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末,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0.8%。对于重资产又要去产能的钢铁行业来说,去杠杆情况更复杂

去杠杆,钢企这样干(经济热点·“五大任务”半年报③)

本报记者 王 观

2017年08月14日06: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制图:沈亦伶

  今年以来,去杠杆稳步推进,6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5.9%,同比下降了0.8%。

  钢铁行业是典型的重资产行业,又面临去产能的紧迫任务,去杠杆情况更为复杂。钢铁企业如何去杠杆?

  建龙钢铁

  去杠杆用效益换进度,“如果企业运转都困难,就更别提还钱了”

  “正是因为上半年钢铁行业形势好转,企业正常盈利有了保障,去杠杆才能顺利推下去。”黑龙江建龙钢铁有限公司财务副总经理姜兴录说,目前基本能保证每年还1亿元银行贷款,慢慢还贷降杠杆,这样既不影响企业经营,也能让杠杆率逐步降到合理水平。

  “企业若想去杠杆,关键是要坚持‘正常经营、稳定运行’的底线。如果维持自身运转都困难,就更别提还钱了。”姜兴录说,眼下虽然行业形势有所好转,但企业也不能盲目扩张。

  为了减小去杠杆压力,建龙钢铁除了节能环保项目,基本没有新上什么项目,集中精力做好产品,用控制项目投入和改善内部管理实现企业健康发展。

  去杠杆,企业自身要“硬”,用效益改善换去杠杆的进度。近年来,随着国家打击地条钢力度加大,低质量地条钢逐步退出市场,建龙钢铁生产的高质量螺纹钢和无缝钢管竞争力得以显现,目前产品在黑龙江省内基本供不应求。今年以来无缝钢管的价格逐步回归理性,公司产品还得到了中石油、中石化等大企业的认可,这对建龙钢铁是大好事。

  “对企业来说,盈利了再还贷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本身就经营困难却还要四处借新债还旧钱,就会陷入恶性循环。”姜兴录告诉记者,因为去年成立了债委会,企业举债行为得到了有效约束,各家银行统一行动,不抽贷不压贷,为企业稳步去杠杆提供了保障。“等未来经营现金流进一步稳定了,我们考虑增加每年还贷金额。”

  太钢集团

  “债转股,去杠杆压力缓解不少”,企业杠杆率和银行不良率双降

  “上半年通过债转股、减少贷款规模,去杠杆工作取得了一定进展,压力也缓解了不少。”太钢集团资金室主任张超对记者说。

  去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以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提出要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开展债转股。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所长周月秋介绍,本轮债转股不是由政府承担损失的兜底责任,也不是将企业债务一笔勾销,而是由原来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为债转股实施机构与对象企业间的投资和被投资的股权关系,由原来的还本付息转变为按股分红。

  张超说,去年底,太钢集团与工行在北京签署了《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债转股规模不超过100亿元,其中40亿元由工行充分利用现有条件,采用资管计划增资扩股方式投入太钢集团下属太钢岚县矿业有限公司;其余根据企业实际情况分期实施。6月5日,太钢—工行债转股项目完成首期对岚县矿业公司40亿元投资。

  “如果没有债转股,我们去杠杆的进程可能又要慢很久。”张超说,从与工行提出债转股意向至资金到位,整个过程不足半年,不仅让太钢享受到国家政策红利,降低了资产负债率,改善了财务状况,也为集团今年全年的财务平稳运行提供了保障。

  徐钢集团

  “去杠杆就怕有人扯后腿”,银行不能一刀切抽贷,企业不能盲目冒进

  “处在产能过剩行业的钢铁企业去杠杆,确实不容易啊!”徐钢集团财务总监袁廷告诉记者,不同于一般行业,如果企业遇到经营困难,大不了就是停产,但钢铁企业如果停产再开工,损失会更大。徐钢一直坚持稳定经营,不盲目扩张,不乱加杠杆,去杠杆压力并不算太大。

  “去杠杆可以让企业专注于做精现有规模,提升自身管理水平和技术装备,通过不断完善盈利造血功能而生存下去。”袁廷说,虽然近半年来钢铁行业形势转好,但要维持健康长效的造血功能,还要从降成本上多下功夫。为了节本增效,东南钢铁发展循环经济,利用废气发电,每个月能节省电费3000多万元;利用废渣回收生产水泥原料,每年能产生上亿元的经济效益。

  “再好的行业也有差企业,再差的行业也有好企业,银行不能一刀切。”袁廷介绍,虽然产品质量高、环保做得好,但徐钢从银行融资的难度还是比较大,最近几年想申请新增贷款,银行基本不支持,只是维持原有存量。

  采访中,有不少钢企反映,如果银行不抽贷,原本资金链或许还能正常维持,偶尔借一笔过桥资金还能及时周转还上利息。但若多家银行同时抽贷,不仅银行的债务窟窿堵不上,企业很可能被“抽死”,经营不下去,只能等着破产。

  “企业去杠杆,就怕有人扯后腿。”袁廷认为,去杠杆是个系统工程,企业急不得,银行也不能急。对银行来说,关键不是赶快要回钱,而要让高杠杆企业稳妥降低杠杆,既还上钱又能维持健康运营;对企业来说,盲目扩张不可取,要让杠杆率处在合理水平,实现可持续发展。


  《 人民日报 》( 2017年08月14日 17 版)
(责编:乔慧、王建)

推荐阅读

山西临汾首趟中欧班列开往德国慕尼黑

可有效破解周边地区广大进出口企业开展铁路跨境物流的瓶颈,拉近山西与世界的距离。

【详细】

山西临汾首趟中欧班列开往德国慕尼黑 可有效破解周边地区广大进出口企业开展铁路跨境物流的瓶颈,拉近山西与世界的距离。 【详细】

撑起港珠澳大桥的“太钢造”

太钢在企业内部大力营造创新氛围,依靠技术创新积聚市场竞争力。把创新作为破解困难的关键抓手,淘汰落后产能,增产高端高效钢材品种,发展极具潜力的新材料产业,不断提高供给水平。

【详细】

撑起港珠澳大桥的“太钢造” 太钢在企业内部大力营造创新氛围,依靠技术创新积聚市场竞争力。把创新作为破解困难的关键抓手,淘汰落后产能,增产高端高效钢材品种,发展极具潜力的新材料产业,不断提高供给水平。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