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美麗宜居鄉村,全國95%以上村庄開展清潔行動

鄉村的環境靚了(小康之年補短板)

本報記者  郁靜嫻  付明麗  宋豪新

2020年10月23日07:1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①:江西金溪縣對橋鎮橫源村,青山、稻田、民居構成一幅多彩鄉村畫卷。
  鄧興東攝(人民視覺)
  圖②:甘肅清水縣山門鎮旺興村,村干部和駐村工作隊員一起清掃道路。
  周文濤攝(人民視覺)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編者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突出的短板在農村。今年以來,從中央到地方對標全面小康加快補上“三農”短板,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加力,水環境治理提速,農村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快速推進,不斷提升農民群眾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目前各項舉措進展如何,在建管機制以及調動村民參與積極性等方面,各地探索出哪些好做法?記者深入鄉村進行調查,帶回一組“小康之年補短板”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環境好了,人氣旺了,鄉村發展有了新優勢,村民日子越來越甜

  走進浙江湖州市吳興區錢山下村,街巷潔淨,民居掩映在綠樹花叢間。“以前啊,要是外人來村裡,准會迷路。”村黨支部書記李培賢說。

  錢山下村是一個典型的江南村庄。村子不大,一條河貫穿全村,老房子擠擠挨挨,條條弄堂彎曲迂回,不少人家房屋間隻有1米余寬的過道。房前屋后還常年堆放著各類雜物,破椅子、碎花盆,讓這個小村子更顯得局促。

  今年5月,村干部劃區包片,實施村庄清潔行動,邊清理、邊運輸,給村子來了個大掃除。“零零碎碎的,運出600多噸垃圾雜物,光石料黃沙就運出五六噸。”李培賢說,一些能用的建筑材料,村集體向村民照價收購,剛好用來修補村裡的道路設施。

  房前屋后清爽開闊了,村民出行也便利多了。村民感嘆:“蚊虫少了,環境變整潔了,在外務工的孩子也愛回老家了。”

  這是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的縮影。“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建設美麗宜居鄉村,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一項重要任務。”農業農村部社會事業促進司司長李偉國介紹,目前全國95%以上的村庄開展了清潔行動,農村生活垃圾處置體系覆蓋90%以上行政村,農村衛生廁所的普及率由2016年的48.6%提高到65%以上。

  村庄美了,村民的日子也更甜了。走進北京市延慶區永寧鎮王家堡村,綠樹紅牆,花草蓊郁,海棠、棗樹的枝丫探出牆頭,門前的月季、鳳仙開得正艷。

  “這兩年,村裡環境越來越好,成了遠近聞名的‘天然氧吧’嘍!”村黨支部書記王玉介紹,王家堡村依山傍水,又地處京郊,借著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契機,建起了森林公園、中草藥種植園和康養中心,打造全國生態康養文旅基地。

  “不少城裡人趁著放假來住上三兩天,呼吸呼吸新鮮空氣,採蘑菇、摘山野菜,走之前再帶上個布老虎,可樂呵了!”48歲的村民高桂芝開起了民宿,14間客房一到周末都是爆滿,去年共接待2000多名游客,增收10萬多元。

  “如今,良好的生態環境、完善的基礎設施成為鄉村發展的新優勢。”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於法穩表示,農村人居環境大幅度改善,不僅大大提升了村民生活質量,更為鄉村旅游等新產業發展提供了條件,有效促進了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

  選准選好機制,因地制宜,精准施策,政府、市場協同發力

  在山西陽曲縣黃寨鎮錄古咀村口,一輛吊桶車正在將地埋桶裡的垃圾進行吊裝壓縮。4分鐘后,一桶1噸重的垃圾完成裝車,整個過程沒有一點垃圾落地。“過去,村裡垃圾沒有集中堆放,風一吹刮得到處都是。現在好了,夏天也沒有臭味了。”村民白海年高興地說。

  “戶分類、村收集、鎮轉運、縣處理”,近年來一些地區推行的農村生活垃圾處理模式,取得了良好效果。

  農村生活垃圾處理也要因地制宜。“處理好農村生活垃圾,必須選擇符合區域經濟、生態、社會特點以及農村發展規律的方式。”於法穩認為,廣大農村點多面廣,從村到鎮再到縣,垃圾轉運處理的運輸成本較高,對當地經濟條件的依賴性強,后期運營、管護等需要相應的組織、資金保障。因此,農村垃圾處理不可能一個模式包打天下。

  在陽曲縣,存貯式地埋桶直收直運,為當地農村垃圾處理打開了新思路。“保潔員將上門收集的垃圾運到地埋桶,再統一運往焚燒發電廠和填埋場,進行無害化處理,每個桶都有編號,確保做到及時清運。”縣環衛局局長王雙喜介紹,地埋桶可以靈活布置,相比建設垃圾中轉站的“鎮轉運”模式,工作效率明顯提高。

  農村生活垃圾處理,錢從哪來?“政企合作、共建共享。”王雙喜介紹,全縣農村生活垃圾治理項目實行PPP模式,政府出資5%,社會資本出資95%。企業提供清掃保潔、垃圾收集轉運、存量垃圾清理、垃圾源頭分類等服務。目前,全縣設置了71個地埋桶式垃圾轉運點、390個桶,實現了鄉村全覆蓋。

  “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歷史欠賬多,相關設施建設一次性投入大,技術要求高,后期運行管護還需要持續投入。”李偉國表示,作為一項系統性、復雜性的民生工程,各地在整治過程中要因地制宜,選准選好建管機制。

  建好還要管好。山東無棣縣逐步探索社會化、市場化服務機制。為補齊農廁改造后續運營管護短板,縣裡引進生物能源項目,為每個村配備了農村衛生協管員,有效解決了糞污資源化利用難題。“目前公司每天生產3000多立方米天然氣,已並入管網運營。”匯仁生物能源董事長張榮國說。

  政府投入給力,農戶付費合理分擔,讓農民群眾真正成為參與者、受益者

  “王德元9分,唐文海8分,鄧栽中10分……大家有沒有意見?”

  “我有,我要給唐文海加1分!”村民鄧偉一邊高舉起手,一邊大聲說,“前幾天,我看見唐文海主動把路邊的一堆垃圾清理了,該不該加分?”

  “應該加分,贊成!”……

  這是四川南充市高坪區利光村日前開展的月度“環境衛生之星”評選活動,鎮村干部、村民聚在一起,工作人員拿著打分表,逐家逐戶進行現場打分。

  農村人居環境整治,需要農民的廣泛參與。“農民是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主體,是確保整治成效可持續的關鍵。”於法穩表示,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充分發揮農民主體地位,必須建立有效的參與機制以及相應的運行、監督和評價機制。

  利光村黨委書記蒲俊竹介紹,為了提高村民愛護村庄的自覺意識,利光村探索實行“周檢查、月評比、季度兌換、年終表揚”的垃圾分類積分獎勵制度。由黨員和保潔員每周入戶檢查並建立台賬,按照優劣進行積分,每季度根據積分多少,為農民兌換掃把、拖把、洗發水等生活用品。

  走進利光村,身旁看不到垃圾,路邊牆角擺上了標著“可回收”“不可回收”的分類垃圾桶。“過去村民們果皮紙屑總是亂扔,自從搞起了積分制,家家戶戶爭著打掃衛生,屋裡屋外干淨多了。”蒲俊竹感慨。

  為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政策扶持力度持續加大。今年,中央財政投入100多億元,支持農村廁所革命整村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整縣推進。各地真金白銀投入,在浙江桐廬縣,財政撥付1000萬元年度農村綜合改革補助資金,用於支持鄉村景觀提升配套改造等建設項目,“以財政獎補作為激勵引導,調動多方參建,鼓勵村集體經濟、村民籌資籌勞和社會力量投入,從而實現共建共享。”縣財政局副局長何慶娟表示。

  目前,農業農村部已經啟動了新一輪的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提升行動方案(2021—2025年)的編制工作。李偉國介紹,下一步要建立健全多元化投入機制,增加投入,鼓勵有條件的地區探索建立農戶付費合理分擔機制,同時,充分發揮農民群眾主體作用,倡導文明健康、綠色環保的生活方式,強化基層黨組織、群團組織引導發動群眾作用,深入開展美麗庭院評選、道德積分兌換等活動,不斷提高農民群眾參與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自覺性和主動性。

  版式設計:汪哲平


  《 人民日報 》( 2020年10月23日 18 版)

(責編:喬慧、常慧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