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潮歌:走!回山西去

2017年12月29日14:54     来源:人民网-山西频道

(一)

“走!回山西去。”

王潮歌是在四合院长大的北京人,但现在每次去山西,她总是会跟身边的助理这样脱口而出。

2016年10月16日,平遥人把一块“荣誉市民”的胸章颁给了大型实景剧《又见平遥》的导演王潮歌。

“平遥人送了我两件大礼,都是最重的礼物”说起这事,王潮歌很激动。

在位于北京798的王潮歌工作室,最显眼的那面墙上,摆着平遥人送来的这份大礼,不论谁来工作室,王潮歌都会自豪地指给他看。这块匾额是用平遥传统的推光漆艺做成的,打磨了好几个月,县委书记和县长两人亲手抬着送过来。她说这是一枚胸章,永远挂在她心里最重要的地方。

王潮歌:“另一份大礼就是接纳我为平遥的荣誉市民,当他们把荣誉市民的胸章发到我手里时就说了一句话‘你从此就是平遥人了!’我特别特别感动。颁奖之前先放了一个PPT,内容是,你知道吗?因为有了你,有了《又见平遥》,平遥的现在是这样的……我当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事, 他们是代表平遥几十万人感谢你、接纳你。 ”

当“接纳”二字说出口时,王潮歌的眼里闪动着泪花,就像一个勤奋努力的孩子终于得到了父母最由衷的赞许。而对平遥人来说,王潮歌是上帝送来的天使,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大嗓门的北京姑娘,居然那么懂平遥,把平遥人、山西人的根脉都挖出来了。

这个根脉是什么?

(二)

《又见平遥》讲述了一个血脉传承、生生不息的故事:清朝末期,平遥城票号东家赵易硕抵尽家产,从沙俄保回了分号王掌柜的一条血脉。同兴公镖局232名镖师同去。七年过后,赵东家本人连同232名镖师全部死在途中,而王家血脉却由此得以延续。

王潮歌:“刚开始做《又见平遥》时,别人说‘你胆真大, 还敢去山西做,煤老板们精着呢!’我说我试试。当《又见平遥》做完后,我在观众的反馈里看见有人说‘我正在跟一个外地老板谈生意,吃完饭说咱先不谈生意,先带你去看个演出。结果看完演出对方居然说,你别跟我谈了,拿过来,咱现在就签约,因为山西人做的不是生意,是德行!’当这个老板把他签约的截屏和他的心境给我发过来时,我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一个陌生人,但我知道我帮了他一个大忙,让他能自信地在别人面前说——跟山西人做生意吧!我们做的是诚信,是德行。”

是啊,德行!

当人们在这座古老城池中探寻当年晋商创造“海内最富”的商业秘笈时,没想到一部剧给了他们答案。而这部剧给予平遥人的,是帮他们找回了遗失许久的文化自信。

王潮歌:“有游客来平遥,拉三轮的、开出租的、开客栈的就会问‘你看《又见平遥》了吗?没有吗?那就白来了!’他们非常自豪,这个不是营销手段,是他的荣耀,他觉得《又见平遥》代表了他和他父辈精神的集合,这个力量太大了。 你觉得这是源于一个导演的高明吗?是源于我的勤奋和才华吗? 都说小了。我认为这不是平遥的事,不是山西的事,而是我们整个国度的事。3000年文脉没有断了,在中华大地上繁衍生息,它流淌在我的血液里、你的血液里,我们每个人的血液里”。

桃花红、杏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

《又见平遥》演到最后一幕,王潮歌用了两个最山西范儿的元素,一个是这首山西人耳熟能详的民歌《桃花红杏花白》,另一个就是山西的面。

王潮歌:“尝尝吧!这是山西的面,这是昨天、今天、明天山西人的生活。《又见平遥》从讲述一个晋商血脉相承的故事,到最后,一片桃花一碗面,它是微小的,又是巨大的。往前看,那是对祖先的敬重,往后看,希望我们一代又一代中国人都能以这样的精神屹立于全世界。 这种精神的力量, 才是我做《又见平遥》的初衷,才是我今天最愿意看见的成功。”

也许,我们可以说:一部《又见平遥》,让平遥实现了一次精神转型。而在平遥人看来,王潮歌的一部剧还带给他们无限商机。

(三)

走在平遥古城,随处可见《又见平遥》的演出票售票点,平遥县700多家客栈,都在陆续开通《又见平遥》的订票系统。

尽管在王潮歌看来,《又见平遥》带给平遥的经济效益并不是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成功,但我们却不能忽略这些数字对这座古城的意义。

《又见平遥》于2013年初上演。2012年到2016年,平遥县的旅游综合收入从40亿元增加到121.61亿元。以2016年为

例:仅《又见平遥》一部剧的门票收入就达8226万元。

2014年以来,平遥古城的风情街陆续开了十几家酒吧,古城的夜晚越来越亮、越来越热闹了。很多游客看完晚上那场《又见平遥》就会在古城住一宿。所以,五年间,平遥古城游客留宿过夜率提高了15%。

2015年,一家名叫“又见一面”的餐馆在《又见平遥》剧场门口开业,主管成芳说:“《又见平遥》越来越火,‘又见一面’生意也越来越好。40多张桌子全坐满,有时候还得排队等位,而其中90%都是来看《又见平遥》的客人。”

今年,《又见平遥》文华大酒店也开业了,接下来,在《又见平遥》文化园里,主题酒店、小吃街、购物版块等都会陆续登场。

王潮歌:“自信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慢慢找的,我们都是外力, 不管是《又见平遥》还是申遗成功,这些都是外力。关键是生活在这里的人慢慢地找寻他在这个城里的生活姿态。我觉得平遥人活得越来越开朗、愉快了,街面上的商铺越来越讲究情调,很多人在古城里做生意,更多的年轻人开始爱平遥了,而不是想着离开,到外面的世界去。”

今天的王潮歌,依然每年往返于平遥和北京之间,不定期地进行项目维护、节目品质提升。而如此频繁往返,她说,也是因为她把半条命留在了山西,把魂丢在了平遥:“我觉得我就是平遥人,现在回来,觉得哪儿都熟,到处乱管闲事,真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了。我的手机里有很多山西的微信号,为什么?因为我要关心山西的事。”

今年7—10月,《又见平遥》创纪录地实现了连续四个月上座率100%。王潮歌说,也许很多人是冲着王潮歌这三个字去看《又见平遥》的,但看完后,他们记住的,一定会是平遥。

(责编:赵芳、王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