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介休市清查规范农村集体资源资产

家底清了 活力足了(基层治理新实践)

本报记者  周亚军

2020年09月29日06: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中央深改委第十五次会议强调,要完善农村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提高农村土地、资金、人才、技术等各类要素的配置效率,激发农村内在活力。山西晋中介休市从农村集体资源资产规范管理入手,科学高效配置资源,提升了乡村治理水平。

  

  前些年,山西晋中介休市的农村发展有一些怪现象:一边是新成长起的特色农业项目找不到建设用地,另一边是不少集体土地被长年无偿占用,即便有合同,也是多占少交甚至不履约付费;有的村子宁愿借钱维持运转,也不敢直面问题……为啥不愿意改,究其根本,个别村干部怕动了某些人的利益影响自己后续工作,有些乡干部担心出信访问题被追责。

  伴随乡村振兴走向深入,乡村治理亟待加强。山西介休市从农村集体资源资产规范管理入手,清积弊、强监督,规范定价、合同上网,科学高效配置资源,蹚出一条乡村治理提升新路。

  破困局

  土地管理亟待规范,乡村项目时常遭遇落地难

  安清乐返乡创业两年,发展起120亩的长山药。当他准备盖加工厂、开发长山药罐头时,村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建设用地给他了。

  汾河岸边的南桥头村是个传统农业村,区位不错,距离介休城区仅有5公里。前些年搞河道治理、绿化建设本就占地不少,7年前,通航产业又占用了数百亩地,村里已经无地可供。

  安清乐有些头大,“全村400亩的种植规模,就算不搞加工,没有场地建冷库,销售也是大问题。”

  实际上,距离长山药基地不远,在一河之隔的下站村,就有一个废弃的洗煤厂,20亩集体建设用地完全能够满足需求。

  问题是,下站村的两委班子不团结,哪敢去投资?

  “近八成的农村信访问题,都来自集体资源资产处置不当。”宋古乡党委书记韩清泉说。据介休市纪委监委统计,近三年77%的农村信访、34%的农村涉纪信访均与集体资源资产管理不规范有关,甚至影响了重大项目落地。

  今年初,为激活农村集体资源资产,做大做强村集体经济,晋中市委启动改革。晋中市委书记赵建平在改革动员会上说,“干部不出彩就出局、不解决问题就下课”。为此,介休组织了四轮起底,发现农村集体土地没签合同就被长年无偿占用的超过一半,其余签了合同的,也存在多占少交、长期不交,或者承包年限长、租赁费低等问题。

  要盘活就必先规范。介休出台农村集体资源资产“四个从严”的实施意见。然而,对于这份实施意见,乡镇和村里的干部们却是顾虑重重。

  强纠错

  严查村干部不作为、乱作为,清理整顿农村集体合同

  “规范是动利益,涉及那么多人,还是历史欠账,很多村干部犹豫不决。”城关乡梁吉村村委会主任贾岱说,村集体有161间商铺,每年应收租金300万元,而拖欠足有280万元,涉及70多户村民。    

  今年5月开始,市里的举措让贾岱半夜醒来睡不着了。介休市纪委监委连发四次精准监督导则,并与法院、检察院、公安局联合印发通告,严查村两委主要干部的不作为、乱作为以及一些侵占集体资源资产的行为,对已有的农村集体合同进行清理整顿,并要求严格执行合同条款。

  “政策很清楚,村干部们想不动都不行了。”城关乡党委书记贾晓江说。贾岱组织党员干部成立清欠小组,挨家挨户做工作,目前已收回欠款270万元,根据市场行情调整价格后,集体还可增收100万元。

  随着改革工作的推进,下站村的僵局也开始化解。闹矛盾的村支书和村主任放下个人恩怨,带领班子成员在村务监督月例会上就本人及亲属的集体资源资产占用情况进行说明,带头清缴费用。“合同大起底,土地使用面积重新丈量,价格确定有章可循,递增幅度、特定因素调整全都清晰明了,清查规范之后,下站村集体增收58万元。”韩清泉说。

  看到下站村变了样,安清乐踏踏实实签了租用合同,期限20年,1500元/亩,每3年调整一次价格,长山药加工厂终于落了地。

  截至9月14日,介休市27078份(宗)农村集体合同规范率达到96.35%,通过清查规范合同增加集体收入8623万元,增加农民收入2408万元,共计1.1亿多元。

  现活力

  监管及时,制度明晰,资源配置更高效

  “一个村组不落、一份合同不漏、一宗资源不丢,一把尺子量到底。”主抓清查规范的介休市委副书记刘世宏说,“村级合同规范不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就发挥不出应有作用,分红分配就难以实现。” 截至目前,介休仍有欠缴租赁费的企业或个体户219户,工信、能源、自然资源、环保、市场等16个行业主管部门正协助乡村两级进行规范清欠。

  为杜绝合同乱象,介休市政府印发农村产权交易管理办法,经过与当地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整合,将实现一个平台交易、一网运行、一并发布交易信息。“近期所有规范合同将全部录入平台,监管将更规范及时、资源配置会更高效。”介休农村事务管理中心主任陆经怀说。

  在绵山镇坂地村,集体资源资产清查规范的正面效应已经显现。当地引进金泉农业开发公司,发展农业采摘、农副产品加工、户外素质拓展等农旅项目。返乡企业家温锦滨说,“一直想回来投资,但始终有顾虑,现在集体家底清、规范明,可以安心谋发展了。”

  集体资源资产清查,让一些软弱涣散村原形毕露。介休市先后选派34名机关事业单位年轻干部到村任职,为乡村振兴注入新生力量。义安镇在规范村级合同的同时,配套了建强村级组织的“五项治理”举措,并探索从“规范”到“规划”的治理提升。义安镇党委负责人王海奇说,义安经济体量占介休市的60%以上,汾河以南,村中有厂、厂中有村;汾河以北,发展相对滞后。我们计划将汾河以南整村搬迁,北部发力生态康养现代农业,中间打造汾河文旅生态经济带,推动实现统筹协调发展。


  《 人民日报 》( 2020年09月29日 11 版)

(责编:雷昊、常慧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