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山西頻道>>國際國內

黨的十八大以來,黃河治理保護成效顯著,這背后離不開默默付出的“黃河工匠”——

練就過硬本領  守護大河安瀾(一線調研)

本報記者  王  浩  李曉晴
2022年04月28日08:49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題圖:黃河流經山西芮城縣境內的黃土高原,形成一幅壯美景觀。
  薛 俊攝(影像中國)
  圖①: 李明金
  圖②: 許向洋
  圖③: 龐 勇
  圖④: 金天龍
  圖⑤: 張 軍
  圖⑥: 張新超
  數據來源: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黃河浩蕩,九曲連環,哺育著一代代中華兒女,孕育出輝煌燦爛的中華文明。黃河是全世界治理難度最大的河流之一,黃河安瀾是中華兒女的千年期盼。

  黨的十八大以來,黃河治理保護成效顯著。這背后離不開一支艱苦奮斗、默默付出的黃河治理隊伍。不久前,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評選出首屆“黃河工匠”。堤壩巡查、河道修護、閘門運行、防汛抗旱,他們多年如一日,堅守崗位、精益求精,練就過硬的職業技能,共同守護黃河安瀾。日前,本報記者走近這些“黃河工匠”,聽他們講述黃河治理中的故事。

  ——編  者

  

  守  堤

  “熟練掌握技術,才能守好堤壩安全”

  山東鄆城縣,攜帶萬千泥沙的黃河緩緩東行至此。大堤橫臥,守護“地上懸河”。

  龐勇是其中一名守堤人。作為鄆城黃河河務局金堤管理段負責人的他,扎根大堤26年,與洪水賽跑,與風浪搏擊,守護黃河安瀾。

  2021年10月的一天,黃河遭遇罕見秋汛,急湍甚箭、濁浪滾滾。龐勇日夜守在堤上,扛著鐵鍬,拿著木杆,沿著大堤一寸寸地探。

  “聲音不對,有情況!”多年經驗,引起龐勇警覺,“洪水直接掏刷壩岸,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根石走丟。”根石是壩岸的“地基”,失去根石保護,壩岸極易被沖毀。龐勇把安全繩系在腰上,在同事的拉拽下,身子緩緩探向湍急河面,舉起探水杆摸排情況。

  搶險時機稍縱即逝。龐勇和同事們迅速制定搶險方案,夜幕之下,燈光照亮大堤,他現場指揮協調,一塊塊石料被拋投入水,1個小時后,險情得到控制……

  一次次搶險,讓龐勇深刻認識到,隻有技術純熟才能臨危不亂。平時,龐勇喜歡翻閱各類專業書籍,繪制了數不清的草圖,熟練掌握了鉛絲籠、拋石護坡、柳石枕等制作技術。

  當前從南到北即將陸續入汛,龐勇又開始投入到巡堤中,“防汛是天大的事,熟練掌握技術,才能守好堤壩安全。”

  護  閘

  “管護好這個‘大塊頭’,要在毫厘間下功夫”

  黃河劈山越嶺,巍峨大壩橫亙,這裡是萬裡黃河第一壩——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

  百米高的大壩上,嵌有26座孔洞。閘門關閉,水闊天平、河水蓄能﹔閘門抬升,怒濤翻卷、峽谷轟鳴。工程防洪、發電、灌溉等效益的發揮,關鍵就在閘門提放間。

  這些閘門,三門峽黃河明珠(集團)有限公司發電公司水工中心運行一值值長張新超,一守就是36年。在數不清的調度指令中,他完成一次次閘門啟閉任務。

  三門峽大壩溢流壩段,13台(套)設備一字排開。交接、巡檢、記錄、保養……一大早,張新超和班員們開始工作。“電動機、制動器、減速機、卷筒、鋼絲繩……各個零部件精密相連,容不得絲毫差錯。”張新超說。

  制動器是閘門啟閉設備的重要安全部件,啟動后,動力依次傳遞,拉動鋼絲繩,牽引閘門升降。“管護好這個‘大塊頭’,要在毫厘間下功夫。”張新超說,“對於液壓制動器來說,制動閘皮的磨損,會導致制動器退程補償值減少。一旦小於5毫米,制動器就會失去作用。”

  靠著精湛的技術能力,張新超一次次化險為夷。“失去信號!”幾年前,一次關閉閘門時突發故障。沒有信號,就無法判斷抓梁銷子是否脫開。“若強行拉抬,會釀成大事故。”

  “我下去。”腰上拴緊兩條安全繩,四五個同事緊緊拉住,張新超沿著70多米的閘門豎井,緩緩下降。應急燈光劃破一片漆黑,湍急河水在腳下奔涌。他目不轉睛地排查,“水流沖擊,導致電纜插接裝置鬆動。”張新超迅速處理。從豎井升上來時,臉上、衣服上全是黑乎乎的油漆,他顧不上清洗,又投入工作中。

  管  水

  “閘門開合決定水量多少,精打細算用好每一滴黃河水”

  一道水閘,嵌在黃河大堤中。閘內,大河滾滾東流﹔閘外,五條水渠蜿蜒天際。

  引水閘連著千家萬戶的水龍頭。許向洋是黃河上一名年輕的守閘人,他所在的濱州黃河河務局供水局打漁張閘管所,關系著山東濱州市博興縣66萬畝耕地和青島市群眾的飲水安全。

  “水流平穩,起,起……”聲音從對講機傳到閘房。許向洋啟動按鈕,閘門緩緩提升,黃河水翻卷著浪花,噴涌而出。

  “抬升高度50厘米,繼續。”許向洋再次啟動按鈕。在他面前,6個電源依次排列,各類指示燈陸續閃爍。這個不足300平方米的閘室裡,集合啟閉機、控制櫃、電氣系統等設備,是閘管所的“心臟”。

  “水流有回旋,注意慢提。”聽到同事提示,許向洋深吸一口氣,重新調整數值。“黃河水急浪大,前后沖擊閘門,形成共振,影響建筑安全。我們得根據水勢,實時調整啟閉力度。”

  3米的高度,許向洋和同事常常需要6次以上的抬升,“閘門開合決定水量多少,精打細算用好每一滴黃河水。”

  每天一大早,許向洋和同事們先在岸邊巡查,接著又進入閘房檢查設備。“若通電后,按鈕沒反應,要檢查有無零件鬆動﹔提升過程突然中斷,立馬排查是否有過載保護。”許向洋對於日常操作一絲不苟。

  驚險時刻更考驗職業技能。2021年10月的一天深夜,閘門遇到改建以來的最高運用水位。“既要以最快速度分洪,更要考慮閘門承受能力。”許向洋精准判斷水勢,成功完成調控。

  高超的業務能力源自勤學苦練。如今,許向洋具有三四等水准測量“一遍過”、快速排除啟閉控制電路的常見故障等絕活。

  防  汛

  “汛情面前,哪怕一分一秒也耽擱不起”

  雨聲越緊,心揪得越緊。焦作黃河河務局武陟第二黃河河務局職工張軍,在防汛搶險一線工作30多年,體會格外深切。

  1510立方米每秒!位於河南焦作市武陟縣的武陟水文站,洪峰過境。2021年7月21日凌晨,鈴聲驚醒睡夢中的張軍,他抓起一把雨傘,奔向會商室。

  凌晨2點前,制定上報方案﹔早上8點前,准備好砂石、編織袋……“汛情面前,哪怕一分一秒也耽擱不起。”夜黑雨急,路況不明,張軍和同事們備齊物資,駕車駛入密密雨帘中,行駛30多公裡,送往3座涵閘。

  一夜無眠。清晨,大堤上的搶險隊伍蓄勢待發。張軍來不及休息,馬上給大家詳細講解防汛中要注意的問題……

  23日,有人發現堤防冒水,可能出現管涌。“我們緊急調集人力和機械,拋沙袋、固堤防,險情很快化解。”從7月到10月,夏汛連著秋汛,張軍在防汛一線,一直默默堅守。

  防汛,需要人防和技防相結合。黃河搶險技術中,打樁是必不可少的步驟。“過去木樁高,堤面硬,需要多人配合。兩個人交替揮錘,其他人固定木樁,耗時長,甚至會貽誤搶險時機。”張軍說。

  經過長期摸索,張軍帶領團隊發明了多功能鑽孔機。汽油機帶動,鑽杆高速旋轉,螺旋刀片快速掘進土層。“我們選配了多種規格鑽頭,可運用在堤防、灘區凍土、冰層,效率是人工的5倍。”

  披  綠

  “做好黃河上中游水土流失治理,吃再多苦也值得”

  黃河斗水,泥居其七。破解黃河水沙關系不平衡難題,保持水土是關鍵。

  追根溯源才能“藥到病除”。這些年,黃河水土保持西峰治理監督局水土保持防治工高級技師金天龍一直在水土保持監測一線奔波。

  “監測從手感變成了遙感,更精准、更高效。”金天龍說,“天上衛星‘眨眼’,形成一張張遙感影像圖,能更清晰地反映區域下墊面的動態情況。”

  遙感影像陰影變化、時相差異、紋理特征都有獨特含義,解譯工作格外繁瑣。“技術人員要通過參照背景數據、不同土地的利用形式,一一找出各類水土流失點。”金天龍練就一雙“慧眼”,在冬春季節,代表耕地的是黃褐色片狀或條帶狀紋理,在夏秋季節則是深綠色。

  解譯圖斑信息后,還要進行實地核查。“我們負責甘肅省1000多塊圖斑的核查任務,要跑7個縣市。”金天龍和隊員們深入戈壁、草原、大山,沒信號、沒通路,隻能靠手中的衛星圖引導,找到一處核查點,立馬安裝儀器、布設觀測樣點、記錄坐標和數據。為了給一坡一嶺披綠,金天龍每年有七八個月在野外度過。

  “植綠護綠,做好黃河上中游水土流失治理,吃再多苦也值得。”金天龍用多年的堅守訴說著對母親河的深愛。

  守  險

  “堤防沒水處、急流回旋處,都是最容易出險的地方”

  黃河素有“銅頭鐵尾豆腐腰”之稱,位於“豆腐腰”處的河南省開封市黑崗口是險中之險。黃河行至於此,高出地面11米,“河從屋頂過,船在空中行”。泥沙淤積,河床游擺,水流橫沖直撞,險情經常發生。

  25公裡的長堤,守護500多萬群眾安全。開封黃河河務局第一黃河河務局高級技師李明金,守險30多年,參與800多次黃河搶險。

  “出現墩蟄險情。”2021年11月2日,黃河開封河段遭遇洪峰。接到報告,李明金立馬緊張起來,“墩蟄是坍塌險情中最為嚴重的一種,說明壩垛等已塌入水中。”

  “一刻都耽擱不起啊。”為了讓搶險速度跑贏洪水,李明金現場指揮,四套機械同時作業,編制鉛絲,包裹石塊,並向出險點投拋。“我們創造了一分鐘投拋一個鉛絲籠的紀錄。”李明金至今心有余悸。

  “4500立方米每秒以上的大流量持續了20多天,黑崗口下延控導工程出險194次,最多一天搶險10多次。”李明金說。

  巡堤,目光一寸寸掃,腳步一步步量。“堤防就是生命線,絲毫不能疏忽。”李明金拿著6米長的探水杆伸入水下,查看根石狀況。“堤防沒水處、急流回旋處,都是最容易出險的地方,必須搶早、搶小。”李明金摸透了黃河的“脾氣”。

  這些年,李明金致力於傳承治黃技術。黃河堤防工程類型多樣,形成捆柳石枕、捆拋鉛絲籠等黃河埽工技術。李明金制作了15套埽工模型,“這既是行之有效的搶險技術,更是寶貴獨特的黃河文化”。


  《 人民日報 》( 2022年04月28日 08 版)
(責編:段思齊、張臨山)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