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期誦讀、送書到家、口述電影,山西省圖書館視障閱覽室——

我是你的眼 陪你“看”世界(解碼·文化權益)

本報記者  付明麗

2020年08月14日07: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為8月6日,視障人士武東兵在山西省圖書館視障閱覽室讀書。
  寇 寧攝

  核心閱讀

  讀書、看電影、公園健步走,對一般人來說再普通不過的需求,對視障人群來說卻都顯得有些“遙遠”。山西省圖書館通過完善視障閱覽室軟硬件設施,提供定期誦讀、送書到家、無障礙口述電影等服務,盡最大努力滿足這一群體的文化需求。

  

  “擊劍館裡,張果果接聽電話,表情凝重……”台上,山西省圖書館視障閱覽室工作人員任向姝在電影《無問西東》放映過程中穿插配音解說,把時空轉換、人物穿著打扮、神情動作等一一講解﹔台下,30名視障讀者隔位而坐,“看”得津津有味。8月1日,山西省圖書館舉辦“晉圖聆影 聲閱人生”無障礙口述電影活動,這是山西省圖書館今年為視障讀者舉辦的首場線下活動。

  “圖書館2005年設立盲人閱讀區,2013年搬遷新館后,成立了視障閱覽室,硬件設施和服務能力有了很大提升。”山西省圖書館館長王建軍介紹,視障閱覽室建成后,除了提供盲文書籍借閱,還組織多種形式的線下活動,為視障讀者打開了認識世界的窗口。

  一間閱覽室

  照亮黑暗的視野

  走進山西省圖書館視障閱覽室,黃色的盲道從門口延伸到裡面,柱子採用軟體包裝材料,桌椅沒有棱角﹔5排書架上,文學、醫學、歷史等各種類別的盲文書籍整齊排列﹔盲用電腦、盲文點顯器和盲文刻錄機等設備一應俱全。

  “我從2009年開始在圖書館借書,圖書館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離不開了。”64歲的趙同進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僅剩右眼殘余部分視力,他是山西省圖書館的常客。

  “我最近在讀《詩經》,每天堅持抄寫一首,現在讀到第223首了。”說著,趙同進從裹得嚴嚴實實的兩層塑料袋裡拿出了他的閱讀裝備:一本包著書皮的大字版《詩經》,一本用來摘抄的田字格本,一支掉漆的黑色鋼筆,還有一個放大鏡。

  趙同進說,他早些年一直有個心願:讀《中國通史》,“挺貴的,一直沒舍得買。”后來,山西省圖書館視障閱覽室採購了一套《中國大百科全書·名家文庫:中國歷史》,這讓趙同進開心不已,“用了兩年時間陸陸續續讀完了,了卻一樁心事。”

  視障讀者外出多有不便,山西省圖書館自2005年起開展送書上門服務。打一個電話,館員就會把盲文圖書和有聲讀物送到讀者手中。“雖然現在可以快遞送書,但我們還是堅持讓館員上門服務,因為視障讀者除了想借書,還希望與圖書館員近距離交流。”任向姝說。

  53歲的武東兵也是圖書館的老讀者。他以前從事金融工作,40歲以后突發眼底疾病,慢慢失去了視力。“我特別喜歡讀書,不能看書以后心裡缺了一大塊。”后來,武東兵開始自學盲文。“熟悉了盲文,認識了很多盲人朋友,心裡缺失的那一塊找回來了,圖書館就像是我的精神家園。”武東兵說。

  目前,山西省圖書館館藏盲文圖書期刊近5000冊,大字本書籍200余冊,有聲讀物600多種,無障礙電影800余部,智能聽書機700台。山西省圖書館還開設“我是你的眼”和“小光芒——為你誦讀”欄目,由館員和志願者定期誦讀。“我們想通過讀書活動照亮視障讀者的世界,激勵他們健康快樂生活。”山西省圖書館副館長趙谞炯說。

  一場場線下活動

  滿足無障礙交流的需求

  “視障人群出門不便,戶外活動機會少,圖書館就創造條件為視障讀者多舉辦線下活動。”趙谞炯介紹,除了提供盲文書籍借閱,圖書館還為視障讀者組織過健步行、無障礙口述電影、技能培訓等活動。

  57歲的郭宏計是山西特殊教育中等專業學校的老師,先天青光眼導致雙目失明。提到去年的盲人讀者健步行活動,郭宏計記憶猶新,“大家一起在公園裡唱歌,體驗公園的娛樂項目,這對我們視障群體來說真的很難得。”採訪中,郭宏計多次感慨,“圖書館的服務太貼心”。

  趙同進也參加了這次健步行活動。“那天下雨,志願者一對一服務,帶著我們上下台階,周邊有什麼景色都一一介紹。”說到這裡,趙同進的眼圈微微泛紅,“為了我們這些讀者,他們可是下了功夫,圖書館就是我們盲人的家。”

  趙谞炯介紹,最近幾年,視障閱覽室開展了數字閱讀推廣、計算機培訓等活動,幫助視障讀者認識新生事物,融入數字時代。武東兵便是其中的受益者。

  2017年,武東兵參加了圖書館舉辦的計算機培訓活動。培訓結束后,武東兵買了第一部智能手機,現在已經可以熟練地用手機發信息、聽新聞、上網課,“我的微信號也是館員幫我注冊的,學會用智能手機后,真正融入了正常人的生活。”

  “服務視障讀者,光有熱心還不夠,必須真正了解他們的需求。”任向姝說:“視障讀者也渴望被看見、被傾聽。”為此,山西省圖書館連續開展了兩屆“逆光起舞 時代新人”盲人讀者綜藝秀節目,為視障讀者提供了一個展示自我的平台。

  “疫情期間,我們跟讀者的交流沒有中斷,通過線上直播的方式辦講座、講電影。”任向姝介紹,目前山西省圖書館的線下活動正在有序恢復,8月一共准備了5場無障礙口述電影放映活動。

  一個分享平台

  傳遞向上的力量

  48歲的蘇博8年前突發疾病,雙目失明,“一開始很絕望,不知道以后的路該怎麼走。”后來,靠著寫作和音樂,經過多年的學習和摸索,蘇博重新樹立起生活的信心。

  4年前,蘇博牽著導盲犬在汾河公園散步時,與山西省圖書館的工作人員偶遇。“我們圖書館有視障閱覽室,你要是有興趣可以來看電影、看書”,工作人員的一個邀請開啟了蘇博與山西省圖書館的緣分。從那以后,蘇博基本每周六都會去“看”無障礙口述電影。

  蘇博告訴記者,他在圖書館認識了一位盲人朋友,每周六上午坐兩個小時公交車來圖書館看電影,下午還要去學習聲樂,“她對生活的熱愛讓我很感動,我還跟她學習過一段時間盲文。”在圖書館,蘇博與視障讀者相互鼓勵、相互學習,在彼此的人生軌跡中汲取向上的力量。

  失明后,蘇博對於“看不見”造成的知識閉塞更有感觸,“很多視障讀者不會下載電子資源,能從事的工作也很有限。”受圖書館邀請,蘇博經常跟視障讀者分享數碼科技、閱讀寫作等方面的經驗心得,“我在這裡受益,也想盡自己所能幫助大家。”

  圖書館為視障讀者提供了一個交流平台,跟蘇博一樣,很多讀者也在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回饋著圖書館。趙同進經常在微信群裡給盲人朋友們讀書,分享他的讀書心得﹔郭宏計把針灸按摩課堂“搬到”圖書館,並且經常帶著學生到圖書館演出……許多以前並無關聯的生活,因為這一間閱覽室的存在,有了現實中的交集。

  “圖書館的視障服務漸成規模,雖然資金、人力仍然有限,但是我們在各方面盡力給予視障服務足夠保障。”王建軍說:“我們會盡最大努力滿足視障讀者的文化需求,讓公共文化服務更加深入地走進他們的生活。”


  《 人民日報 》( 2020年08月14日 11 版)

(責編:趙芳、常慧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