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年辽代石塔现身应县乡野

只比应县木塔晚建55年,当地将申报省宝乃至国宝

2018年04月21日07:26  来源:山西晚报
 

4月18日,应县71岁的退休老干部邵连城给记者打电话说,应县南泉乡南上寨村文殊寺内有一座石塔,经省文物局有关专家鉴定,石塔建于公元1111年(辛卯),迄今已经900余年,是比较珍贵的历史文物,具有一定的历史和考古研究价值。

4月19日,记者跟随邵连城等人,造访了这座已有900多年的石塔。73岁的当地老人力尚太说,村民相传这座石塔是文殊菩萨的舍利塔,只比应县木塔晚建55年。同行的应县文物局负责人方国一说:“这座石塔是应县发现的第三件辽金建筑,我们将申报省宝乃至国宝。”

千年石塔已缺两截

出应县县城,车行东南,约半个小时后,进入翠微山下的南上寨村。

文殊院就在村中,院里林荫茂密,甚是安静。

石塔立在殿前,三檐,平面呈正六边形,立在殿前阶上,通体以石灰石——应县人俗称“荞面石”雕成。

邵连城说,现存塔高4.2米,底面直径约1.2米。

力尚太说,小时候听老人们说,石塔原来并不在此处,而是在南上寨村东北方向不远的百谷寨村。那里有座寺院叫上寨寺,因地势低洼,多次遭水灾,寺院屡次被毁。清朝中叶,不堪水患的村民就迁移到此处,起名南上寨村,也把石塔请到南上寨大庙院中。

大庙,是村里的一座道教庙宇,里面有关帝殿、龙王庙、河神庙、太阳神庙、奶奶庙(送子观音),还有大仙爷庙,至今香火旺盛。百谷寨子和上寨寺现在均已不存,只有一处田地仍叫“上寨寺”。“因为传说这是文殊菩萨的舍利塔,下面藏着文殊菩萨的舍利子,迁移的时候就没敢动底座。咱们现在看到的底座,实际上是第二层,上面还有一截塔身,早些年被破坏了。”

精美石刻令人叹服

塔基平面呈六边形,高0.90米,边长0.59米,束腰须弥座,束腰上雕力士,塔基上刻有造型精美的缠枝莲浮雕,六面环绕,连绵不绝。

塔基上面是一个六棱柱,棱柱向南的一面是一幅平面线条的图画,因毁坏严重难以辨别。向北的一面,雕刻着难以辨识的文字。其余四个面上,雕刻着四大护法天神,俗称“四大天王”,分别是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各天王左上角皆标有天王名号,“持国天王”“增长天王”仍依稀可辨,另外两尊名号已毁。

天王上面,承一圆形莲花座,雕刻三十六瓣莲花,分三层交错排列。从仅存的少量细部,还依稀可见雕刻如工笔画。

莲座平台上东南方向,是骑青狮的普贤菩萨,正南面是端坐莲座的观音菩萨,西南面是骑白象的文殊菩萨。佛像周围凹进,佛像凸出,每一面就像一个小型石窟。菩萨与坐骑之形态,仍显示着优雅,而菩萨之面目已毁。西北、正北和东北面刻有碑文。

三菩萨上面是塔檐,石雕斗拱、瓦棱,以及上面一层之基座,虽遭破坏,仍可分辨。基座上排列两层十二尊佛像。邵连城说:“这在佛教中称作阿弥陀佛十二光,当地父老称十二光佛。”佛像左上角也都刻有佛号,“无量光佛”“无边光佛”“超日月光佛”等仍可辨认。同行的原应县县志办主任马良说,其余应该是无碍光佛、无对光佛、灸王光佛、清净光佛、欢喜光佛、智慧光佛、不断光佛、难思光佛、无称光佛等。

十二光佛上面,形状似两个对接的正六棱台,上下小,中间大,各面上也有浮雕,但无法辨认。其上紧承塔檐,檐上又雕刻六尊佛像。据当地父老说,是六方佛。六方,是指东、西、南、北、上、下,六方佛在佛教中也各有佛号。因为塔身较高,佛像旁边是否标明,无法确定。六方佛之上,是塔檐和塔刹。

石塔建于公元1111年

拓印塔身碑文完成后,从可辨认而能连贯成句的片断看,石塔立于辽天庆元年,即公元1111年(辛卯),比应县木塔晚55年,迄今已经900余年。

碑文记载,“塔高三丈,檐列五层”,这与力尚太老人所言相吻合。

碑文文笔优美,书法精良,刻工也好。碑文是一个法名为知果的云水僧撰写的。云水僧,即游行于四方的僧人,因行踪不定,如行云流水,故名,俗谓云游和尚。

在场者对碑名“大辽应州茹越里文殊囗囗碑”及碑文的理解各不相同。有的认为碑名残缺处应为“舍利”二字,“文殊舍利”,即佛教中文殊菩萨之真身舍利,其文物价值不亚于释迦塔出土之佛牙舍利。但邵连城认为,所缺二字不一定就是“舍利”,作“寺塔”也许更合适。由于“精舍(即寺院)”“厥 (其)号文殊”,故石碑曰“文殊寺塔碑”。碑文主要叙述建塔缘由,而对舍利来源则几无涉笔。文殊乃佛教中与观音、普贤齐名之大菩萨。如果真的是文殊真身舍利,碑文必然要大肆宣染,岂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应县文物局负责人方国一说:“这些需要进一步考证研究。从现存的石塔看,层如楼阁,玲珑剔透,历史悠久,雕工奇巧,设计严密,构造完美,堪称一绝,为难得的古代艺术珍品,充分展示了古代雕刻艺术的高超水平,为研究辽代石刻提供了典型实例,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是应县发现的第三件辽金建筑,我们将申报省宝乃至国宝。”

记者 王晋飞

(责编:赵芳、王建)

推荐阅读

申纪兰: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阳光里,脸上的每道皱纹都是不朽的岁月痕迹。她身后的墙上,挂满了照片,有集体照、有单独照……【详细】

申纪兰:人民代表就要代表人民 老人坐在阳光里,脸上的每道皱纹都是不朽的岁月痕迹。她身后的墙上,挂满了照片,有集体照、有单独照……【详细】

说说咱的新开始新希望


村里有1800多人,每天来看病买药的就有几十个。“给村民建档也归我们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门的,我们还得上门给病人瞧病。”

【详细】

说说咱的新开始新希望 村里有1800多人,每天来看病买药的就有几十个。“给村民建档也归我们管,要是碰上出不了门的,我们还得上门给病人瞧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