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沉睡资产为有形财富

——山西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掠影

2019年06月04日09:00  来源:山西日报
 

阅读提示

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深化农村改革的重大任务。我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在连续几年试点推动的基础上,坚持问题导向,聚焦重点任务,层层压实责任,狠抓关键环节,取得了阶段性成效。目前,全省4.4万个集体经济组织完成了资产清查,4.1万个集体经济组织完成成员身份确认。

试点先行为全面改革趟出路子

长期以来,农村集体资产有多少、收益如何、怎么分配,农民心里是一笔“糊涂账”。一般来说,农村的集体资产包括三类,厂房、商铺等经营性资产老百姓比较重视,也知道归属,学校、卫生所等非经营性资产,跟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大家也不会忽视。而土地、山林、鱼塘、滩涂等资源性资产,大家普遍不知道该归谁所有,就造成了看上去“人人所有”,实则“个个无份”的局面。

党的十九大强调:“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壮大集体经济”。对这三类资产分类登记,建立集体资产管理台账,保护好资源性资产,盘活经营性资产,管护好非经营性资产,是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必须要做好的一项基础性工作。同时在可行的条件下唤醒土地、山林、水面等沉睡资源,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

早在2015年,我省潞城市就被列入国家首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襄垣县、晋源区、杏花岭区和孝义市等14个县(市、区)列入中央和省级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2018年,试点范围扩大,忻州、阳泉2个整市和屯留、大宁、河津、沁水4县(市、区)列入中央改革试点。2019年,又新增运城、长治、晋中等6个整市和古交、灵丘等8个县(市、区)为中央改革试点。试点单位覆盖到了8个市93个县(市、区)。各试点单位聚焦重点任务,落实开展清产核资、加强集体资产管理的“两个全面”,开展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确认、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实现成员股份权能、集体经济实现形式、发展集体经济的“五个探索”,为面上改革趟出了路子、试出了经验。

截至目前,2017年14个试点单位基本完成改革任务,并通过中央和省级验收。襄垣县被列为全国20个改革典型试点。杏花岭区、晋源区为全省树立了可推广可复制的样板。2018年试点市、县改革稳步推进,大宁县率先全面完成资产清查、成员身份确认、股份合作制等改革任务,屯留区、河津市各项改革进展也较快。目前,全省4.4万个集体经济组织完成了资产清查,4.1万个集体经济组织完成成员身份确认。阳泉市完成率达98%以上。2019年试点市县中,晋城市资产清查和成员身份确认完成率在99%以上。全省8422个集体经济组织完成股份合作制改革,50万农户获得股金分红3020万元,农民群众在改革中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群众参与分类甄别确保公平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给乡村带来了哪些变化?农民最有发言权。

5月24日,当记者走进晋源区赵家山村,不禁有点怦然心动,这里俨然是闹市中的一处“后花园”。村外,沟渠、田垄、土地皆是绿色。宽阔平整的水泥路贯通村里,40余栋二层别墅任花草环抱。这里依托城郊优势,率先成为太原市“百村景区化”建设项目试点,发展有机生态庄园型观光农业,赵家山村党支部书记王明生说:“现在我们村的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已经完成,村民的土地已经全部流转,村民一边收着租,一边腾出手打工赚钱。”

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破冰”的首要之举在于确权。一些利益丰厚的地方,更是一块人人想吃的“唐僧肉”,也更容易出现纠纷。为此,晋源区在改革之初就充分尊重民意,全部经过“公示、入户征求意见、公告”三个环节,让利益主体主动参与解决难题。针对户口在本村的“外嫁女”“空挂户”等特殊情形成员问题,分10多种情形进行成员身份确认。对于本辖区内“两头占”或“两头空”的问题,利用区产权信息系统予以认定和解决;对于跨区“两头占”问题,待其他县区改革时统筹界定。针对国家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人员身份确认问题,通过人社部门等系统进行甄别。

全省试点县(市、区)全部印发《给农民朋友的一封信》《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宣传手册》口袋书和《工作流程图》等,让农民对政策充分了解。公平、公正、公开地进行清产核资和成员身份认定,才能最终换来老百姓的心服口服,也才能为下一步壮大集体经济打下坚实基础。襄垣县以宽容性、唯一性和民主性为原则,明确了取得村集体成员资格的7类情形和取消成员资格的4类情形,重点对特殊人群、边缘人员进行甄别,民主公开确认成员身份,三榜公示后村民都签字接受。在所有村设置人口股、劳龄股两种基本股,部分村按“一村一策”增设原始股、计生股、迁入股。达到了公道合理、人人满意。全县323个行政村全部成立了(股份)经济合作社,通过了集体经济组织章程,将由村委会代管的资金、资产和资源转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实现了机构分离、账目分离和事务分离,保障了集体资产的有效管理运营。由是,群众主人翁意识增强了,发展集体经济的积极性更足了,参与热情也更高了。

创新创造激发农村内生动力

得到了群众认可,改革便有了原生动力。

踏访许多改革试点村,我们欣喜地发现,集体资产量化到户后,农民与集体之间建起了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农民参与性高涨,新的乡村治理体系正在重构。潞城区小天贡村是最早进行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试点,几年来,村里人已经习惯了当“股东”每年分红,有时候是几斤红薯、几十斤白菜,有时候是一些现金,村民们人人有份不再抱怨。

每次农村改革的直接原因可能不一样,但根本目的都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让广大农民共享改革和发展成果。资源变资产、农民变股民,这样的故事在许多村庄开始上演。有些地方优美的山林湖河资源还引来了资本的投入。太原市杏花岭区在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后,中涧河乡谷旦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成立了网络科技、食品、运输等6家公司,实现了“股份经济合作社+农户+基地”的发展模式。小返乡窑头村等6个集体经济组织开始了成员分红。杨家峪街道享堂社区股份经济合作社发展康养产业,剪子湾社区股份经济合作社发展民营教育产业,小窑头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引进非遗产业发展庭院经济。全区改造完成的城中村发展物业经济等,改革成效在这些村已经显现。“以往不少农民把村集体的事当闲事,不愿意碰”“村里资产资源跟村里的农民都有关系,但这个关系看不见、摸不着。现在村集体资产人人有股了,感觉跟我有直接关系了。”农民们纷纷表示。

然而,我们也要看到,在个别地方仍然存在地方领导干部对改革认识不到位,没有吃透政策精神,工作思路不清晰、靠前指挥、强力推动不够等问题。一些地方改革进展很不平衡,多措并举发展壮大集体经济路径创新不够,一些特殊情形、难点问题解决缺乏思路。同时,还存在地方保障不充分,指导改革的干部队伍人手不够等问题。

通过产权制度改革,激发农村内生动力,积极推动村企结对、党建融合、产业带动、农旅结合等模式,充分释放改革活力,带动集体增收、农民致富,稳步实现乡村振兴,我们需要继续扬鞭奋蹄。(记者 王秀娟)

(责编:李梦文、白鸿滨)

推荐阅读

山西母亲河“风光美起来”
近年来,随着汾河流域生态修复工程的实施,曾经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态重现勃勃生机。【详细】
山西母亲河“风光美起来” 近年来,随着汾河流域生态修复工程的实施,曾经脆弱的汾河中段流域生态重现勃勃生机。【详细】

田园变公园村庄变景区省城晋源区王郭村1500亩葵花进入盛花期,百万朵葵花悉数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来。
【详细】
田园变公园村庄变景区省城晋源区王郭村1500亩葵花进入盛花期,百万朵葵花悉数怒放,吸引了大批游客慕名前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