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晉城駐村法律顧問實現全覆蓋

駐村法律顧問成為農民貼心人(法治頭條)

本報記者  喬  棟

2020年07月30日07:5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太行山。
  人民視覺

  核心閱讀

  群眾生活水平提高之后,對法律的需求也不斷提高。這幾年,山西晉城通過實施“一村一法律顧問”政策,請專業法律人士運用法律知識幫農民排憂解難、出謀劃策,法律顧問成為群眾的貼心人。

  

  山西省晉城市陵川縣地處太行山南麓,是省級貧困縣。這些年,陵川縣依托特色中藥材農業產業,群眾的生活逐漸富裕起來。隨著經濟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改善,群眾對於法治的要求也在不斷提高。

  為了解決農村群眾缺少公共法律服務的難題,晉城市實施了“一村一法律顧問”,邀請律師等專業法律人士駐村,補齊農村法律服務的短板,為群眾提供專業法律咨詢等服務。晉城市君宜律師事務所律師郎滿紅,就是其中之一。

  看似“雞毛蒜皮”的小事

  在百姓眼裡都是大事

  馬圪當鄉是陵川最偏遠的鄉鎮,從晉城市區往這兒跑一趟,少說也要3個多小時。自從2015年郎滿紅當上了馬圪當鄉的法律顧問,每周都得跑上一兩個來回。“辛苦是辛苦,不過,能幫助村民解決些實際問題,還挺有成就感。”郎滿紅笑著說。

  別看郎滿紅現在和村民們熟得跟一家人一樣,剛來那會兒,他也有些不適應。“我們以前主要從事知識產權、刑事訴訟、公司法務等業務,對村民們的法治需求並不了解。”郎滿紅說。當初,鄉親們紛紛找上門來,但郎滿紅發現,他們要面對的都是些家長裡短的小事,“情理問題比法律問題更多,感覺像有勁兒沒處使。”

  馬圪當鄉大郊村有位叫張銀亮的貧困戶,65歲了,和未成家的兒子相依為命,住在一間破舊的老房子裡。“這房子是早些年我花2萬塊錢從同村人手裡買來的。”張銀亮說,那時候根本沒有辦理過戶的意識,沒想到卻成了日后的大麻煩。

  在脫貧幫扶的過程中,張銀亮的房子被確定為危房,納入了危房改造的序列。可當他去申領補貼時才發現,房子還在別人名下,沒辦理過戶。於是,他找到原房主一同去申請變更,又遇到了更棘手的狀況:原房主的身份証名字和房屋登記姓名不一致,房屋無法過戶。

  這下可把張銀亮急壞了,如果房子不能過戶,將近兩萬元的補貼眼看沒著落。張銀亮經人介紹找到了郎滿紅。郎滿紅為這事琢磨了一番,最終,通過律所出具律師見証書,証明原房主身份証與房屋所有人為同一人,才幫助張銀亮順利過戶,繼而申請到了危房改造補貼。

  像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還有很多。漸漸地,郎滿紅意識到,這些在他眼裡的小事,在老百姓眼裡都是利益攸關的大事,如果得不到妥善的解決,會損害村民的合法權益。

  有一次,二仙掌村12戶村民種植的小麥被隔壁村村民養的豬破壞,雙方為賠償的事情多次協商未果,最后還是在法律顧問的幫助下得到解決。郎滿紅團隊的律師孫海洋花了一周時間,領著村民們挨家挨戶地“定損”,“我們仔細丈量了每家受破壞的小麥面積,精確到小麥株數,再根據市價計算出賠償金額,最多的一戶賠償了1065.6元,最少的賠了3.9元。”

  習慣了按法律辦事

  農村發展更有底氣

  這幾年,為了給貧困戶開辟增收新路徑,各具特色的扶貧模式紛紛亮相,生態扶貧模式就是其中之一。這種模式將原來由綠化公司競標的方式,改為造林合作社議標,由貧困戶組成的造林專業合作社成了脫貧增收的重要載體。溝西村盛旺園合作社原本發展得不錯,但理事長司某在收益分配上一碗水端不平,社員們都不滿,合作社也陷入停滯。

  郎滿紅聽說這事后,詳細研讀了合作社章程和歷次會議記錄,從法律角度對整個事件進行了深入分析,建議執行監事提議召開成員大會。在成員大會上,多數人都同意罷免司某理事長職務,並選舉景某為新一任理事長。可司某不願意交出印章証照,法律顧問又協助提起証照返還訴訟。最終,合作社恢復了正常運營。

  發展農村集體經濟是脫貧奔小康的重要增收渠道。為了讓農村產業在法治軌道上實現可持續發展,郎滿紅和法律顧問們沒少想辦法。

  靈岩寺村有良好的旅游資源,太行絕壁風光小有名氣,村裡也將旅游產業作為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的主攻方向。有位房地產商找到村干部,提出想搞個度假村,村民們也沒怎麼仔細討論,就舉手表決通過了。簽合同時,村委會主任張建飛想起來得讓法律顧問郎滿紅把把關。

  郎滿紅一看,發現合同裡問題不少:“村集體用地的土地性質怎麼轉變成建設用地?合同裡沒有股權設置,將來收益如何分配?資金保障証明也沒有,一旦缺錢怎麼辦?”在郎滿紅的連番發問下,張建飛冒出一頭汗。

  郎滿紅接著說:“村子發展旅游是好事,但千萬不能急。我剛才說的都是合同裡存在的問題,還有其他方面,比如要建度假村,起碼要有設計方案嘛,要把度假村建成啥樣,得讓大家心裡有數。一些建設中可能存在的問題也要想清楚解決辦法,免得耽誤事。”

  在郎滿紅看來,靈岩寺村旅游產業最大的問題還是缺乏整體規劃,“有的村民搞農家樂,有的承包河道搞漂流,沒有統一的發展規劃,安全也缺乏保障。”郎滿紅建議,村裡要著重完善整體旅游規劃,統籌發展民宿、漂流、山水游等旅游資源。

  現在,靈岩寺村正按照郎滿紅的建議朝著旅游小鎮的路子邁進,先是由法律顧問把關,找到了“靠譜”的合作方、簽訂了協議,接著著手打造特色旅游產品,未來還將大力發展民宿產業。

  足不出戶動動手指

  就能得到專業法律服務

  “在全面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一村(社區)一法律顧問’是村務法治化的必然要求,也是推進農村集體土地產權制度改革、促進農村社會和諧穩定的前提,有助於實現矛盾糾紛‘不出村、不上交’。”山西省司法廳公共法律服務管理處處長孫佔軍說,目前鄉鎮雖然設有司法所,但人力有限,很難滿足群眾對法治日益旺盛的需求,“駐村法律顧問的意義在於將法律服務盡可能向前延伸到基層,提前化解糾紛,避免矛盾激化升級”。

  目前,晉城市已經實現了駐村法律顧問全覆蓋,全市共有291名駐村法律顧問,平均每人“包”近10個村。在一些地處偏僻的村子,法律顧問如何及時有效提供法律服務成為新挑戰。隨著群眾法律需求不斷增多,駐村法律顧問的工作量與日俱增,也與本職工作會發生沖突。

  “為了解決這一矛盾,晉城開設了‘太行山裡紅’公眾平台,希望能夠通過網絡,克服時空障礙,實現全天候的法律服務。”晉城市司法局局長傅彥虎說,自從2018年“太行山裡紅”上線以來,累計受理群眾咨詢6000余次,瀏覽人數超過22萬人次。

  去年,澤州縣村民郎設軍在外打工時摔傷,包工頭跑了。不知如何是好的郎設軍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在“太行山裡紅”留言請求幫助。很快,在律師的介入下,郎設軍拿到了9萬元的工傷賠償。

  “在山西話裡,山裡紅是山楂的別名,很受群眾喜歡。我們之所以用這個名字,就是想把法律服務平台做成群眾喜歡的‘山裡紅’,動動手指就能得到專業的法律服務。”傅彥虎說,“眼下,在晉城,三級司法行政人員和291名駐村法律顧問,以及參與線上咨詢的律師,線上線下一起,為老百姓提供盡可能全面及時的法律服務。”

  制圖:張芳曼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30日 19 版)
(責編:張婷婷、常慧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