人甩开老远。当阎军赶到黄河边上时,看见有几只运送物资的木船停靠在西岸,以为毛泽东已率部队过河回陕北了。其实,红军早已从敌人的胳肢窝里抄到敌人的屁股后面去了,而阎军还在做白日梦呢!

  为策应左路军行动,刘志丹、宋任穷等率领红二十八军于3月3日渡河入晋。4月14日,刘志丹在攻打中阳县三交镇的战斗中不幸牺牲。噩耗传来,毛泽东竭力压抑住心中的悲痛,低沉地说:“我初到陕北只和刘志丹同志见过一面,就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共产党员。他的英勇牺牲,出乎意外,但他忠心耿耿为党为国的献身精神永远留在了人民心中,不会磨灭的。”毛泽东盛赞刘志丹是“群众领袖,民族英雄。”

  毛泽东率领中路军转战晋西期间,不仅紧紧牵住了晋军20多个团的兵力,掩护了左右两路军的顺利发展,而且所到之处,大力发动群众,扩红筹款,建立党的组织和苏维埃政权。特别是在双池、康城一带,毛泽东多次作指示和深入下去开展赤化、扩红、筹款工作。

  山西境内,毛泽东率红军所到之处,广受群众欢迎和拥护,红色政权不断建立起来,筹款、扩红热潮汹涌,一派“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春意盎然景象。

(责编:赵芳、王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