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水蜿蜒滋养商贸古村

——走进中国传统村落上党区南宋乡太义掌村

2019年10月15日21:06  来源:人民网-山西频道
 

上党地区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最著名的战役是发生在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公元前262年,赵国40万大军在长平一带与秦国军队大战,最后惨败而被秦军全部坑杀于长平一带。此役被西汉史学家司马迁书写于史记中,成为中华战争史上的著名战役,直接影响了历史的进程,加快了秦帝国完成统一的时间。

上党区南边就是当时秦赵长平之战的前沿阵地,现如今上党区西南部山区,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古村,传说就是当时赵国士兵幸存下来后,留在当地建成的村子。元代以前就已经初具规模。村子的名字叫做太义掌村,距离著名的“千年铁府万里荫城”只有10公里,所以,村子发展到了明清之际,依托本村的采煤、冶炼等手工业,逐渐发展壮大,形成了一个富裕的商贸古村,村中富裕户比比皆是,且互相攀比,发家之后大兴土木,不惜财力修建了一院院精美的民居四合院,为我们留下了一座富裕的潞商山村,也为我们留下了带有传奇色彩的村庄发展历史。

太义掌村毗邻207国道、长晋高速公路,交通便利。村子地处上党地区南界,南边与高平市相邻。村西南山上,还有战国烽火台残存,据考证为长平之战时赵军所筑。村子三面环山,村子呈南高北低,南北长、东西窄的狭长形。一条名叫源水的河流自南向北从村中间蜿蜒而过,河床既是河道也是村民出行的主街。大小民居院落沿坡而建,顺水而居。各处庙宇择风水要地而建,与高低错落的民居一起,构成了古香古色的商贸村风情。

涵洞长街水润古村

从村口气派的大牌坊进入村中,顿时有一种润朗清新的感觉扑面而来。这其中,有部分是昨天的小雨下过后带来的清新湿润感,但更多的是村子地处自然环境绝佳的山脚丘陵地带,植被茂盛,水分涵养丰富,山泉众多,空气湿度较大,所以,不仅是村子里空气湿润,而且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地面都比较潮湿,尤其是靠近南部山脚的那些古院落,院内地面青砖上苔藓肆意生长,脚踩上去稍不注意就容易滑倒。

除此以外,这里的湿润空气还和贯穿全村的一条河流有关。河名叫源水,发源于村南山脚下的泉子沟,是各路山泉汇聚而成的一条小河,从村南一路蜿蜒到村北,最后注入八谏水。源水的河床两岸,就是村中的主街。平时交通来往没有问题,遇到雨季山洪暴发,水流倾泻而下,轻则阻断两岸居民交通往来,重则冲毁房屋,影响居民人身财产安全。过去,村民们凿石筑堤垒岸,用来阻挡泒水泛滥。但山洪肆虐时,时有不测发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村党支部组织劳力改造源水。他们开山凿取砂岩,采用石拱券结构,利用三年半时间,筑起了一座排水涵洞。涵洞宽3.5米,高2.5米,总长1300多米。从此,一到夏季就肆虐的源水彻底被驯服,乖乖地从涵洞里流过。涵洞表面,覆盖了厚厚的石灰三合土,再做成路面基础,铺上石子、水泥,修成了一条宽敞而平坦的主街,这条涵洞长街也成了一千多名村民们征服自然的一个见证。

如今,近千年的源水已经看不出一点模样了,只有在村南泉子沟附近的涵洞口,还能依稀看到当时的样子。行走在平坦整洁的路面上,任谁也想不到,脚下竟然是一条泄洪涵洞。

因为有着茂密的植被,充沛的水源,太义掌村民吃水没有问题,村中至今还保留着7眼古代水井。最深的一口古井有100米深,井口直径70厘米。此水甘甜可口,是古代村民吃水的第一选择,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村民。这眼水井水量大,水质好,从来没有枯竭过。只是因为井太深,拔水需要两个人摇辘轳。

村里老辈人传说,光绪年间,上党区一带大旱,好多村的水井都枯竭了,但是这眼水井依然水流不断。不但满足了太义掌村民的人畜吃水需求,附近村的村民也担着水桶前来打水。可以说,这眼古井造福无数村民。水是生命之源泉,古井就好比一个村子的活力之源。虽然如今村民们不再使用它,但它的功德依然在村民口中流传。

精雕细琢四合楼院

比这株软枣树年代更久的要数主街两边散布着的明清民居,它们一院院气派堂皇地矗立在缓坡上,院墙结实厚重,房屋高大气派,占地面积阔大,普遍都是砖木石材质的四合楼院。对古代民居稍有常识的人一看便知,这些古代院落主人非富即贵。

事实也正是如此,太义掌村本身有煤铁资源,明清时代受益于附近的荫城镇的铁货贸易。太义掌村民也逐渐发展起了采煤、制铁行业,相关的铁货贸易以及传统手工业发达,诸如磨粉、编织、酿醋、磨豆腐等作坊有很多家。发达的商贸往来从村东南的古商道遗址上依稀得见,那些石板铺砌的商道,因为繁忙的驼队马帮行走,被踩踏磨蚀得坑坑洼洼。这条古商道掩映在茂密的树荫下,和旁边早已废弃的众多古民居一样,沧桑而落寞。

这些古民居中,最高大的要数村东南白衣阁旁边的窑楼底院。白衣阁是全村最高的建筑,明代崇祯元年创建。据白衣阁中的石碑记载,这是村中最富有的宋家祖先为保证财源滚滚,而根据风水先生所言,挑选村南高地兴建而成。阁下是券洞,供行人过车,阁上建三间小庙一座,供奉白衣观音大士。

紧挨白衣阁南,有一片洼地,上面有一处占地一亩的院落,俗称窑底院。窑楼院坐北向南,由主楼、东配楼、垂花门楼组成。这个院落别具一格,很有特点。首先是高大,两层的砖瓦房却有三层的高度,需要仰望才能看到楼上;其次是构造特别,是下窑上楼结构;三是二楼建筑格局奇特。二楼是九开间,每三间为一组,东西两边正面朝南,正中间一组朝北。三组建筑全部是前廊后厦式构造,砂石柱支撑梁架,木格扇做门窗。

这座明代的民居已经经历了将近四百年的风雨,如今看上去墙体有不少裂纹,屋顶部分破损,但一楼窑洞依然住有人家。原先精美的垂花门楼也破败不堪,院墙也不在了。但是小院内种着豆角、番茄、大葱,生活杂物堆放在墙角,依然一片生机勃勃。

另一处名气比较大的民居院落是福成号,位于主街中部路东。是一处一进三院的豪华四合楼院,总占地面积近两亩。这处四合楼院正房、配房均是二层楼房,根基是齐整的砂条石,青砖砌墙,灰瓦覆顶,高大坚固。每座楼房的墀头、神龛、窗券、压窗石、门墩石等构件,均有精美的雕刻图案,或祥花瑞草、或珍禽异兽、或人物故事,在雕刻时综合运用了浮雕、圆雕、透雕等手法,给人一种生动灵活、栩栩如生的视觉享受。

抛开建筑艺术的成就不谈,福成号院落出名主要是因为他的主人郭钟秀、郭毓秀俩兄弟,以及民国年间著名的“上党干草会”运动。清同治、光绪年间,郭氏兄弟分别出任山西咨议局议员和潞安府主管财政的官员,权倾一时,而且郭氏兄弟经营的东西“福成号”垄断了周边七个村出产的铁器销售,生意一直做到了汉口、北京。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各阶层人民热烈响应。山西东南一带爆发了大规模的火烧劣绅运动。人们手持一束束干草,聚众烧毁官衙和劣绅房屋,称为“干草会运动”。本村的三家乡绅豪宅被干草会成员放火烧毁。郭氏兄弟的福成号宅院就在焚烧之列。

次年,“干草会运动”被镇压,政府出资对被焚烧的乡绅豪宅予以修复,现在看到的郭氏福成号院落保存了当时修复后的样貌。只是百年过去后,风雨侵蚀加维护不力,福成号也和众多的古旧民居一样,有些残损缺失。天灾人祸的磨难,福成号难得地保留了一份珍贵的历史记忆。

标新立异字画匾额

太义掌村的富裕在四里八乡都有名气。白衣阁中的创建碑记中记载太义掌村时说:“雄山支派水曰源水,通漳,里中物阜民丰,地灵人杰,四方似不及者”。这一点从村中保留下来的众多明清古民居建筑材质及院落格局,以及庙宇建筑上,都能看出大概。

具体来说,从材质上看,在长治市其他古村常见的土坯房,太义掌村很少看到,能看到的大都是青砖灰瓦的楼房,并且做工精湛,处处细节都显示出精雕细琢的用心。比如最常见的墀头、压窗石等处的砖木石雕,全都是以高浮雕或者圆雕为主,精细写实,立体感强,无论是花草还是动物人物,无不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这是屋主人精神追求的写照,更是财力雄厚的象征。

这样的举动除了满足居住的舒适性外,最大的动力来自于财力富足之后的竞相攀比。这其中,就有几户人家另辟蹊径,在雕饰上别出心裁,整出了非常罕见的花卉式文字图案,既有吉祥寓意,又有观赏性。

其中一户人家窗脑上的图案远看像一团花,近观仔细看,原来是福禄福寿四个汉字,但是每个汉字笔画都点缀着缠枝花朵,不仔细看就是一朵花,两个重复的“福”字,也不相同,真是别具匠心。

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另一户人家的大门木雕匾额,四个字四朵花,笔画或者说是枝条虬曲盘结,碎花点缀其间,很像国画腊梅图。因为浮尘较多,字迹褪色严重,已很难分辨到底是哪四个字,只能看到四幅画。这种别致的门匾处理手法还是第一次见到。门匾本来是美化大门的一种装饰,用以彰显自家的精神追求,所以一般都是从四书五经中摘录词组,主要展示的词组的内涵以及书法艺术或雕工,像这种单纯以美化为主,词意为辅的做法,非常罕见,足以说明屋主人标新立异,甚至有点哗众取宠的审美观。

漫步村中,随处都能看到一院院的古老民居,高大结实令人震撼。古民居细节装饰上精雕细琢的处理手法,也让人惊叹太义掌村民昔日的富庶和奢华。这座古代农村风貌保存完整的村落,既保留了大量农耕文化和商业文化杂糅的信息,也保留了古代村民努力追求美好生活的结果。一条小河源远流长,带走了村民多少故事和多少回忆?如今它暗藏涵洞之内,也把昔日的繁华悄悄隐藏起来,等待人们去发掘,去探索。(文/图 胡海涛)

(责编:乔慧、白鸿滨)

推荐阅读

【VR全景】 720°感受奋进山西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进入新时代,山西肩负起创造美好未来的新使命。唯不懈奋斗方能成就美好未来。展览最后一幅画面定格在儿童展示剪纸作品时露出的灿烂笑容,它承载着3700万三晋儿女的美好新期待。
【VR全景】 720°感受奋进山西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进入新时代,山西肩负起创造美好未来的新使命。唯不懈奋斗方能成就美好未来。展览最后一幅画面定格在儿童展示剪纸作品时露出的灿烂笑容,它承载着3700万三晋儿女的美好新期待。

数字文旅融合,让山西的“诗和远方”未来可期
当下,文旅集团已经成为该领域的先行者和领跑者,在将山西文化旅游产业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过程中,不断地提升旗舰劲旅的行业影响力。
数字文旅融合,让山西的“诗和远方”未来可期 当下,文旅集团已经成为该领域的先行者和领跑者,在将山西文化旅游产业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过程中,不断地提升旗舰劲旅的行业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