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介休市清查規范農村集體資源資產

家底清了 活力足了(基層治理新實踐)

本報記者  周亞軍

2020年09月29日06:5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中央深改委第十五次會議強調,要完善農村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提高農村土地、資金、人才、技術等各類要素的配置效率,激發農村內在活力。山西晉中介休市從農村集體資源資產規范管理入手,科學高效配置資源,提升了鄉村治理水平。

  

  前些年,山西晉中介休市的農村發展有一些怪現象:一邊是新成長起的特色農業項目找不到建設用地,另一邊是不少集體土地被長年無償佔用,即便有合同,也是多佔少交甚至不履約付費﹔有的村子寧願借錢維持運轉,也不敢直面問題……為啥不願意改,究其根本,個別村干部怕動了某些人的利益影響自己后續工作,有些鄉干部擔心出信訪問題被追責。

  伴隨鄉村振興走向深入,鄉村治理亟待加強。山西介休市從農村集體資源資產規范管理入手,清積弊、強監督,規范定價、合同上網,科學高效配置資源,蹚出一條鄉村治理提升新路。

  破困局

  土地管理亟待規范,鄉村項目時常遭遇落地難

  安清樂返鄉創業兩年,發展起120畝的長山藥。當他准備蓋加工廠、開發長山藥罐頭時,村裡已經沒有多余的建設用地給他了。

  汾河岸邊的南橋頭村是個傳統農業村,區位不錯,距離介休城區僅有5公裡。前些年搞河道治理、綠化建設本就佔地不少,7年前,通航產業又佔用了數百畝地,村裡已經無地可供。

  安清樂有些頭大,“全村400畝的種植規模,就算不搞加工,沒有場地建冷庫,銷售也是大問題。”

  實際上,距離長山藥基地不遠,在一河之隔的下站村,就有一個廢棄的洗煤廠,20畝集體建設用地完全能夠滿足需求。

  問題是,下站村的兩委班子不團結,哪敢去投資?

  “近八成的農村信訪問題,都來自集體資源資產處置不當。”宋古鄉黨委書記韓清泉說。據介休市紀委監委統計,近三年77%的農村信訪、34%的農村涉紀信訪均與集體資源資產管理不規范有關,甚至影響了重大項目落地。

  今年初,為激活農村集體資源資產,做大做強村集體經濟,晉中市委啟動改革。晉中市委書記趙建平在改革動員會上說,“干部不出彩就出局、不解決問題就下課”。為此,介休組織了四輪起底,發現農村集體土地沒簽合同就被長年無償佔用的超過一半,其余簽了合同的,也存在多佔少交、長期不交,或者承包年限長、租賃費低等問題。

  要盤活就必先規范。介休出台農村集體資源資產“四個從嚴”的實施意見。然而,對於這份實施意見,鄉鎮和村裡的干部們卻是顧慮重重。

  強糾錯

  嚴查村干部不作為、亂作為,清理整頓農村集體合同

  “規范是動利益,涉及那麼多人,還是歷史欠賬,很多村干部猶豫不決。”城關鄉梁吉村村委會主任賈岱說,村集體有161間商鋪,每年應收租金300萬元,而拖欠足有280萬元,涉及70多戶村民。    

  今年5月開始,市裡的舉措讓賈岱半夜醒來睡不著了。介休市紀委監委連發四次精准監督導則,並與法院、檢察院、公安局聯合印發通告,嚴查村兩委主要干部的不作為、亂作為以及一些侵佔集體資源資產的行為,對已有的農村集體合同進行清理整頓,並要求嚴格執行合同條款。

  “政策很清楚,村干部們想不動都不行了。”城關鄉黨委書記賈曉江說。賈岱組織黨員干部成立清欠小組,挨家挨戶做工作,目前已收回欠款270萬元,根據市場行情調整價格后,集體還可增收100萬元。

  隨著改革工作的推進,下站村的僵局也開始化解。鬧矛盾的村支書和村主任放下個人恩怨,帶領班子成員在村務監督月例會上就本人及親屬的集體資源資產佔用情況進行說明,帶頭清繳費用。“合同大起底,土地使用面積重新丈量,價格確定有章可循,遞增幅度、特定因素調整全都清晰明了,清查規范之后,下站村集體增收58萬元。”韓清泉說。

  看到下站村變了樣,安清樂踏踏實實簽了租用合同,期限20年,1500元/畝,每3年調整一次價格,長山藥加工廠終於落了地。

  截至9月14日,介休市27078份(宗)農村集體合同規范率達到96.35%,通過清查規范合同增加集體收入8623萬元,增加農民收入2408萬元,共計1.1億多元。

  現活力

  監管及時,制度明晰,資源配置更高效

  “一個村組不落、一份合同不漏、一宗資源不丟,一把尺子量到底。”主抓清查規范的介休市委副書記劉世宏說,“村級合同規范不了,農村產權制度改革就發揮不出應有作用,分紅分配就難以實現。” 截至目前,介休仍有欠繳租賃費的企業或個體戶219戶,工信、能源、自然資源、環保、市場等16個行業主管部門正協助鄉村兩級進行規范清欠。

  為杜絕合同亂象,介休市政府印發農村產權交易管理辦法,經過與當地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整合,將實現一個平台交易、一網運行、一並發布交易信息。“近期所有規范合同將全部錄入平台,監管將更規范及時、資源配置會更高效。”介休農村事務管理中心主任陸經懷說。

  在綿山鎮坂地村,集體資源資產清查規范的正面效應已經顯現。當地引進金泉農業開發公司,發展農業採摘、農副產品加工、戶外素質拓展等農旅項目。返鄉企業家溫錦濱說,“一直想回來投資,但始終有顧慮,現在集體家底清、規范明,可以安心謀發展了。”

  集體資源資產清查,讓一些軟弱渙散村原形畢露。介休市先后選派34名機關事業單位年輕干部到村任職,為鄉村振興注入新生力量。義安鎮在規范村級合同的同時,配套了建強村級組織的“五項治理”舉措,並探索從“規范”到“規劃”的治理提升。義安鎮黨委負責人王海奇說,義安經濟體量佔介休市的60%以上,汾河以南,村中有廠、廠中有村﹔汾河以北,發展相對滯后。我們計劃將汾河以南整村搬遷,北部發力生態康養現代農業,中間打造汾河文旅生態經濟帶,推動實現統籌協調發展。


  《 人民日報 》( 2020年09月29日 11 版)

(責編:雷昊、常慧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