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工匠·匠心筑梦】段禹光:泥火交融  “陶”醉平阳

麻潞

2020年06月27日16:46  来源:人民网-山西频道
 

如果说,一次试验就是一次古今穿越之旅。为了又见平阳窑,47岁的段禹光20多年间穿越了上百次。

在他的红陶坊禹光陶艺工作室,到处陈列着大大小小的陶制品,每一件都仿佛能看到往昔窑火燃烧的炽烈。这十几平米的工作间,绘制着世间万象,更承载了他执着半生的陶艺梦。

一团泥,一门技艺,一炉平阳窑火。不为世事纷扰,苦钻古法技艺,历经漫长的艰辛艺术路,段禹光终使失传已久的平阳窑技艺重新焕发光彩。

何为平阳窑?

平阳窑是古临汾所属范围内陶瓷窑场的总称。据古籍《尧典》记载,古陶烧制技艺,始创于上古,首产于尧都,技艺于陶唐,成就于宋元,延续于明清。从陶寺龙盘彩陶到秦汉绿釉陶、隋唐黑白釉瓷,再到宋元油滴釉瓷,平阳窑见证了整个中国陶瓷的发展历程,书写着民窑艺术中不可磨灭的一页。但随着景德镇等地出现精细彩釉瓷,清中后期平阳窑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待到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政策调整与市场变革,在1300年间历经萧索繁荣却从未停烧的平阳窑熄灭了最后一窑炉火,走完了它的最后里程。

而自幼学习书法的段禹光,便是在这存续之际,与平阳窑相遇。

“上大学时,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发现了平阳窑,后来又跟随张尧老师在校园建窑。”张尧,贵州人,曾在山西师大任教8年,现已是国家级制陶专家,段禹光常以“恩师”称呼。

后来,校园里的窑口因为环境问题被取缔了。没有窑,何学陶?段禹光把张尧老师带到了距离学校18公里远的庞杜村,在自家的庭院新建了窑口,“我们整天捏制、一遍遍地烧制试验,经常24小时不合眼,在陶土里挥洒想象力。”也是在这里,他成立了红陶坊个人陶艺工作室,开始了一名职业陶艺师的创业之路。那是1996年,段禹光24岁。

“好的陶艺作品,它必須有自己的思想,就是艺术的审美思想,自始至终要把这个思想体现出来,它会感染你,把你带到它的世界里。”从那时起,段禹光走访老窑工,查阅资料,守在工作室中一遍一遍地烧制、改进、创作。

揉泥、拉坯、晾干、修坯、打磨、补水、上釉、装窑、烧制……一整套环节都必须了如指掌,费尽心思。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红陶土,古法盘,釉料调制有秘方,火眼金睛把火候。”这就是段禹光的“金刚钻”。如今,他把制陶过程中的每一步,都积累出了独属于自己的绝技。

为了“恢复传承平阳窑”这个梦想,他花光了所有积蓄,像蚂蚁搬家一样,扩建了工作室、引进了电窑、购进了设备,建起了设施齐全的现代平阳窑厂。即便告别了从前的煤窑,每次烧制陶瓷作品时,段禹光都会静静地守候在工作室。这份守候,亦饱含了对非遗文化“平阳窑”的敬仰之情。

2017年,一套凝聚他20余年心血的作品《平阳往事》呈现于世。作品灵感来源于宋代平阳窑中的典型器型——直口斗笠碗,经过烈火锤炼后的《平阳往事》闪着皮肤般的光泽,沟沟坎坎的肌理似巨人的脊梁和臂膀,蕴含着股股勃发的力量。如其悠悠的名字,体现出平阳窑的沧桑和艺术特色。

“直口斗笠碗是平阳窑中最典型的器型,工艺已经失传,油滴釉也没人会做了。但他用十几年工夫烧制成功,这其中的脑力、体力、时间是无法计算的,我佩服他的坚守。”山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晓庵感慨地说。

守一份传承,执一门技艺。从艺24年,在与泥土烈火为伴,固守于平阳窑的日子中,段禹光对技艺刻苦钻研不敢有丝毫懈怠。其间,他将所感所悟编撰于《溯源平阳窑》一书,同时,还注重于提升自我,不仅获得了硕士学位,还入选国家艺术基金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申请成为平阳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常有朋友说,段禹光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古代文人,身在闹市,却志在山林;活在网络时代,却向往文人雅集。

起初,他的《醉野》等作品曾获得全国陶瓷设计与创新优秀奖等国内外奖项。但喧嚣之后,他感觉到了举步维艰的困境和潜心创作的迷茫。“是往学术上靠呢,还是往商业靠?因为不做商业的话,没有经济基础;老做商业的话,就会显得艺术底蕴不够......”于是,在工作和生活中,他开始调整学术和商业的互补关系。大多数时候,他选择了向学术倾斜。

在段禹光看来,做陶艺就是修行,就是把自己的思想烧制在其中,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陶瓷文化的传与承,需要认识、理解、共鸣与传播。恢复、传承平阳窑是最值得‘投资’的事业,若不想让非物质文化遗产最终只存在于博物馆中,就必须进行动态保护,活态传承。”这样的见地促使他疾行在传播的路上,希望能有更多陶艺爱好者可以触摸泥土的厚重,感受平阳窑穿越千年的独特魅力。

“陶瓷是土与火的艺术,泥火交融间,你的艰辛艺术路仿佛重现眼前;20余年的励精图治,你与陶瓷一同从火光中走来,终使失传已久的平阳窑技艺重新焕发光彩。炉火滚烫,艺术精神绵延长存。掷地有回音。”这是临汾市“平阳工匠”主办方给予段禹光的评价,更是他人生47年的真实写照。

几千年来,匠人们将火的痕迹和曼妙变化淬炼在经人的创造形成的形态各异的泥土的肌肤里,使柔软的泥成为坚硬甚至于永恒的陶瓷,并为他们附上色彩和温暖。这不仅是审美的延续,更加是历朝历代时代精神的佐证,是匠人精神的薪火相传。

“我将与无数优秀的平阳陶人一起,在这片古老的尧都大地上,锤炼土与火的艺术,传承一方圣地上的灿烂文明,虽艰辛但俱往矣!”

(责编:麻潞、常慧忠)

推荐阅读

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 看清徐如何破题志之所趋不可阻,穷山距海不能限。面对新的发展形势,2020年1月,清徐县委十四届十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党建立县、企业强县、科教兴县、产业富县、环境靓县”五大方略,全力推动高质量转型发展。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 看清徐如何破题志之所趋不可阻,穷山距海不能限。面对新的发展形势,2020年1月,清徐县委十四届十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党建立县、企业强县、科教兴县、产业富县、环境靓县”五大方略,全力推动高质量转型发展。

刘录琴劳模工作室:让闲置煤机重焕生机

为集中展示临汾第二届“平阳工匠”的先进事迹和典型经验,本网陆续推出“平阳工匠·匠心筑梦”专栏,以此激励社会大众凝聚奋进力量,积极创新作为,在全力以赴推进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征程中奋勇争先、再创佳绩!
刘录琴劳模工作室:让闲置煤机重焕生机 为集中展示临汾第二届“平阳工匠”的先进事迹和典型经验,本网陆续推出“平阳工匠·匠心筑梦”专栏,以此激励社会大众凝聚奋进力量,积极创新作为,在全力以赴推进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征程中奋勇争先、再创佳绩!