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 石勇:一起种下一粒种子(一)

2018年01月07日15:43     来源:人民网-山西频道

贾樟柯47岁、石勇44岁,两个同龄人,都来到了平遥。贾樟柯是带着梦想来的,石勇是带着责任状来的。

27岁拍第一部电影,从28岁以后,基本上保持着每两年一部的创作节奏。贾樟柯说,这些电影基本上都是取材于山西、取景于山西。从《小武》、《任逍遥》到《山河故人》,深爱山西的贾樟柯在电影中构建着故乡到他乡的影像空间,也把一份太浓太浓的乡愁分给影片中的角色,帮自己一起承载。

他的爱有多深?这份乡愁有多浓?

贾樟柯:“不瞒你说,我写剧本时,脑子里涌出来的对白语言,都是山西方言思维,我不会用普通话的思维。比如说,‘干什么去?’我肯定不会这么写,肯定会写,‘你干甚去?’我思乡的时候就会想到山西过油肉的味道,刚到北京读书时闹过一个笑话。那天特别想家,就跑去餐厅问人家,有没有过油肉,人家懵了,说‘我们这儿的肉都过油!’”。

电影《山河故人》的背景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煤独大”的山西生态,几乎片中的所有人都在做着与煤有关的生意。高中毕业后,贾樟柯考了三年电影学院。在一篇回忆故乡的随笔中,他这样写到:我为电影愿意输。电影学院考了三次,我没有想过放弃。那个时候我有一两个表兄弟开始做煤矿,他们想拉着我一起干,我没去。落榜到23 岁考上电影学院期间,诱惑其实挺多的,有可能我对电影的爱好一降落就变成开煤窑的了。

贾樟柯没有成为“煤老板”,山西也没有走上那条“一煤独大”的不归路。

从十几年前第一次参加国际电影节起,贾樟柯就一直有个梦想:在家乡办一个国际电影节,让这些好像天生就应该呆在大都市的文化资源能向中小城市流动。

然而,他乡到故乡的距离不过几个小时,贾樟柯却走了十几年。

贾樟柯:“过去各种条件都不允许,就拿平遥来说,在清明时期曾是中国金融业的发端地,汇通天下。可我想做电影节,要在当地找一家国际金融机构都没有,听说他们都是在山西调研一圈就走了。所以这事就一直只是搁在心上,直到今年年初,我才下定决心,干!一定要干!”

让贾樟柯下定决心的,是今年年初山西省委省政府发出了一份“晋商晋才回乡创业创新”的诚意邀约:邀天下山西人共谋家乡转型发展,助力山西振兴崛起。“思归若汾水,无日不悠悠。”

汾水河畔传来的一声深情呼唤,让游子再也按捺不住思归的心。

贾樟柯回来了,带回了自己的梦想,也带回来一粒种子。

(责编:赵芳、王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