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措施與生態措施同步實施,開展小流域綜合治理

岸線治理 守護生態(傾聽·關注江河生態保護)

本報記者  王錦濤  付明麗  王偉健

2021年01月15日08: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大江大河的生態治理關乎經濟社會發展,承載著百姓生活更加美好的期待。近年來,黃河蘭州段不斷提升防洪減災能力,工程措施與生態措施同步實施﹔呂梁山區開展小流域綜合治理,做好水土保持的同時發展沿黃經濟﹔長江江蘇常熟段堅持生態修復,沙洲半島變為江中綠島……各地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強岸線環境治理,河岸生態明顯改善。

  

  甘肅蘭州,黃河穿城,浩蕩東去。昔日廢棄的黃河蘭鐵泵站泵房早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500多平方米的觀景平台。在觀景台上,兩座古朴雅致的觀景亭,與黃河風情線融為一體。土生土長的蘭州人李永康,上班途中都會看到黃河沿線景觀。他說:“如今黃河堤壩堅固,岸邊綠樹成蔭,更美更安全。”

  治理河道固水土

  黃河蘭州段全長150.7公裡,其中城區段河道長47.5公裡。歷史上,黃河洪水曾給當地百姓的生命財產造成很大損失。

  2015年,蘭州市全面啟動了黃河干流防洪工程的建設。“按照工程標准,蘭州城區段的設防標准達到了‘百年一遇’,能夠應對每秒6500立方米的洪峰﹔農防段標准為‘十年一遇’,可以應對每秒5640立方米的洪峰。”蘭州市黃河河道站站長郭德軍說,蘭州市黃河干流防洪工程總投資16.8億元,建設內容主要包括新建13.79公裡堤防和21.15公裡護坡及護岸,維修加固堤防41.31公裡、護岸3.25公裡。

  “為了使沿岸河堤更加堅固,工程採取了許多新的工藝和技術。”郭德軍指著黃河北岸河防工程說。2018年到2020年,蘭州黃河段流量連續3年在每秒3700立方米左右,堤岸安然無恙。“以前的城區護堤大多是石塊加混凝土,易發生凍脹、出現裂縫,現在採用板梁結構等工藝后,河堤堅固度大幅提升。”郭德軍說,“蘭州今后平安度汛有了更好保障。”

  在加固河防、治理河道的過程中,蘭州將生態治理融入其中。“以前,河灘岸坎這些地方都是沙土。洪水過后,岸坎便不復存在,河道也往往會發生改變。”郭德軍說,如今,過去的河灘岸坎,已被一塊塊水泥網格結構的生態預制塊替代,通過下面鋪設的加筋麥克墊,牢固地連接成為一個整體。河防工程中,施工人員向網格內撒入草籽。水草根系發達,相互交織,與預制塊形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一方面增強了護岸的強度,一方面有效防止了河水沖刷造成的水土流失。“蘭州城區段全線都採用類似的生態預制塊結構。”郭德軍說,農村段則將合金材質的格賓網與塊石結合,隨坡就勢,大幅提升了護岸的整體性和穩定性。

  從2013年開始,蘭州市先后實施了一系列舉措,累計完成包括黃河河道在內的262公裡的河洪道整治,生活污水直排口截污納管,黃河出境斷面水質穩定達標。

  “通過幾年的保護治理,黃河蘭州段防洪減災能力明顯提升,防洪體系日趨完善,工程措施與生態措施得到了很好實施。”郭德軍說,保護治理既滿足了防洪治患要求,也滿足了群眾親水賞景的需要。

  保護利用助增收

  山西保德縣,背靠呂梁山,縣境內黃河干流流程63公裡,流經3鄉3鎮。

  走進黃河岸邊的生態園,目之所及是一片果樹苗,採摘園裡種有杏樹、海紅果、紅棗等9個樹種。往裡走是河灘休閑區,河堤上種著兩排楊樹,黃河水與綠色生態園相映成趣。

  然而,兩年前,這裡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當時這一片都是工棚、庫房、住宅等,河道也沒有現在寬。”保德縣水利局副局長白嗣清說。曾經,灘涂無序圍河造地、河道非法採砂、河灘亂建亂堆等開發活動對當地黃河沿岸生態造成了破壞。保德縣痛定思痛,拆除違建、拆除圍堤、清理土方……經過整治,黃河岸邊大變樣。

  去年,保德縣建起了觀光採摘園,採取“合作社+農戶”的模式,“合作社撫育管護兩年,等待項目成熟后,就交給農戶自主經營。”白嗣清介紹。保德縣生態保護和開發利用兩手抓,大力發展沿黃經濟。各種樹種在給黃河沿岸增添綠色的同時,也發展成群眾增收的產業。目前,保德縣紅棗種植面積7萬余畝,年產量近4000萬斤,帶動全縣棗農人均增收3000余元。

  在同處呂梁山區的岢嵐縣,水土保持與黃河生態保護密切相關。穿過河灘,蜿蜒而上,行車兩小時后來到縣城25公裡外的中寨溝流域紅崖灣片區。站在山頂遠眺,檸條、仁用杏、油鬆等錯落有致。

  “山上主要是沙壤土,質地鬆軟,曾經是一下雨泥沙全都被沖進河裡,最后流入黃河。”岢嵐縣水利局主任科員亢志潔說。

  2012年,岢嵐縣啟動中寨溝小流域綜合治理工程,引進企業以一次性流轉方式承包中寨溝小流域39平方公裡的綜合治理項目。項目建成后,將形成一個涵蓋森林保護、生態農業、特色養殖等功能的綠色生態園。目前,已完成荒山綠化造林3.9萬畝、河道荒坡護壩2.1公裡。工程為100多戶村民提供植樹、養殖、工程建設等務工機會,每戶年增收4000余元。

  貧瘠沙地建綠洲

  在長江江蘇常熟段,有一個由泥沙沖積而成的沙洲半島,人稱“鐵黃沙”。過去,這裡荒涼蕭瑟,黃沙漫天。從小在長江邊長大的陸林祥說,以前,這裡風一吹,眼睛都睜不開。

  20多年前,為了改造貧瘠的鐵黃沙,陸林祥帶著十幾個人,用小船裝了8000多棵樹苗登上這片灘涂地。沒想到,由於土地沙化太嚴重,最后隻有幾棵小樹苗存活下來。此后,很少有人再提改造鐵黃沙。

  2017年,常熟市明確沿江生態經濟圈的規劃,改變鐵黃沙的發展定位,提出建設以鐵黃沙、長江岸線和水域為主的生態經濟圈,把鐵黃沙打造成長江生態島。

  “如果工業化開發鐵黃沙,一定會帶來一定程度的污染。回過頭來治理,要付出的代價會更大。建成江中綠島后,不僅能夠提升整個城市的環境和形象,還能為高質量發展起到很好的推動作用。”常熟市委書記周勤第說。

  要讓鐵黃沙變身,首先就得讓這裡的土質得到改善。很快,緊張的工程建設在鐵黃沙全面開展。在平整全島地面的同時,大量泥土被源源不斷地運送到島上,隨后種上了成片的油菜花、紫雲英等生態作物。花期過后,植物被翻耕入土作為養料。幾年來,隨著土質的不斷改善,曾經荒蕪的鐵黃沙變得生機盎然。

  成片的向日葵,隨風搖曳的蘆葦蕩……如今的鐵黃沙,已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廣闊綠洲。站在這個長江之濱的小島上,放眼望去,樹木成林。島內自然生長的植物群落達7000多畝,鐵黃沙沿堤防種植的綠化林帶有50到80米寬,池杉、落羽杉、黃山欒樹、女貞、夾竹桃、紅葉石楠球等植物爭奇斗艷。

  經過幾年的生態修復,鐵黃沙島內既有長江魚類繁衍回流的通道,也有專門設立的候鳥保護區。當年的不毛之地,成為長江上的一顆明珠。


  《 人民日報 》( 2021年01月15日 07 版)

(責編:張婷婷、趙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